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7/2005

凯里不应成为极端的政客

身为21世纪巫统接班人的凯里不应成为极端的政客,而应追随国父的步伐,捍卫民主、公正及国民团结。

巫青团署理团长凯里嘉马鲁丁挑战我在国会辩论东姑阿都拉曼是否是独立之父。

首先,凯里在本身当上国会议员之前,不应挑战任何人在国会辩论。第2,我对东姑是国父及独立之父的立场,向来鲜明与一致。

行动党於1985年8月30日,在马六甲汉都亚礼举办一项赞扬国父东姑的28?年国庆茶会,我在会上说:

“今天肯定是东姑获得一个反对党赞扬的首次。这意义重大的赞扬来自我们。

行动党与东姑之间存许多的歧见,但这不会影响东姑身为独立之父的伟大、对我国宪法及国会民主制度背后的精神,及他对建国的贡献。

虽然东姑已经在1970年从我国首任首相职位上退休,但他的影响力及身为国父的形象随著时间的消失而日益提升,身为全马人民父亲形象的他已成为一项国家的制度与资?。

我们感激东姑出席今天的茶会,让我们有这个荣幸赞扬他的国父、带领国家独立、奠下国民主基础、塑造多元大马的团结,及他从活跃政治退休后,以大马长老政治家身份继续影响国家未来方向的角色。

如果我国的国庆日不仅限於操步、游行及燃放烟花,而是庆祝大马的国家精神,全民暂时放下所有歧见,以携手承认他们的基本团结、尊重及赞扬对方为大马人或大马国家领袖,我们将能在建国事业上大步向前。”

在1990年12月18日,我发出通知书要在?州州议会中,提出哀悼东姑去世的动议。为避开支持行动党动议的?尬,?州首席部长许子根博士冻结议会常规,而提出一项紧急哀悼动议。

我於1990年12月18日在?州州议会中说:

“东姑的去世是大马独立以来最大的损失,因为已故东姑是大马?国的最伟大儿女。

各族人民对他的去世表示深痛的哀悼,显示出已故东姑即使已不在人间的团结国人的力量。

已故东姑在?史中的地位将不会泯灭。他领导国家独立、赢得独立之父及国父荣衔,并发起国际运动反对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使南非在1962年被共和联邦组织开除。

然而,已故东姑最值得怀念及崇尚的是他的人道与中庸精神。

已故东姑的87年生涯可以分成4个部份:第1,参政之前;第2,其政治斗争及反对英殖民地统治而领导国家独立及他在1957至1970年间担任首任首相期间;第3,紧接著他卸下首相职后出任回教大会组织秘书长时的角色;及第4,他重新关注国事而捍卫民主、公正与国民团结,尤其是在他生前的最后10年期间。”

身为21世纪巫统接班人的凯里不应成为极端的政客,而应追随国父的步伐,捍卫民主、公正及国民团结。

凯里与其“打?史战”,不如学习东姑的中庸、人谦逊与人道精神,以为全民协助塑造一个公平、公正、民主及繁荣的大马,促成真正的负责任、透明化、廉正与良好施政,使政治领袖具责任感的不再挥动马来短剑或中国剑来达到目的。

据报导,被冻结党职的巫统副主席丹斯里莫哈末依萨仍履行其联邦直辖区部长职务,?管他已在6月间,因为在去年9月巫统党选时涉及金钱政治而被巫统冻结党籍6年。

为何凯里及巫青团静悄悄的,没要求依萨的部长职被革除或冻结,及这起事件应提交给反贪污局及总检察长署检控,以配合全面向贪污宣战来塑造一个零度容忍贪污的新廉政文化?

为何凯里及巫青团对政府完全不向国人交待AP丑闻,尤其是一项原本志在协助土著的政策沦为?造3名AP王及让一小撮巫统权贵发达的途径,视若无睹?

为何凯里及巫青团对日益恶化的高等教育危机,尤其是最近大马的学术人员,如国大的拉马沙米教授、北大的阿兹里博士及姆迪拉博士被迫害事件,不闻不问?

为何凯里及巫青团对即将举行的国立大学校园选举充满欺诈、恐吓、滥权及金钱政治,使校园沦为较大国家环境,无论是党选、国、州议会选举舞弊的训练场所噤若寒蝉,他是否?备与关注有关问题的国人,共同确保无论选举成绩如何,今年17间国立大学的校园选举将会自由、公平与廉洁的进行?

令人遗憾,甚至感到很可悲的是,如果巫统的未来接斑人倾向於对国家的重大课题不闻不问,没支持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落实建立一个廉洁、不贪污、负责任、透明化、公正、民主及团结国家的承诺,而选择性的挑起一些政治课题,如不明就理的攻击与挑战我有关东姑身为国父及独立之父无可置疑角色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