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2005

拉菲达逃避媒体、内阁、巫统最高理事会后,目前在逃避国会。

我发自国会的第2篇网志。今天又有一个不光采的开始。首个询问由巫统乐浪区国会议员哈明沙姆里提出,是有关”福士伟根公司作为普腾伙伴所拥有的股权额“,我提出附加询问,但得不到答案。
我在附加询问中,提到4项课题:

*贸工部长拉菲达缺席国会;

*马哈迪担任普腾顾问的角色;

*普腾与福士伟根及现代-森那美的股权/管理谈判进展;

*普腾作为国产车的前途,因为在牺牲一代国人的利益后,普腾目前应结束其20年来的受津贴地位。


我指出,普腾与德国车厂福士伟根(全球第4大汽车公司)自去年以来进行的策略性联盟谈判,已经受到普腾顾问马哈迪的反对。

由於马哈迪最近看来在普腾管理及国库控股(政府投资臂膀,控制普腾42.7%股权)的重大决策上被忽视,我问这名担任普腾顾问的前首相的真正地位,如果只是名誉上的,是否应规律化的将他的顾问职革除。

我要求政府提供一份普腾与福士伟根及现代汽车公司(世界第7大汽车公司,与森那美合作向普腾提出建议书)谈判的进展报告,我强调,经过人民以较贵价格买较低质汽车方式津贴20年后,目前是对普腾这家国产车公司前途作决定的时候。

首相不断的促大家停止津贴心态,并在去年说,普腾不能永远像过去20年那般靠援助生存。国会议员们应有机会特别辩论普腾作为国产车的前途,大马在全球化时代里,能否承担起国产车。

副议长林时清插口及建议财政部政务次长希尔米,他能选择我提出的许多问题中的一项作答。

我以为希尔米会拒绝林时清的好意,而回答所有我提出的询问,以示他不是木偶,并完全掌握有关课题。但是,他不回答所有我提出的问题,理由是我可以在即将来临的2006年度预算案会议中辩论这些问题,显然他是在避开问题。

反对党国会议员们抗议希尔米不回答我的附加问题,甚至连副议长的只回答其中一项问题建议的好意也不接受!

第6项询问是国阵本西岸区国会议员柏纳马拉阿提出,它重提有关课题,即政府是否有“最新的神圣途径”加强国产车业、普腾及其代理商的表现。

在贸工部政务次长陈仪侨开始回答前,我起身根据议会常规,问为何贸工部长拉菲达不在国会回答问题。我引述在AP事件高潮期间拉菲达发表的名言:“我当然已作好准备。我们是负责任的政府,而我是一名负责任的部长。没有东西好隐瞒。”

如果没有东西要隐瞒,为何拉菲达不在国会面对国会议员来履行她的国会职责?

我发觉到,自从AP风暴发生后,拉菲达就一直在逃避媒体、内阁,现在则逃避国会,这是极之不负责任的行为,因为首相已经训示所有部长必须出席国会会议,并解答询问,同时对辩论作出解释,以立下良好的部长典范。

陈仪侨试图为其上司辩护,她说拉菲达目前在国外公干。我反驳说,为何她不能重新安排其在外国的工作,而使它与国会责任有所冲突,因为内阁部长们至少在1年前已经知道国会的开会时间表。陈仪侨无法回答。

当我在国会走廊时,一名巫统的前座议员问我:“你真正希望她会到国会来,她甚至连巫统最高理事会会议都缺席?”可悲的很。拉菲达逃避媒体、内阁、巫统最高理事会后,目前逃避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