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2005

警告副部长及政务次长别太过份。

警告副部长及政务次长别太过份,不要以为在未受挑衅之下,莫名其妙地攻击行动党国会议员来逃避重要的附加询问,可以相安无事。

这种问题一连两天在昨天及今天的询问时间时发生。

昨天的祸首是首相署副部长拿督卡维斯,有关问题是回答瓜拉吉打国会议员哈欣耶哈也的法官道德准则时引起。

我在附加询问中问卡维斯,为何他回答1994年法官道德准则时,没提到该准则的检讨工作已经进行超过5年时间。

我说,1994年法官道德准则一无是处与无效用,因为其作者,即当时的首席大法官尤索晋也是令司法界陷入一项道德危机的祸首,造成公众对司法界的独立、无私与廉正信心大跌。尤索晋与一名律师同游纽西兰的司法上不当与行为不检做法,引起很大的争议。

卡维斯回答时大肆抨击行动党“无能”与“失败”,结果引起他与行动党国会议员之间的一场口头混战。

为何在完全未经挑衅之下,莫名其妙地攻击行动党,而我的附加询问完全没触及国阵或人民进步党?

在今早的询问时间里,这种未经挑衅之下,莫名其妙地攻击行动党的历史又重演。这次的元凶是外交部政务次长拿督再纳阿比丁。

有关问题是由沙白安南国会议员拿督末耶西询问有关大马下个月举办东协峰会及东亚峰会事务,及使这两项盛会“对国家具有较大意义”。

我在附加询问中,要大家留意本周末在韩国斧山召开的亚太合作经论坛突出的一项身份危机(非政府组织形容它为“亚太邪恶合作”),澳洲有报导说:“亚太经济合作论坛濒临边缘化”。

我问外交部,是否将把长久悬而未解的缅甸问题纳入东协峰会中,以提升其相关性,尤其是最近有报导指前杰克总统兼诺贝尔奖得主瓦拉哈维呼吁联合国安理会立即干预缅甸。

我说,据我所知,在安全会中仍缺少1票来支持一项缅甸议程,因为目前只有7票支持。如果东协峰会能严加考虑有关课题,确保安全会中增加1或2票支持来拥有足够票数,那么东协峰会将会最有意义与相关。

再纳没好好的答覆,而恶言漫骂行动党是代表“缅甸行动党”,我纠正及提醒他,我争取大马、缅甸及全球的民主,称为“全球行动党”较为恰当。

再纳指行动党的火箭标志代表破坏,我再次的纠正他说,这是新时代的科技标志。

随后而来的国会内混乱,完全是莫名其妙地攻击行动党引起的。

这两项可悲的演变都是有迹可寻的,卡维斯及再纳俩都要逃避回答重要的问题。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