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7/2005

国会委员会制度终于诞生?

经过长期等等之后,国会委员会制度终于在大马诞生?

首相署部长丹斯里纳兹里在总结首相署2006年预算案辩论时作出平淡但正确的答覆说,目前由国会议员去决定是否要及要何种的国会委员会,常务或遴选,这是他首次提到正确与适当的立场,即行政当局将尊重国会议员的意愿,及行政当局将不会以仕何形式干预或侵犯有关事务。

我们是否不仅看到大马国会46年史上一个国会委员会制度诞生的曙光,而且也看到行政当局首次维护有关国会的3权分立原则,即国会事务由国会议员本身管理的国会独立与自主?

直到今天为止,纳兹里及其前任者都一直在抗拒国会议员应不只对国会行政,同时对国会事务如何管理,包括是否要推介委员会制度及如何推行此制度,有最终的决定权。

在25年前的1980年6月17日,我在提呈一项成立一个国会改革议长会议动议时,我提出的其中一项建议就是推介委员会制度。

我当时说:

“委员会制度对大马而言是新与陌生的,并被一些政府领袖视为一种美国制度。其实,它已经成为大多数共和联邦国家国会的特点。

我不是建议大马应在一夜之间全面实行委员会制度,即一个国会委员会监管一个内阁部门。但是,我们应实验这种制度,作为开始,对选中的一些内阁部门,如农业部、教育部、国防部及交通部,成立国会委员会。

这种委员会制度将使每一名国会议员在国会中的效率会大大的不同,因为他们将对一些课题有实际的了解及在有关领域真正的有效。”

在过去40年来,行动党的国会议员都一致在作出国会改革与推介委员会制度的呼吁。

我在2004年3月大选后的首个国会演词中,就提出国会改革与现代化的重要性,而形容它们为大马是否有政治意愿,以第1世界国会作为开始,要不只在基本设施上,同时也在思维及文化上,成为第1世界国家的首个严峻考验。

我于去年5月20在国会辩论感谢最高元首施政演词时,提出许多改革与现代化国会的建议,包括:

?成立约30个专间部门国会遴选委员会,每一个负责一个内阁部门;

?约10普通国会遴选委员会,以对有关国民团结、资讯工艺、妇女议程、环境、媒体、贪污等国家大事的进展、趋势及建议提出常年报告。

去年尾时,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委任工艺大学的宪法专家锡法鲁基博士为顾问,以提供有关国会改革与授权的意见,他的其中一项建议就是推行国会委员会制度。

今早纳兹里在国会发言后,我与他碰头,令我感到欣喜的是,他这次看来有心要让国会议员们去决定,如何推行国会委员会制度。

我已经致函给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拿督沙里尔,以约见他讨论如何使这种制度得以推行来塑造一个充满活力的第1世界国会。

如果大马国会推行一个具活动与有生产力的国会委员会制度,它将标志着阿都拉当首相的一项大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