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5/2005

沙里尔-伤害国会及首相

过去一周及本周,部长们的观念与对国会职责的态度有很大的转变,这要感激,其实不应感激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拿督沙里尔。

数十年来的首次,部长们对缺席国会的恶名与不负责任行为有所顾忌,在朝野国会议员的不断呼吁之下,有了羞耻心。

结果,上个月,在33名部长当中,有25名在个别部门供应法案2读时,代表本身部门发言,而打破了记录。记忆中,从未有部长鱼贯进入国会排队等待总结部门辩论的情景,虽然在第1世界国家的国会里,这是家常便饭。

我想,迈向第1世界国会的新与健全步伐已经开始,因为这恢?部长对国会负责的意识,在政策性辩论结束后,进入各部门辩论时,这种好现象仍获得维持。

在国会暂时休会,以庆祝双佳节前的1周,首相署部长丹斯里纳兹里、慕斯达法、麦西慕及阿都拉辛在辩论首相署部门预算案时,排队回答国会议员的提询。

当国会在上周?会时,这种恰当的部长向国会负责的新气氛仍旧维持着,?管许多部长对此感到气恼而密谋要逃离国会已成为公开的秘密。

在上周,部长们还有所顾忌地到国会答覆提询或提呈他们的部长预算案。因此,乡区部长阿都都兹亲自到国会提呈其部门预算案,工程部长叁美威鲁及交通部长陈广才也出现国会。

然而,在本周,部长们故态?萌,视国会为干扰他们做更重要事情的地方,而将责任交给副部长或政务次长。

部长们对缺席国会的顾忌完全消失,恢?了以往的嚣张及蔑视国会态度,全都因为身为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的沙里尔表明立场说,副部长代部长在国会作答,他感到高兴,只要他们给予“好答案”。他甚至指责我像学生班长那般,记录部长的出席率。

有了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的这种谅解,部长又成了难于在国会见到的人物,而重获逃避国会的自由。国会国会议员再也没有出声要求部长在国会作答。

沙里尔的一句宽宏大量的话,告诉部长们,控制92%议席的国阵国会议员不会在意部长缺席国会及逃避国会责任,使朝野国会要部长履行国会责任及出席国会的难得成果,如?花一现般毁于一旦。

沙里尔伤害了国会及要使大马国会崛起为第1世界国会的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