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2005

谁在捣蛋-骇客?

晴天霹雳。上周五及周六我在曼谷出席有关缅甸的东协国会党团会议,以促进缅甸的民主及国民和解,包括争取世上唯一被扣留著的诺贝尔奖得主昂山素枝及超过1千名政治犯的释放。第2天中午,设法从曼谷处理网志时,我发觉系统失灵。

我要感谢管理者尽力使网志在6小时后恢复运作,我当时正在飞回国途中。

我们无法确定,到底是谁的杰作,被误导者、恶作剧者或具更险恶企图者?针对是否恶作剧者、被当局破坏或意外造成,负责监督的管理者把可能性分别估计为50%、49%及1%。

让我们把这事件当作茶杯里的风波,甚至是一种恭维,而设法找出一种较永久与安全的方案。

我要感谢所有关心者的问候与意见。我将会细想各种加强网志安全的意见,尽管我必须承认,我在这方面还很“嫩”,尤其是对互联网安全或一般互联网发展上的复杂性很生疏。

譬如,当负责监督的管理者周五在这这网志上按装排名的“马来西亚网志龙虎榜”,我感到惊奇,而必须接受有关这网志玩意儿的教育。

我的本能是不要报案,即如我反对我的朋友Mack Zul上周的建议,即我应“为国人以身作 则”,向警方报案,以对付已从我的网志上删除的“刑事活动”评论那般,因为它们被视为“具挑衅性及煽动性”。

这个课题应作深入探讨,并留在以后去处理之,但我要表达一些看法:

第1,我完全理解Mack及Peter Tan的报案,对对付在其他网志上的“煽动”及“憎恨”种族或宗教评论的理由与行动。我没读到有关问题人物“Good Man”的贴文。

第2,针对这网志的评论被删除,不是因为它们具煽动性,而是它们具攻击性,是否煽动,最终必须由我国的法庭根据煽动法令去决定。

我对煽动法令很谨慎,因为它有违民主及被选择性的应用。林冠英是煽动法令的“选择性公正”下的受害者。如果能够避免,我不要又有人成为我国选择性公正下的新受害者。

第4,我全力支持与赞扬Mack、Jeff Ooi及其他大马网志先驱发扬互联网责任。我给予他们我的肯定。


因此,“实行双重标准、只针对政敌报案”的问题不存在,因为还有与言论自由、民主及电子政府有关的较重大课题有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