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2005

动议减薪贾马鲁丁10令吉

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应指示正、副部长及政务次长在国会兑现承诺,如在问答时间或辩论时给予书面答覆的承诺。

科技部长拿督贾马鲁丁于2005年10月19日答应我,基于时间因素,将针对我的有公开资源操作系统询问,以书面答覆。

我于今年10月3日在辩论预算案时,询问大马政府是否在“开放来源”课题上向微软公司叩头,我形容搁置体验开放来源操作系统的计划为“在扩大资讯工艺掌握上,政府把公司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

我提到贾马鲁丁于去年4月宣布,Mimos有限公司受托开发一个让电脑在开放来源软件运行的系统,并形容它为“在完成后将使资讯通讯工艺较为廉宜与人人都能接触它的做法。”

微软垄断了个人电脑的操作系统及对使用与提升收取高昂的版税与费用。开放来源是来源密码(软件的指令)供分派与修改的软件。修改者保留其作业的版权,但开放密码则让众人拥有。

我在辩论时,告诉国会说,巴西、中国、法国、德国、日本、韩国及最新秘密鲁等国,都已经积极的朝采用Linux系统及其他开放来源的替代选择迈进,而可以节省巨额开销。

巴西政府促进数码掌握的机构,即资讯工艺院估计,巴西在2002年花费11亿美元在入口软件的版税与执照上。

根据同一个来源,巴西政府机构已经采纳免费软件,将它们必须付出的版权税减少至只有3%。

贾马鲁丁当时指出,政府要寻找途径提升国人对电脑的掌握,但却不必负担高昂的费用。

大马在2003年约花费78亿6千万元在资讯工艺上,其中的18亿元是花在软件。如果采用只占微软产品费用10%的公开来源软件,其中的16亿元将可以省下来用在拉近“资讯有”与“资讯无”之间的鸿沟。

在贾马鲁丁宣布不到两个月后,我也告诉国会,微软的老板比尔盖茨访问大马,会见了首相及其他部长,并损献了1千万元给一些学校。

我指出,自比尔盖茨访马后,官方就停止谈公开来源系统。我强调说,目前是政府重新检讨公开来源潜能的时候,以停止向微软叩头,因为大马的资讯工艺政策,必须是争取“人人的资讯工艺”而非只偏向一个大集团。

经过约1个月时间后,大家仍在等待贾马鲁丁兑现于10月19日许下的承诺,他别以为可以轻易的避开这项承诺。如果我到了明天还得不到他的答案,我将提出一项修正动议,建议减他的部长薪金10元。

第2项个案是财政部副部长东姑布特拉于10月27日在国会总结辩论时,答应针对以下两项课题给我书面答覆:

?为何中央银行让鲜为人知及过去3年没向大马公司委员会提呈账目报告的H&I Niaga私人有限公司承建3亿2千万元金融服务资源中心(SFRC),及为何央行不选择吉隆坡其他许多较廉宜的空置建筑物充作会议中心兼艺术博物。

?首相在6月指示,给予?券委员会一个月时间调查丰隆银行面对严重指责,即后者拒绝融资给管理良好及现金充裕的公司而从操纵股市,有了甚么结果。尽管在6月时,这是一项大新闻,但目前它突然间消失了,没有人知道有关调查结果。

首相应提醒正、副部长及政务次长,他有义务达成将大马国会转变成一个第1世界国会,如果政府中持续存有第3世界的正、副部长及政务次长,第1世界国会的目标不可能达致。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