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2005

“是的,部长(英国版),是的,秘书长(大马版)”

英国广播公司的电视剧“是的,部长”,在1980年代时是第1级的政治讽刺,不仅英国民?喜欢看,连英国的政治人物及全世界的人,包括在任的部长及首相/总理们都爱看。在模?英国会国会政府制度的大马也不例外。

这个电视剧描述了以国会秘书Humphrey Appleby爵士为首的公务员机关之权势,一个经验老道的公务员如何以令人困惑的词?、吊诡的理由及谜一般的解释,将动机纯正但妄自尊大的部长James Hacker弄得团团转。

该电视剧的一些片段包括:

  • 对公务员而言,一名部长(或首相)都是与下一任一样的,是无可避免的刺激物,必须不惜代价不让他治理国家。这就是公务员的工作。
  • “部门的政策”与“部长的政策”之间的分别。

我周一在国会询问,大马是否已经从“是的,部长”转向“是的,秘书长”,而让一些公务员控制与操纵部长。贸工部秘书长西迪哈山致函给国会议员,解释贸工部长拉菲达於9月20日答覆我的国会询问中所提供的获得AP国会议员名单,并不?备加以公?的,突出了这一点。

我周一在国会辩论预算案进入约30分?时,国会的服务员将一封看来像官方的信件放在我桌上,我没加以理会,直到丹绒区国会议员曹观友站起来提醒我,那是西迪的信,因为它与我当时提到的课题,即拉菲达的AP丑闻有直接关?。

当我向全体国会议员读出信件内容时,朝野国会议员都议论纷纷,甚至以四加亭区国会议员莫哈末阿兹及京那巴当岸区国会议员邦莫达为首的国阵国会议员,全力支持我马上援引议会常规第26(1)(p)条文,以将贸工部长及贸工部秘书长提交给特权委员会,因为他们蔑视与抵触了国会特权。

国阵的两名“常驻炮手”的做法不是本贴文的重点,重点是西迪的信。

我要将西迪提交给特权委员会的原因包括:

第1,蔑视国会,因为他逾越权限,任何致给国会议员的有关修正部长国会答覆信件,必须来自部长、副部长或政务次长,而非部门秘书长。

第2,篡夺了部长、副部长或政务次长的权力与职责,因为身为公务员者,只属於“幕后人”,只能给予政治领袖意见,而非到国会的台前表现。

第3,西迪信件中指派发AP给国会议员的政策性决定是迟1997年3月26日的内阁会议中作出,是不确实的,因为前首相敦马哈迪已经公开否认内阁曾作出此项决定。

第4,指我的询问是要求获得AP的国会议员名单是不确实的,因为我要求的是自1987年以来获得公开、特许或个人AP者的完整名单。

秘书长不了解我的询问,令我感到惊讶,反而其下属沙里米沙嘉里(贸工部服务组总助理主任-他目前被当成?备有关名单的代罪羔羊)了解问题。沙里米?备部份,而非完整名单,错不应归他承担。

?备这份不完整名单的沙里米被盘?与惩罚,令我震惊,我促当局停止这种秋后算账之举。我指出,其实,基於他在这插曲中的优越表现,他应受委为贸工部的秘书长,而西迪应贬为总助理主任。

如果在上个月给我的有关获得AP国会议员名单是不完整与草率提供的话,当局应发出一份完全与正确无误的名单取而代之,而非由秘书长篡夺部长的权力及蔑视国会地,写出一封荒谬的信来宣称有关名单的来源与不幸之处。

当拉菲达昨天在问答时间出现国会时,我问她,她是否有指示其部门秘书长写那封信。她没回答。拉菲达是否有威胁其秘书长写这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