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05

为何部长需要做一家政府相关公司的首席执行员工作?

两项有关政府(包括政府相关公司或GLC)效率课题,在总结预算案辩论第2天被提出。

提到国能上个月在马六甲的电供,包括涉及首席部长及内阁的问题时,我问能讯部长林敬益,连像国能在马六甲电供的小问题,也必须提上内阁讨论及发出指示才能解决,是否是“出了很大的问题”。

林敬期开始时否认内阁必须行使其权威去解决马六甲的国能问题,结果我出示9月15日的新海峡时报的“内阁指示国能采取行动”报导,其内容如下:

“吉隆坡讯-国能受促立即克服马六甲厂商面对的电供问题。

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今天说,能讯部长拿督斯里林敬益受促针对投资者昨天在马六甲南区投资与贸易对话中提出的电供问题,向内阁提呈一份报告。

内阁今天讨论有关课题,并认为新投资者的驳接电流要求,应加速处理,并在接驳后,必须提供稳定的电供。

他在吉隆坡会议中心为全球公共政策大会主持开幕后说,任何的停电事件,等於是使他们蒙受经济或生意损失。”

面对这项证据之后,林敬益提出站不住脚的理由,说该报的报导不确实!

林敬益在较后自投罗网,他在表示完全同意国会议员投诉国能职员的服务、效率与态度后说,他将会在日内与各州的国能经理对话,以向他们灌输提供较佳服务需要的文化,尽管他乃未能捉到国阵弊病的根源,并以右手作出捉的手势。

这再次使我问他,诊断与“捉”国能弊病是否是属於部长的,还是属我国最大GLC的国能首席执行员的工作,国能的首席执行员必须解决问题,否则应被调职或减薪。

我也提供林敬益意见,在他与国能州经理对话时,应向他们灌输在回应用户的需求时,“如何说是,而非说不”的服务文化。

其他的问题是可怜的“维修”水平,或更正确的是,各政府部门在过去数十年来的“维修”文化已经崩溃,不仅是国能而已,连像国会这种崇高的机构也是如此,如令人蒙羞的“厕所”问题,在过去两周来一直纠缠著国会。

国会刚花了9千900万元装修,但不只其屋顶漏水,连厕所也不雅观。三美威鲁宣称,由於缺乏维修,导致它们损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