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6/2005

我一连睡了12个小时

我一连睡了12个小时。昨天在国会发表预算案演词后,我原本打算睡几个小时后,起身?备今天的演词。但“人算不如天算”,我一连睡了12小时才爬得起身。

在前一晚,我不曾眨眼地?备预算案演词。我在过去一周来也不曾好好的睡一觉。因此,身体控制了我,要我好好的休息。

除了大选日,冗长的计票及等待全国选举成绩,将使我像其他候选人那般彻夜不眠,最后一次我整晚没睡而?备隔天早上活动是在37年前的1968年,我当时率领行动党与以民政党中委Syed Naguib Alatas博士为首民政党队伍,在吉隆坡玛拉礼堂进行一场为时6小时 的“文化大辩论”。

在过去的国会辩论,无论是针对预算案或其他重大课题,我都不曾眨眼。网?是一个原因,它实在相当的耗时。

我现在必须赶去一个饭局,因此还不能将过去两天在国会上演的一些发展贴上。

拉菲达昨天帝王般的出现国会回答AP问题,是很大的失败。明天她将请假1个月进行膝盖手术,进院一周,?原3周。

即如我今晚在国会中打插国阵京那巴当岸区国会议员邦莫达的演词时,我说我祝愿拉菲达的手术成功及早日康?。然而,我指出,1个月时间目前对贸工部而言很长,许多问题有得解答。我建议首相委任一名强势的代贸工部长,以时常到国会亲自解答有关贸工部的许多问题,包括拿出文件及解决悬而未解的课题。

在我即将打插时,话望生区国会议员拉沙里进入国会及聆听辩论。我指向他说,首相可以委任拉沙里为代贸工部长。在被拉菲达取代之前,拉沙里是贸工部长,他在1986年党选以43票之差败给马哈迪后,被革除部长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