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0/2005

如骨啃喉


在过去一周,我如骨啃喉,因为我没时间去吐出来。

回教党总秘书兼道北区国会议员拿督卡马鲁丁上周(9月9日)在星报上指行动党在2001年退出替阵的导因是美国911事件

他说:

“也在2001年9月,行动党参与砂州大选。911事件及行动党本身在砂州面对形象的压力,这对他们显得重要,迫使让党即刻决定退出替阵,及仓促地结束会谈。若非如此的结束,我们也许可以拥有较好互相谅解。”


让我在此纠正有关史实,即行动党中委会在9月22日决定退出替阵,与911事件或砂州大选无关,而纯粹是回教党没有与行动党解决回教国争议。

行动党中委会在9月22日,即911事件发生11天后及砂州大选提名4天决定不再成为替阵成员党,纯粹属於巧合。

自1966年创党以来,行动党对回教国的立场向来一致及有原则,无论在参与替阵之前、期间或之后,行动党的立场不变。

行动党在1999年与回教党、公正党及人民党成立替阵,唯一的目标就是要粉碎国阵的政治霸权,并结束其国会2/3多数席位,并实现1999年大选的替阵共同宣言中的“迈向一个公正的马来西亚”目标,而与回教党的回教国目标完全不相干。

1999年大选后,行动党即刻要替阵解决人民担心回教国的课题,但我们得不到其他替阵成员党的支持,尽管行动党在2000年不断的作出努力。结果,行动党在2001年直接与回教党谈这个课题,两党领导层在2001年6月16及23日进行磋商。

在2001年7月24日,行动党中委会决定,订在同年7月30日的两党会议后,在替阵去留的最终决定将作出。

在7月30日的会议上,行动党提出5点“不要回教国”的方案给替阵,回教党没完全接受,尽管两党同意针对这5点进行第2轮会谈。由於行动党全国代表大会订在8月18日举行,在行动党的要求下,在8月6日进行两党会议,它已陷入僵局告终。

除非回教党准备完全接受上述5点方案,否则没什么好谈。行动党大会在8月18日全面授权新任中委会针对回教国课题,达致与回教党之间的结论,并针对行动党在替阵中的地位“在最短的时间内采取一切所需的最后决定”。

为配合大会的委托与指示,新任中委会要两党之间尽早进行最后的会议,最好在8月尾或最迟9月初进行,因为有关课题已被拖延太久。

但是,两党会议无法在8月尾或9月初召开,因为大多数回教党的主要领袖当时都在国外,回教党领袖能出席会议的最早时间是2001年9月22日。

如果两党会议在8月尾或9月初举行,并由於在最后一次会议中无法解决回教国课题而导致行动党在当时作出退出替阵的决定,有关决定就不会与911事件或砂州大选扯上关系。

这篇声明的目的是要澄清史实,我有骨啃喉,不吐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