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7/2005

三美的遗物-向超过两代国人收过路费

三美威鲁是在任26年了的最资深部长,当了20年的工程部长,他将偏向一边、不公平与掠夺成性的大道私营化合约给了特许财团,而向超过两代的国人收取过路费。

国人应感激三美的是,他在明年6月24日召开的国大党大会将其党主席职及该党代表的部长职交给他属意的接班人巴拉尼威。他昨天已经公开遗弃其署理主席S苏巴马念。

今早的问答时间里,当我提到他遗弃苏巴而属意巴拉时,三美在国会中爬起来跳。

在他长篇大论的答复有关常年交通流量及PLUS将在2004年至2038年从南北大道中鸠收的过路费时,我提出附加询问时,先恭喜他决定遗弃苏巴而属意巴拉为其接班人。

我强调,我不是关注其党的现任署理主席的命运,但国会应关注大马两代人的困境,他们被迫缴付昂贵过路费给大道特许经营公司。

我提到三美上周五所承认的问题,即政府在过去20年里,由於不允许调高过路费而付出385亿元赔偿金给大道公司,其中的17亿6千万元是以现金方式付出,而余额则以其他方式,如豁免政府支持的贷款利息、税务豁免及延长收费期限。

我说,这笔赔偿给20家大道公司的385亿元,平均是每年20亿元,不是因为政府的爱心、慈善或亲民,而纯粹是严重疏忽及不负责之举,在内阁26年中有20年是当工程部长的三美是主要的祸首,他签署了一边倒、打压及剥削性的大道特许经营合约,令超过两代的国人遭殃。譬如,南北大道合约经过从原定的25年不断延长后,成为PLUS的“摇钱树”长达50年。

三美在国会中“发烂渣”,对我而言,不是新鲜事。比起在1992年他那震撼国会的系列火爆动作,今天算是很温和了。当时麦卡控股的1亿2千万元马电讯股票被骑劫丑闻戏剧化的被揭露正处高潮期,而他是主角,结果它导致我在当年被禁入国会超过6个月。

但是,首次看到三美“发烂渣”的朝野国会议员,肯定会被他的火爆行为吓了一跳。

三美完全的离题,而激烈的攻击我,而不理会385亿元的问题。当我提醒他,我早在20年前反对大道私营化,而於1987年第2次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同时被扣者包括卡巴星及其他行动党领袖)时,三美说,他曾促当时的首相兼内政部长马哈迪释放我。

如果三美讲得对,我要感谢他。然而,无可争议的事实是,由於我反对南北大道被私营化给马友乃德(后来转给PLUS),包括打了一场历史性的公共官司,使我第2度被国阵政府扣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