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7/2005

裸蹲丑闻-“射杀报讯者”症候群,两个谜思及一个谬论。

裸蹲丑闻已孕育出大马的新版本“射杀报讯者”症候群,每日新闻报及马来西亚前锋报今天分别刊出“吉祥、素沁应被对付”及“吉祥、素沁应被严厉对付”的大标题。

在古代,皇帝会将传达坏消息的报讯者砍头,但这种腐朽思想仍存在于21世纪的大马,并获得所谓的知识份子政治人物,即巫统的甘马挽区国会议员沙比里仄,以及其人士,如新闻部副部长拿督再努丁、玻璃市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沙希丹、巫统柏拉国会议员拿督依斯迈耶谷及上议员拿督赛阿里的赞同。

沙比里仄要把郭素沁及我本身提交给国会特权委员会,?作现代大马版的“射杀报讯者”,他的动机不在于分辨是非对错,而纯粹基于我在最近国会会议中反驳其无理攻击时,形容他为“知识份子太监”。

沙比里仄也许受到上次特权委员会将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卡巴星冻结职位6个月所鼓舞,有关行动扭曲了公正及是占国会92%席位的国阵滥权所致,因为在记录上,该委员会成员个别表示卡巴星没犯错,但集体上,委员会内的国阵国会议员却受指示判卡巴星有犯错。

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最近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国会拥有92%的国会议席是“太强了”,对民主及公正构成威胁,卡巴星被冻结6个月即可见一斑。

沙比里仄希望通过现代版本的“射杀报讯者”,冻结郭素沁及我的国会议员职或被驱出国会,因为拥有92%国会议员的国阵,可以将错变成对,将黑说成白!

除了患上“射杀报讯者”症候群外,这些巫统领袖也犯下两个谜思及一个谬论。

首个谜思是,郭素沁在11月24日在国会展示裸蹲短片导致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派内务部长拿督阿兹米卡立到中国解释没针对中国游客--其实有关决定在短片在国会展示前已经作出,阿都拉、阿兹米及所有内阁部长都可以作?。

第2,指郭素沁展示有关短片是因为受害者是一名中国籍女子,实际上,郭素沁及我不断的在国会内外有记录的强调,有关事件纯粹是人权课题,与受害者的国籍亳无关系。

有关谬论是,受害者已被确定是一名本地马来女子,整个事件应到此结束,似乎如果是一名大马人,无论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或伊班人,都无权享有如外国公民般的全面人权尊重与尊严。

任何本地女子,无论是马来人或非马来人,可以受到警方的虐待,而外国公民则不可以的说法,应受到最强烈的反对与谴责。

我要赞扬妇女社会部长拿督斯里莎丽扎在昨天发表的言论,她说,当局调查一名女性被扣者的中心问题必须是她的尊严,而非她的国籍或种族。

她说:“这项课题应获得适当关注及考量,而不应分被扣者的肤色、宗教或国籍。”

“在任何案件及情况下,被扣者的尊严应受到保护与尊重。”

不幸的是,许多巫统领袖,包括副新闻部长再努丁无法掌握其中心课题,而只乐于捞取小小的政治资本,他甚至胡乱的抨击媒体,尤其是华文报章。

令我惊讶的是,再努丁反对我要国安部副部长拿督诺奥马交待,为何他当初在知情之下,扣住裸蹲受害者国籍消息,不让国会、国人及中国政府知道的原因。

因此诺奥马犯下严重违反国会特权、破坏国家利益及完全不把进促与外国之间,尤其是与中国政府及人民之间的良好关系,让大家不断以为受害者是中国女子的罪行,他应当初即将问题解决。

我并非现在才提出这个课题,而早在12月6日,当我辩论国安部的预算案时,即要求诺奥马公布受害者的国籍,因为这将有助于前往中国的内务部长,以缓和中国政府及人民的不满。

我完全同意马来西亚前锋报今天的阿旺沙拉末专栏,他写道:

“打从第1天起,警方就知道被令裸体拉耳蹲上蹲下的女子是马来裔大马公民。

令人不解的是,为何媒体报导该名女子相信是中国人,没有人作出澄清。现在,有人怪罪媒体。

马来西亚前锋报在12月1日主动的封面报导消息来源指该名女子是马来人。过后没有任何人要?实。”

身为前新闻从业员的再努丁应以他的经验及身为副新闻部长的影响力,确保政府当初就公布有关女子的国籍。遗憾的是,他没保持这种新闻与资讯原则,而没掌握有关坏消息的来源,反成为促成现代大马版的“射杀报讯者”一份子。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