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2005

马哈迪是叛国贼?

这是我今早在国会与首相署部长丹斯里纳兹里及巫统四加亭区国会议员莫哈阿兹进行3角交锋时提出的问题,纳里兹当时在总结其部门的预算案辩论。

阿兹当时向纳兹里施出援手,暗示我是叛国贼,指我谈贪污已成为一种文化与生活方式,是破坏国家的形象及吓跑投资者的叛国行为。

纳兹里以不负责任的论调支持阿兹的说法,?管我不断的挑战他们指名道姓的说出,但他们俩皆不敢说明我是“叛国贼”。

我然后提醒喧闹的国会说,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最近说贪污已成为大马的一种文化,阿兹是否敢称马哈迪是叛国贼。

当然,整200名国阵国会议员一声都不敢出。

马哈迪的言论於今年5月26日在新海峡时报上刊出,其标题是“马哈迪:贪污已成文化”,报导如下:

“布城讯-敦马哈迪今天警告说,贪污差不多已到了“台面”程度,涉及者与日俱增。
他说:“我们现在在哪??我们慢慢的打破顶限。我们慢慢的浮上台面,到了这种地步,我希望我已经不在了。”

他指出,如果贪污变得猖獗,将不会有回头路,从下到上都将贪污。

他今天在布城发表“社会改造工程”演讲后说:“如果我们拥有较好的价值观,这问题不会发生。”

他是回应一名巫青团成员询问他有关大马贪污程度的意见如此表示。”

较早时,我曾询问纳兹里有关首相的肃贪运动成绩乏善可陈的问题。

我指出,大马在国际透视机构贪污印象的排名,从第2003年的37跌至去年的39时,政府不感愤怒、震惊,甚至没有反应,而使人疑政府对肃贪的认真性。

我问,为何在肃贪运动中,阿都拉未获部长们的支持,因为在过去两年来只有首相单独在谈肃贪。大马的贪污排名在去年下跌时,政府就应醒觉而坐言起行,要全体部长在各自的部门领导肃贪,以?除贪污。但部长们亳无行动。

这引起纳兹里以荒唐的理由替大马的39排名辩护,我因此问他,如果大马在今年的排名又下跌的话,他是否仍会同样的振振有词。

纳兹里说,大马的排名39是因为受调查的国家增多,及我国是一个扩展中的经济。
我列出2004年指数中10个最廉洁国家,即芬兰、纽西兰、丹麦、冰岛、新加坡、瑞典、瑞士、挪威、澳洲及荷兰,以显示她们比大马更加的先进。

当纳兹里反驳说,他不是指先进国家,而是发展中国家。我立即上网及从我的笔记型电脑中,读出排名11至38的国家,以?明有发展中国家的情况比大马来得佳。纳兹里的反应是,那些发展中国家不是比大马小,就是比大马穷。

较早时,我在纳兹里总结辩论时指出,很多人认为目前的贪污情况,比两年前阿都拉接任首相时来得严重,以下4人最近发表的言论即可见一斑:

#前全国总警长哈聂夫奥玛在其星报专?上写到贪污猖獗的问题。

#马来承包商公会主席罗斯兰阿旺说,建筑业中充塞著贪污行径。

#首相署副部长卡维斯说,建筑业的贪污只是小问题,贪污情况最严重的是地方政府。

#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最近警告说贪污已成为大马的一种文化。

纳兹里宣称,反贪污局在前几天逮捕全国总警长的儿子,是前所未有的,?明政府认真的肃贪,以及反贪污局是独立与有权力的。

我赞扬反贪污局逮捕全国总警长的儿子,但警告说,该局从这次逮捕中赢得的任何好评,将因为该局在过去4个月来没有调查最近辞去联邦直辖区部长职的依沙,而化为乌有。

我向纳兹里及国会提出一个问题:-如果依沙被视为过於贪污,而无资格继续成为巫统党员及内阁部长,他是否足以廉洁至保留国会议员职,以及在他被巫统纪律局判决涉及贪污与金钱政治罪名成立后,为何反贪污局在过去4个月来没向他展开调查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