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1/2005

伯拉,我全力支持你!

今天是悲伤与不幸的一天,今早约8时30分,国会秘书长拿督阿都拉华合打电话问我,是否知道首相夫人恩顿在约半小时前,在布城去世。

我不知道。恩顿的去世令举国感到意外,因为大家刚在周二从报章上获悉,她因为病情有转好的迹象,而已经从医院回家。在过去两年来,国人都赞赏恩顿与乳癌对抗的精神,尽管大家都知道,她的抗争不易,大家都希望她能够减轻这种致命病症带来的伤害。

虽然恩顿成为首相夫人仅有短短的两年,由於健康问题而无法在公共场合露面,但她的怜悯、亲切、谦逊与不向癌症低头的勇气,鼓励乳癌患者别放弃,赢取国人的好感,鼓舞了国人。

国会今天复会以完成2006年预算案普通政策辩论,因为在两天的马拉松式会议,即周二在晚上11时结束及昨天只差几分钟就到午夜,只剩下财政部长未总结辩论,过后下议院将进入委员会阶段,个别辩论每一个部门的预算案。

大家对财政部的总结寄於厚望,这是任何预算案的最重要部门,它将由第2财长诺莫哈末总结,尤其是在国家汽车业政策架构刚在昨天宣布。

诺莫哈末的总结将会一名高层政策拟定人在国会内外被质询国家汽车业政策架构,它是未来1至3个月内的国家汽车业政策先驱。

然而,当恩顿突然间去世,优先秩序必须改变。我促阿都拉向议长南里表达,我支持今天的休会,以示尊敬恩顿。我也致电给负责国会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表示我支持今天休会。

我约9时20分抵达国会,纳兹里、诺莫哈末及财政部政务次长希尔米已经在国会议员厅内。较后其他国会议员,包括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拿督沙里尔也陆续到来。纳兹里说,议长将在上午10时开会时宣布休会,以示尊敬恩顿,并让国会议员到首相府致哀。

当国会议员们乘国会巴士抵达首相府时,那里已经充满人潮。我花了约90分钟才能进到首相府去致哀,其他得以入内的行动党国会议员是陈胜尧及郭素沁,无法进人的是章瑛、曹观友、冯宝君及张健仁。

我有机会向首相讲几句话,他由女婿凯里陪伴著,首相还很体贴与亲切的感谢访客。我对恩顿的去世,向他及他的家人表示深切的哀悼。

我告诉伯拉:“要坚强,恩顿要你坚强。我全力支持你。”

在首相府内,很意外的与贸工部长拿督斯里拉菲达碰面。拉菲达向我展示他动手术的伤口,并强调她不是逃避国会。我说,这是我建议她坐轮椅去国会的原因,因为她可以在动手术后,就接见日本的经贸部长。拉菲达回答说,那是该名日本部长要求见她,而且那是在医院。

遇见拉菲达使人想起,尽管问题很多,生活仍旧要过,即使国会在哀悼著恩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