9/07/2005

希山,会对巫青团马来短剑风波道歉吗?

巫青团长兼教育部长拿督斯里希沙慕丁加入其副手凯里的闹剧,也要行动党对置疑东姑阿都拉曼争取独立作出道歉。

行动党领导层会对希沙慕丁的言论作出回应。但我要提出两件事。

第1, 如果有人贬低东姑,他们非巫统领袖本身莫属,当?史写到东姑在卸下首相职的1970至1990年的20年期间时,将会曝露一切。
第2,
在2003年,若非我不断的提醒,政府差点忘记了东姑的100岁冥诞,结果政府才在最后一分?匆匆忙忙,而且亳不认真的举办记念活动。

我仍在等待对我的建议作出回应,我建议把属东姑生日的2月8日列为国交日,并每年全国性的庆祝,并设立一个可以比美诺贝尔奖的东姑奖,以奖励21世纪对人类各领域作出卓越贡献者。

也许对东姑的贡献、伟大及遗训所知不多的希沙慕丁,目前可以在内阁中提出我的两项建议,并要内阁通过。这将会比放马后炮来得有意义,更加糟糕的是,这种捞取政治资本手法,会使种族情绪升温。

我不知道,卸任的首相是否都面对被贬低的命运。已故敦胡先翁亲口告诉我,他一生中最大的错误是委任敦马哈迪为其继承人。我相信马哈迪目前正发著被现任政府贬低的牢骚。

第2点是,希沙慕丁是否?备对本身最近在巫青团大会上挥舞马来短剑道歉?身为教育部长的他不应立下不敏感与健忘的坏典范,而忘了1987年10月17日巫青团在吉隆坡张?极为煽动的布条,它们写上“513已经开始”及“以华人的血弄湿它(马来短剑)”。如果希沙慕丁忘了,他可以看於1986年3月23日在国会提呈的“保护国家安全”政府白皮书,或问一问他那当时是巫青团长的表哥拿督斯里纳吉。

希沙慕丁是否会不仅对他在巫青团大会挥动马来短剑,而且也为巫青团在1987年的马来短剑危胁说对不起?

在接下来的茅草行动大逮捕中,行动党有7名国会议员,即已故P巴都、V大卫、卡巴星、陈胜尧博士、林冠英、刘德琦及我本身被关进甘文丁扣留营。
我反驳首相兼内政部长马哈迪在1987年12月19日签署的扣留令中的10项指控时,我说:

“在1987年10月,大马的确面对空前的种族情绪高涨,但根源来自巫统A队与B队的争权,加上较低程度的巫青与马青之间,尤其是纳吉与李金狮之门的公开争吵。

指行动党国会议员在安全法令下被扣留完全是以下因素并非夸大之词:巫统A队与B队的激烈争权行动,行动党被归咎与成为受害者。同样的,巫青与马青的争吵,行动党再度成为受害者。”(真相-1987年10月27日茅草行动内安法令大逮捕-由行动党在1988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