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2005

政府应对回教银行亏损7亿元向国会提呈白皮书。

尽管第2财长丹斯里诺耶谷周一在总结辩论时指出,涉及最新金融丑闻,即回教银行亏损7亿元者将被对付,国会及国人仍未被告知其中的亏损详情,以及政府已经采取甚么行动,以失信或严重疏忽罪名对付在回教银行或中央银行中的有关人员。

政府显然未严正看待回行丑闻,否则早已全面交待,包括以提呈白皮书给国会的方式交 待丑闻的来龙去脉。

我仍旧清楚记得,当6千500万元人民银行丑闻在1979年暴发时,当时的首相敦胡先翁大发雷霆,他下令将人民银行丑闻的来龙去脉以白皮书的方式提呈给国会,它也包含了
Price Waterhouse对该丑闻的报告,它暴露出了卑鄙的的舞、管理不当及滥用人民信托与基金行为。

回行丑闻涉及7亿元亏损,是30年前人民银行丑闻的11倍。为何政府不提呈白皮书让国会及国人了解决对有关丑闻调查之详情及结果?

第2财长在书面答覆中说,回行是因为贷款给“不相关者”而蒙受亏损。谁是这些“不相关者”,在何时及多少钱,以及由谁决定作出这些“不相关”贷款?回行亏损7亿元事件在何时被发现?

回行7亿元丑闻令大马银行制度,特别是回教银行制度,及整个国家蒙羞。这种羞耻必须以果断与强硬的行动对付那些涉及者来消除之,而非通过任何短视行动,企图掩盖回行丑闻,给国家及金融与银行当局带来更大的耻辱。

在1979年在国会辩论人民银行丑闻时,我曾要求政府公布,已经采取甚么行动对付人民银行的稽查师Kassim Chan & Co,因为它的专业疏忽造成人民银行的亏损。

谁是回行的稽查师,他们的专业疏忽造成回行亏损7亿元,他们经受到甚么对付?

诺耶谷承认,回行是由央行及稽查局监管,它们应早已知道有关问题。为何央行及稽查局没有行动,谁是负责的官员,他们已经受到何种的对付。国会有权知道全部内情,政府不应进行任何的隐瞒。

当我们谈到回行亏损7亿元时,我们也在谈在牺牲央行之下,有关的7亿元受益人。这些从央行牺牲7亿元中受惠者是谁?

当我们谈到央行损失7亿元时,我们不只是在谈一间法定机构,而是有血有肉有泪的大马百姓,因为回行的股东包括占有32%股权的国民资产、朝圣基金局(30%)、公积金局(6%)及武装部队基金局(5%)。

政府应对回教银行亏损7亿元向国会提呈白皮书,同时针对已经采取甚么刑事及专业行动对付回教银行、中央银行或专业稽查师的有关负责人,提呈报告。这份白皮书应在11月14日国会?会的第1天提呈及加以辩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