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7/2005

挑战上议院-批准郭素沁及我到上议院逐点反驳指责。

针对裸蹲丑闻而抨击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及我的上议员,对国会及国家是一项耻辱,因为在过去两天里,除了向我们展开无理攻击外,对该名马来女受害者的尊严与人权被侵犯,或警队急需改革,以遏阻滥权及被扣者人权遭侵犯问题只字不提。

这些上议员似乎认为,只要受害者不是中国人就不是问题,马来女子或任何大马人被辱或一旦在扣留所内,无论涉嫌甚么罪行,被迫裸体拉耳蹲站10下,是应该的。

裸蹲短片中的女警,即一巡伍长万查瓦蒂周二告诉赛丁调查委员会说,她在八打灵警局内强迫所有女性被扣者裸体蹲站,因为如果过后在扣留被扣者的扣留所内,发现有违禁品,她将被纪律对付。

为何对这种公然与无法接受不分种族、国籍或性别的侵犯女性被扣者人权之举,没有任何上议员表示愤慨、震惊或反对?

八打灵警区主任莫哈末哈占助理总监或全国副总警长拿督斯里慕沙哈山等高层警官作出的只有涉及严重罪案或与有毒品有关者,才必须裸蹲保?并没有用,因为在扣留所内的警员对所有被扣者都一律实行裸蹲。

这些上议员是否了解,羞辱女性被扣者节裸蹲做法,已被大马人权委员会及警察皇家调查委员会谴责?人权委员会在其2001年Kesas大道集会调查报告中,谴责警方强迫示威者诺拉芝玛裸蹲,并建议停止这种裸蹲措施。

警察皇家委员会也发觉,无节制的进行不必要、惩罚性及羞辱人的裸体搜身,如裸蹲程序,已侵犯人权。

浪费了超过半年,或其临时报告提呈18个后的时间,警方仍没遵照警察皇家委员会的建议,为何这些上议员不吭一声,表示震惊或不满?

如果那些目前指责郭素沁的上议员,有她的1%国家尊严,致力于维护女性尊严及人权,上议院将会较具活力及成为有用的立法机构,并使大马成为较好的国家。

郭素沁突出裸蹲丑闻,对国家立了一个大功,因为促使政府不分女性受害者的国籍,而成立了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使不满中国人遭虐待的中国政府及人民了解,大马政府认真的要停止警方的滥权行为。

国人及国际社会对裸蹲事件的不满,因为它并非是孤立的个案,而是因为它仅是警方滥权的冰山一角。

最令人震惊的是,没有任何一名要求对付郭素沁及我的上议员,关注或看来了解更大的相关课题。

要将郭素沁及我提交给国会特权委员会去受罚的呼声日强,如今天的每日新闻报引述首相署部长丹斯里纳兹里的话而以“国会有自由提交吉祥、素沁”作标题报导。

国阵在国会中拥有92%议席之下,反对党无法阻止另一个“私设法庭”的成立,如卡巴星在去年遭到被冻结职位6个月的遭遇那般。郭素沁及我准备面对国阵的92%优势之暴政,即被冻结比卡巴星更久的期限或被逐出国会,因为国阵有能力?倒是非,将黑说成白。

如果还尊重及了解公正意义的话,应被提交到特权委员会的是那些对郭素沁及我作出亳无根据指责的上议员。

有?于这些上议员也挑战郭素沁及我向国会道歉,我要挑战上议院批准郭素沁及我下周到上议院逐点反驳一些上议员针对裸蹲丑闻作出的不负责任与亳无根据指责。

那些要当媒体英雄的上议员们,是否有勇气于周一在上议院动议,邀请郭素沁及我到上议院答覆各项指责,包括那些新的指责,以免他们被视为躲在上议院的防护网里,懦弱地向我们丢石头?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