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2005

拉菲达皇后被处私刑

拉菲达终於向压力低头,而缩短假期今天傍晚到国会听取阿都拉发表“没什么特别”的2006年度财政预算案演词。

她抢了第2次以财长身份提呈预算案的阿都拉之风头,取代首相成为媒体及国会的焦点,尽管她对过去4个月来一直在纠缠著她的热腾腾AP丑闻不发一言。

拉菲应听取其前上司敦马哈迪医生的忠告,即她“在国会解决AP课题,将次要的东西交给下属去处理。”

她不应再耽搁时间,而应在第1个机会,即下周一在国会针对AP丑闻作出满意的交待。
周一的议程中没有有关AP争议的询问,尽管在周二有一项由巫统宜力区国会议员万哈欣医生提出的询问,即政府如何保护国产车业免於因为外国入口车未受了好控制造成的衰退及蒙受亏损。

随着这项长达4个月的AP丑闻引起的疑问如雪球般越滚越大,1项国会询问显然无法解答整个AP课题,即使是反常地允许议员们提出4项附加询问。

大家所需要的是,完完全全与不保留交待AP丑闻的国会会议,由部长本身解答所有的质问。

我周一在国会提供拉菲达这么一个机会。我先公开通知,我周一辩论预算案时,我将不会针对AP丑闻发表长篇演词,我将不限次数的让拉菲达通过国会途径,在我发言时作出澄清。同样的,我也将让有话要问拉菲达的国阵国会议员,通过国会途径向她提出询问。

我等着周一在国会与拉菲达见面,以让她全面交待AP丑闻,好让我问我所要问,而她答她所要答的问题,以及国阵国会议员要问她答的所有问题。

我对新海峡时报的Brendan Pereirs专栏“以透明为名”感到惊讶。

Brendan指有一项运动正向拉菲达“公开处私刑”运动目前正在展开,这对我而言是一个新闻。尽管巫统国会议员们与我有同感,他们不满拉菲达处理AP手法不当,我不曾发觉到有任何举动或建议要向她“公开处私刑”。

然而,我完全同意 Brendan所写的“拉菲达让公众知道哪一些国会议员获得AP并没有必 要向任何人道歉 ”。但拉菲达必须针对这项名单作出道歉,因为它具有恶意的选择性公布,而没把1997至2000年的名单列入内,而这是我原有询问的一部份,我询问的是1987年至今发出的完整个人、公开及特许AP名单。

但是拉菲达,她的副部长胡斯尼及政务次长陈仪侨,似乎全都同意,公布这项国会议员AP名单是错误的,而把一名政府公务员找来当代罪羔羊。

拉菲达应於周一在国会道出这名准备国会议员AP名单的政府公务员姓名,撤消对这名公务员的处罚,并保证他/她将获得赞扬,而非被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