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3/2005

由於Carboncopy,网志历史在国会写下。

网志历史今天在国会写下,这要归功於 Carboncopy

我在昨天9时41分贴上我的贴文“马哈迪在兴风作浪?”。

在晚上10时17分, Carboncopy贴上一项宣布,指他在处理337名前任及在任国会议员的名单及作分析。他指出,姚长禄上议员拥有两张AP。

凌晨2时17分,他贴上另一个发现,即前上议员乌当也拥有两张AP。

凌晨3月时18分,他贴上另6个拥有两张AP者的名单。

当我在今早贴文时,我赞扬他“做得好,为公共服务作出最有价值的贡献”及答应在国会突出他的发现。

在上午11时10时,在问答时间结束时,我根据 Carboncopy 的发现,援引议会常规第 26 (1)(p)条文,在不必事先通知下,向国会提出特权动议,以将拉菲达提交上特权委员会。

读出我的动议后,我告诉国会,大马的网志已经成熟,大马的网民已能够直接影响时事。

议长南里基於非常技术性的理由,驳回这项平时需要14天之前通知的特权动议,而说援引该条文的动议应在周二她作答时提出,或者最迟约3小时后提出。南里的决定错了,共和联邦国会有许多的措施与先例。

我不在此争议这一点,留等其他机会。我要强调的是,网民在今早写下历史,而风光的进入国会。

我提出特权动议时,副首相纳吉也在国会,他对大马网圈对国家政治及国会的互动速度感到惊讶。在动议被拒后,在国会议员用茶点时,我问他是否有浏览过我的网?,他说不曾上过。

以下是我根据 Carboncopy的发现,而提出要将拉菲达提交给特权委员会的动议。(虽然这项没事先通知的动议被拒,我援引需要14天通过的议会常规第27(3)条文重新提呈特权动议。)

将拉菲达提交给特权委员会的动议

根据议会常规第 26 (1)(p)条文,国会将江沙区议员兼贸工部长拉菲达提交上特权委
员会,以调查她给予国会反对党领袖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林吉祥的书面答覆是否已违反特权,有关的询问是“在滥用发出AP入口汽车课题上,为何突然间跳到2004及2005年发出的AP与过去几年比较,以及公布从1987年至今发出的AP完整名单,包括个人AP。”,理由如下:

  • 选择性公布AP名单,只公布从2000年至2005年9月获得AP的现任与前任国会议员的名单,而我所要求的是贸工部公开从1978年至今,每年所发出的所有AP持有人名单,包括个人AP、公开AP及特许AP。
  • 为何只公布从2000年起持有AP的国会议员名单,而不是从1997年当每一名国会议员都被赋予权力获得一张AP开始。
  • 为何从2000年至2005年9月的个人AP名单中,只公布国会议员的名字,而这些获得AP的国会议员事实上在所有同时期中发出的4千500张个人AP中,只占区区的8%。
  • 为何名单中有虚假的记录,如联邦直辖区副部长拿督朱哈斯南,他被列在2002年获得1张AP的第158人,但他今天已在马来西亚前锋报上否认,他宣称自从当了国会议员或副部长以来,不曾申请或获得AP。
  • 为何共有6名国会议员被指拥有2张AP,而根据规定,每名国会议员一生人当中,只能拥有1张AP而已,他们是:

    1.姚长禄-
    联邦直辖区政务次长(2001年第89及94号)
    2.前上议员乌当(2002年第146及175号)
    3.前上议员诺茜玛(2000年及2004年第29号及258号)
    4.上议员莎菲娜(2001及2005年第76及274号)
    5.上议员茜蒂再拉 (2001及2004年第79及238号)
    6.上议员阿都卡林 (2000及2004年第44及243号)

不管拉菲达公布这份国会议员的AP名单是否为了转移有关AP丑闻的视线,但这种威胁国会议员的做法已抵触国会议员的特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