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2005

对不起,我错了,黑暗尽头没曙光。

上周贴上“照亮了国会过去两周来黑暗的天空”。对不起,我错了,黑暗没有尽头,也没曙光。有关国会的3权分立及国会独立与自主的原则正面对大灾难。

我犯下了过度乐观的错误。这不只是因为上议院的国会事务委员会议决呼吁恢?1963年国会服务法令,以确保国会的独立,并停止所有改变国会行政结构的行动-无论是任命一个新的职立或成立一个新局,并因为“有实无名”的法律部长拿督斯里拉兹在加央宣?,政府同意重新通过1963年国会服务法令,以确保国会的独立与自主。

我以为拉兹是在表达首相的意思,我曾期望较稳重的首相署部长丹斯里纳兹里会以好看的包装政府对10天来的大小号J争议的立场,而不被视为退缩。

然而,纳兹里加以否认及喧嚣。他亳没放弃,但针对我提出为何有关国会3权分立原则受到攻击的问题时,他没提供使人信服的答案。

我提出的问题包括:

#为何国会的厕所会有问题,因为国会刚耗资9千900万元装修,而每个厕所花费2万5千元(以及在5月间的国会下议院屋顶漏水事件发生之后)。
#如果国会厕所真的有问题(国会议员没发觉到),难道现有的机制,如上、下议院个别的事务委员会、国会秘书长(他是国会局的总管)及国会建筑委员会不能处理,他们的工作包括:

?管理建筑物内部的清洁。

?管理局内的??及设备之适用性。

?检查及确保整座建筑物之完美无损。

?确保所有建筑物内的机器配备及水供系统根据程序管理,以使所有系统良好的运作。

(我要感谢不屈不挠的互联网调查员Carboncopy提醒我)

#为甚?要任命一个“国会行政总管”的特级B职位来接管国会秘书长(特级C)的部份行政工作,只留下所谓的“管家工作”给国会秘书长,即拿较高薪做较少工作!
纳兹里重申,行政当局任命“国会行政总管”接管国会秘书长行政角色、功能与权力,不会冲击3权分立原则,因为只有国会议员,而非国会行政职位享有国会的权益与特权之谬论。

纳兹里可就大错特错了。当然,国会职员无权享有国会特权。在3权分立原则下,国会议员的权利、权力与特权,不仅限於他们在国会中发表的言论,而是涵盖更广泛的范围,包括通过国会秘书长,在不受行政当局的干扰下,对管理国会的不受约束权力。后者的原则正受到大小号J争议的威胁。

我不知纳兹里是否了解3权分立的这个层面,或者他只是假装不知。无论如何,纳兹里把国会行政总管引起的“国会局”及总监、办公室及后来的“职位”混淆,归咎於媒体的错误报导。我让各报的国会记者去捍卫他们的道德、专业与尊严。

在恢?国会服务法令方面,纳兹里坚持,它必须通过适当的程序,即在国会下议院国会事务委员会建议,接著由下议院接纳,再提呈给内阁,理由是朝野国会议员,甚至包括副部长及政务次长上周四在问答时间时,一致表示支持恢?该法令仍不足够。

纳兹里忽略了国会服务法令在1992年废除时,不是国会下议院国会事务委员会所建议,而只是当时的议长敦查希尔单方面的要求而已。

虽然恢?国会服务法令需涉及一项宪法修正案,但纳兹里不应坚持形式或官僚主义作风,因为上、下议院的国会议员们的“感受”非常一致,他们皆要恢?国会服务法令,及立即冻结“国会行政总管”这项新任命。

为何要行政当局敏感与明智地对这项影响3权分立原则的重大课题,及避免国家史上最大官僚主义笑话,即任命一个较高薪但工作较少的职位,作出回应如此困难?其导因必定是他们?了国会的92%席位,及霸权思想在一些部长脑中作祟,使他们如此嚣张至为所欲为,而不管合不合理,也不把人民及国家利益放在眼?。

这点令人感到沮丧。希望刚出现即幻灭。这再次的提醒大家,无论是国会或国家要走的改革之路,仍旧是遥远与险峻的。重要的是,要看到人民享有较佳生活品质及施政者,必须坚持到底与投入,别放弃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