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05

7个不光彩广告板。

我已经通知国会议长丹斯里南里,我在星期一的问答时段过后将会要求紧急辩论一项关系大众利益的课题,也就是2005年泰吾时报世界大学排名马大从去年的89名跌至169名、以及理大从去年的111名跌出首200间最佳大学榜外。

我在给予议长的通知中说明:

“马大超过80个名次、理大超过89个名次的下跌,以及其他15间大学不能挤入200名最佳大学的榜中,已经反映了令人严重以及继续恶化的高高等教育危机,也使到一个在60年代拥有世界级大学的国家在40年后的高等教育上变得平庸无奇,虽然它的国立大学的数量从当年的1间增加至今天的17间。”

“马来西亚最好的大学也首次落在泰国的朱拉隆功大学之后,而一共有17间的澳州大学也获得国际认同比起马来西亚最好大学来得佳。”

“在马来西亚的人力资源与才能都不再澳州之下的时候,澳州任何一间大学却都比马来西亚最好大学来得佳,这是一项国家的耻辱。这个情况的问题出自于我们的行政与教育机构。”

“泰吾时报的排名严重地反映出马来西亚在全世界国际竞争力上处于劣势的事实,这将会对国家未来的前进以及达至2020宏愿先进国的目标带来极深的影响。”

“在上海交通大学年度学术世界500间最好大学排行榜中,已经连续3年马来西亚没有任何一间大学可以挤入榜中。”

“国会的职务就是在这个事件上进行紧急的辩论。”

我在上个星期二电邮所有内阁部长,提醒他们有关部长必须在重大政策失败以及丑闻上的集体负责原则(电邮并没有成功传达所有的内阁部长,因为部长当中还有一些没有将邮址放在部门网页上)。我当时期望着在星期三的内阁会议后可以得到一些有力并有远见的方案,解决严重以及继续恶化的国家高等教育危机。

内阁会议的失败是令人失望的,因为内阁并没有采取任何积极与鼓励性的措施停止高等教育继续的腐败、大学卓越性、水平以及素质的下滑,将大学重新扶上世界级水平的卓越轨道上。

全部的希望都在于一个人的身上,让他就现在国家乱七八糟的国立大学制度给予一个新的指示与目标。他就是由于身在非洲出席南非国际对话而不能主持星期三内阁会议的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巴达威。阿都拉是否可以接受这个挑战?

内阁不能在星期三的会议中提出解决高等教育危机的方案,也是另外一个为何越来越多马来西亚人民认为现今的政府虽然提出许多动听的口号、但已经失去方向感的实例。

国家的内阁部长不但没有新意见与新动力,他们也不会承认国家面对的巨大危机,无论是在教育、国际竞争力、建国、良好施政或国家廉政的领域中。这是令人悲哀的。

举例道,内阁如何可以继续允许马大副校长拿督哈欣耶谷教授滥用首相、副首相以及高等教育部长的名义炫耀自己,将他们的照片放在校园巨大广告板上,有如他们都首肯马大在2005年全世界200名大学极坏的排名?

我在昨天特定进入马大校园视察在10月31日、也就是泰吾时报排行榜公布的两天后,所竖立的7个巨大广告板,包括3个使用首相、副首相以及高教部长照片的广告板,是否已经被拆除。

我对于7个广告板仍然竖立在校园内表示震惊,也使到我怀疑内阁星期三在会议中讨论2005年泰吾时报大学排名究竟有什么目的。

如果7个广告板没有被拆除,它们将继续代表着首相、副首相、高教部长对于马大在卓越性、水平与素质上继续滑落的首肯,而引起了人民对他们的裁决、理智与领导层的疑问。

马来西亚应该是世界上唯一一个首相、副首相以及高教部长同时对国立大学在国际上受到的耻辱表示赞许的国家。政府领袖都竞相给予失败、而不是成就赞许的时候,他们是否要再制造一个“马来西亚,能!”的世界记录?

马大校园内的7个广告板是对于马大副校长、马大、3名照片出现在广告板的领袖以及国家的羞耻与不光彩广告板。

该些羞耻与不光彩广告板继续或允许在马大竖立的每一天,将代表着马大以及政府无力将马大重新打造成世界级大学的一天。这同时也是使到政府高级领袖要提高国际竞争力,面对全球化挑战的认真性与决心受到质疑。

我会继续观察马大7个羞耻与不光彩广告板,如果它们继续在马大校园内竖立,我将会在国会中特别地提出,因为它们已经带来一个必须立刻撤换马大副校长以及重组马大行政领导层的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