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4/2005

第二项针对沙菲益的十令吉减薪动议

如果高教部长拿督沙菲益沙礼被?明像马大副校长拿督哈欣耶谷教授那般不能胜任与无能担任我国首要大学马大副校长,在国会于11月14日?会时,他将面对被削减薪金10元的动议。

如果这项减薪动议被提出,沙菲益将会是我国史上首名一连两年面对减薪10元动议的部长,这形同一项不信任动议,我在去年的2005年财政预算案辩论上,首次向他提出减薪
10元动议。

沙菲益对〈泰唔士报〉2005年年全球200间最佳大学排名榜,即马大跌了80个排名,从89跌至169,以及理大跌了超过89个排名,完全跌出榜外的反应,令人感到非常的遗憾。

据昨天马新社的报导,沙菲益说,随着在上述排名大跌后,马大已经努力设法提升其国际地位。

沙菲益在首相及内阁回教成员在太子世界贸易中心举行的开斋节庆典上说,当局将会较为注重该大学的国际化。其中一项策略是鼓励更多外国学生修读该大学的研究生课程。

沙菲益说,在参考事项方面,马大在上述排名榜上获得的成绩仍不错,但由于有关计分法及更多大学的加入,使马大的排名下跌。

他补充说:“表现方面,马大仍不错,因为大学之间获得的分数过于接近,即使失去2或5分,会造成排名大幅下滑。”

沙菲益也说,他将会访问澳洲及纽西兰,以说服这两国政府协助鼓励她们的学生参与将学分转移到马大等大马的大学的计划。此外,本地5间大学与伦敦的帝国学院之间的联合博士班课程,预料将有助于加强马大在明年的地位。

如果马新社没错误引述沙菲益的话,那么我们将拥有一名与马大副校长没多大分别的高教部长,马大副校长不懂得如何恢?马大在1960年代时被列为世界级大学的卓越、品质及水平。

沙菲益所说的不是不相干,就是不重要的课题,而没把焦点放在引起马大及国内其他国立大学的品质与卓越陷入危机的首要导因上。

其实,沙菲益没提到的问题更令人不安。

譬如,沙菲益没提到理大今年跌了超过89个排名,而跌出全球最佳200间大学的排名榜外,去年理大的排名是111。沙菲益是否默认,理大根本就没有资格?身入这个排名榜中?

沙菲益说,随着在上述排名大跌后,马大已经努力设法提升其国际地位。

这些“努力”是甚么,在何时有此决定,由谁作决定,谁是负责人?是否只是沙菲益青电话给哈欣,以做好今年排名大跌后的公关工作?

在副校长公开说,他“不担心”马大今年排名大跌,甚至还感到“很高兴”之下,马大会有甚么具公信力的努力来提升其国际地位?

在提升其国际地位方面,马大经作出些甚么“努力”?沙菲益是否是指哈欣额外努力地在马大校园内放置7幅大广告板歌颂马大“虽败犹荣”之举?

我在周叁收到电邮寄给我的有关7幅广告板(1幅新的及6幅改自马大创校100周年记念的)图片时,感到难于置信。

这使我想起应是孔子在2千500年前说的“一图胜千文”。我看到一幅景像告诉我们,为何在1960年被国际誉为一间世界级大学的国家首要大学会沦落到如此的地步。

稍有自尊的马大内外学者及国人,对马大排名大跌带来的起伏心情尚未恢?正常之际,马大副校长却在校园内推出7幅广告板,大肆歌颂马大“虽败犹荣”!

看到马大这间大马的伟大学府被无节制的摧毁,加上其副校长这种轻率小气心态,心中五味杂陈,悲伤、沮丧、厌恶、愤怒、侮辱等无法形容的感受皆有之。

虽然我将3幅哈欣的荒唐广告板贴上我的网志,但坦白说,我仍有点怀疑,这名副校长是否真的如此荒唐,甚至有人好意的电邮给我,警告我有关照片可能已被动过手脚。

因此,昨天早上前往国家皇宫出席最高元首的开斋节庆典时,我特地经过马大校园,结果亲眼看到这7幅大广告板,?明马大副校长的不诚实之可耻象征,更?明哈欣根本不配与没资格当我国首要大学的副校长。

但是,更令我震惊的是沙菲益昨天的反应。

第1,他说,更大的焦点将放在鼓励更多外国学生到我国的国立大学就读。

沙菲益是否了解,虽然“国际学生分数”是〈泰唔士报〉排名的其中一项准则,但它只占总评分的5%。在总分数100的“国际学生”项目上,大马在2005年得7分,2004年则得68分。

“国际学生分数”方面有两点值得商榷:

第1,马大及理大的去年“国际学生分数”都被夸大,使马大及理大分别获得68及87分,而成为第4及第6最国际化的大学,这是非常荒谬的。〈泰唔士报〉的错误的把大马华裔及印裔学生列为“国际学生”。若非“国际学生分数”的错误,马大的去年排名将会是189,理大则会在榜外,而非分别排名89及111。

第2,泰国朱拉隆功大学的“国际学生分数”比马大的更低,只有1分,马大则得7分。但是,去年在200最佳大学榜上无名的朱大,今年超越马大而获排名121,马大却排169。

这是因为马大占总分数95%的其他准则中败给朱大及世界其他160间大学,即同辈评分(40%)、新生评分(10%)、国际学系得分(5%)、国际学生得分(5%)、学系与学生得分(20%)、引?/学系得分(20%)。

如果沙菲益认真的要提升马大的国际地位,他就应关注这些占95%比重的5项准则,而非只店5%的“国际学生分数”,但沙菲益对其他5项准则?字不提。这使人置疑,到底沙菲益是否知道〈泰唔士报〉排名榜的这5项准则。

沙菲益提出的另一点是,他将会访问澳洲及纽西兰,以说服这两国政府协助鼓励她们的学生参与将学分转移到马大等大马的大学的计划。

沙菲益似乎不知道外国大学如何的运作,看来他以为它们的运作像大马的个别政府部门那般,而事际上并非如此。

更严重的是,外国大学,无论是澳洲或纽西兰的,如墨尔本大学(排名19)、澳洲国民大学(23)、蒙纳斯大学(33)、悉尼大学(38)、新南威尔斯大学(40)、昆士兰大学(47)或奥克兰大学(52)如何要参与一间排名169的大学之学分转移计划?

此外,非常之矛盾与丢脸的是,提高大马大学之卓越、品质与水平的策略,似乎仅有赖于与外国大学的成就挂勾,而非靠本身的努力!

沙菲益应停止浪费公款环游世界来吸引外国大学。他的当务之急是留在国内,将本地大学的水平、品质及卓越提升至世界级水平,好让他抬起头来,当一个拥有优质大学国家的代表,而非以新的乞讨方式,向之前在世界级学术水平上,仍被国际视为比马大落后的其他国家大学求助。

如果将沙菲益减薪10元的动议被提出,其中一项主要因素将是他支持与宽容哈欣为马大副校长。

然而,在决定是否提出这项减薪动议之前,我将约见沙菲益,以评估他对上述排名的完整回应。

如果像过去我多次要求约见他那般,他以过于忙碌为理由,而无法与我见面,我将会在没有与他商讨之下,提出上述减薪动议。

怡保,2005年1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