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2005

傅子君案件-阿都拉向警队肃贪的大挫折。


11月5日的国家廉政日推展静悄悄的过去了,对大马人民或肃贪运动亳无影响或作为。

接着下来是警员配戴具字眼的“我反贪污”徽章,如果没有政治意愿及高层支持?除警队中的贪污,它将面对被贬为没有意义游戏,甚至成为公众开玩笑对象的风险。

其实,许多人在问,配戴上述徽章,是否就是建议警队“零度容忍贪污”的警察皇家委员会的调查研究出炉6个月后的唯一成果!

如该委员会所指出的,针对政府部门贪污,而向反贪污局作出的投报显示,大马皇家警察是最贪污的部门。它的贪污程度,是另一个最贪污的部门,即市政局的3倍。(117页)

比个人贪污案件更重要的是警队中系统化贪污问题。该委员会提出的125项建议中,其中10项是有关?除贪污,如:

??除贪污是改革警队的3项当务之急之一
?采纳一项主动的反贪污策略
?实行经常调职及限制任期。

令人震惊与愤怒的是,上述报告出炉后,当局唯一采取的措施是配戴徽章,这是一项亳无意义的做法,除非它是更大及更全面的警队肃贪策略之一小步。

目前,配戴徽章只是一种单独的做法,既然如此,它肯定会失败。警方能否在本月尾之前,向国会提呈一项肃贪计划报告,以作为该委员会所取得的成果之一?

遗憾的是,在警队采取任何具体措施激起人民对其肃贪之严肃性有信心前,人民对肃贪的支持与信心受到沉重打击。

去年6月,17岁的女孩傅子君指她在路障检查时,被一名警员扰骚后,被迫付300元贿赂警员,后来她向反贪污局报案,目前这名警员反而要起诉她。

反贪污局在今年3月提控这名警员,但被告在今年10月11日,由于技术上的问题而被判无罪。

傅子君目前成为被进一步扰骚与迫害的目标,因为被判无罪的警员竟要起诉她,要她作出赔偿。

如果报案者将被起诉上法庭面对冗长的审讯,以及必须付出高额赔偿,还有谁敢向反贪污局报案指控任何警员或政府官员?

如果被告要起诉,它应针对反贪污局,因为是该局调查及带来提控,或者针对其部门决定提控的总检察长。

当局应有一项明确的条例,即任何诚实地指控官员贪污者,不应被反起诉,否则人民给予肃贪运动的支持与合作,将会在担心遭秋后算账下消失。

傅子君案件,是阿都拉向警队肃贪的一大挫拆,并考验首相是否准备要在整个肃贪运动宣告失败前带回正轨。

政府谈及通过一项保护吹笛者法令,以保护提供官员贪污情报者,如傅子君那般,已有多年,但这项建议没有下文,而使人置疑政府是否认真的要?除贪污。

所有认真关心警界或其他公职肃贪运动或动力的非政府组织、团体及个人,包括大马廉政学院,应支持傅子君,以使她的被迫害,不会吓跑其他将来的情报提供人,而破坏与否定将来的所有肃贪运动。

国会人权党团认真看待傅子君人权被侵犯的事件,并准备针对此事召开特别会议。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