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3/2005

拉菲达所受到的敬爱所剩不多。

在国会中,除三美威鲁外,属巫统及国阵国会议员或部长中最资深者,非拉菲达莫属,但她所受到的敬爱所剩不多。

三美在约26年前的1979年10月21日进入内阁,而拉菲达在约1年的1980年9月当部长,在本月,她在内阁的日子已有1/4世纪。

尽管我今早设法提出贸工部长拿督斯里拉菲达因为在周二选择性、不完整、具误导性及恶作剧的书面回答我有关AP丑闻而将她提交给特权委员会的动议不果,但一些巫统、砂拉越及沙巴的国会议员向我表示支持我的说法,一些甚至指拉菲达企图威胁及使国会议员不对AP丑闻发言,是严重触犯特权之举。

其实,昨天也破了记录,一名内阁部长竟然公开严责另一名内阁部长玩忽职守,首相署部长丹斯里纳兹里公开表达出大多数国阵国会议员不满拉菲达不出席国会,以及没完整交待整个AP丑闻。

如果拉菲达在周一不出席国会,以让国会向她检视AP丑闻,那么也许她再也不需要出席国会,因为她不再受朝野国会议员的欢迎。

我要提醒她必须面对及完整交待许许多多有关AP的问题与矛盾,包括:

  • 为何拉菲达制造出3名“AP王中王”,即丹斯里纳西慕丁、拿督赛阿兹曼及拿督莫哈末哈尼夫是如何制造出来,他们3人在2004年总共获得3万3千218张AP或?总数的50.1%,在2005年则获得2万8千283张或41%。以平均每张AP获利3万元计,3名“AP王中王”在2004年赚了约9亿9千600万元,今年则赚取8亿5千万元,或在这两年内赚了18亿元。
  • 2005年7月19日,在早上主持巫统妇女组会议后(在她知道首份AP名单将由首相办公室在晚上宣布前),拉菲达否认发出AP进口汽车有什么错及驳斥她与任何AP持有人有关系的说法。(7月20日新海峡时报)。她甚至援引可兰经宣称:“我没与任何AP持有人有亲属或非亲属关系!”为何拉菲达隐瞒她的侄女安妮达在2004年获得特许AP进入850辆Kleeman车及2005年进口199辆?反贪污局是否有调查是否涉及利益冲突或已经触犯贪污罪行?
  • 巫青团理事拿督穆立兹马哈迪曾说,拉菲达在内阁指示下,於7月8日致给马哈迪的书面解释中,没有附含AP名单,尽管她给国会及国人的印象显然是,她在致给马哈迪的“冗长”有关“约10项有关所提出的每一项课题之指标”信件中,包括了这一点。
  • 为何AP名单,无论是2004年或2005年的,在公布时不完整。马哈迪已经指出,2005年名单不完整。至於2004年名单,拉菲达曾在南非说,有关名单“完完全全”的公布,包括AP持有人的陈列室名单。(7月28日星报)这并不确实。
  • 拉菲达告诉巫统大会说,当她在1987年5月接任贸工部长时,她撤消153间公司的AP分配,理由是有关公司没有营业、没陈列室、账目管理不当及AP转售给非土著。这造成至今只有76家公司仍旧获得AP。为何拉菲达如何害臊,没将1988年至今,每一名AP持有人拥有的陈列室数目列出?
  • 为何在1988年撒消之后,在过去17年来,从来没有任何AP被撤消,尽管AP被狠獗地滥用,包括低报在AP制度下入口的汽车价格,造成国家每年损失超过10亿元税收?
  • 马哈迪惊人的透露,当拉菲达在1997年推出新的AP种类,即特许AP时,没有正式的宣布,虽然他当时是首相,连他也不知道有此种AP存在。
  • 为何拉菲达不愿意配合阿都拉的负责任、透明化、廉正与良好施政承诺,而没公布自1970年AP制度实行以来,包括马哈迪在1978年1月至1981年7月担任贸工部长期间的35年内所有AP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