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4/2005

希山错了--中学的PMR成绩,与从小一开始以英语教数理的课题不相干。

教育部长拿督希山慕丁错了,他说今年的初中评估考试(PMR)成绩整体上已有进步,?明对英语教数理的疑虑是没有根据的。

希山说:“很多人以没有经过根据实践的数据作出指责。这是首批参加考试的学生,及担心他们这些科目将考不出好成绩来。我认为这些忧虑是没有根据的。”

他接着将较进步的PMR成绩与小一开始以英语教数理的课题挂勾起来,宣称这项争议已经解决,而问题只是有关“落实,而非政策的问题”。

他说,他正与马华及民政党商议有关首批将进入小四学生的以英语教数理的节数。

希山的反应错误及不专业,因为PMR成绩不能作为小一开始以英语教数理的辩护,PMR与中学有关,并只限于从初一开始以英语教数理。

不认同以英语教数理者,无论是反对党或教育机构,如董教总、马来文及淡米尔文教育团体,都把焦点放在小一开始以英语教数理的问题上,而未针对初一开始以英语教数理,因为它涉及两种非常不同的教育原则。

全球有力的教育研究显示,小学的数理科以学生的母语或家庭语言教导最为有效。

国际公认的教育家及研究员同意,在小学教育最初几年,母语或家语对学生达致较高的心智成熟极为重要,然后能转入第2语文教育。

J.Cummins, M. Swain, M. Saville-Troike及K. Anstrom的研究显示,一项单元认知掌握(即思考能力)突出所有语文表现,以及可以通过第1或第2语文表达出来。思考能力主要在初期由第1语文发展起来,然后也许转向第2语文。如果学生的第1语文尚未开发,学生的思考能力也是如此。因此,当学生试图学习第2语文及通过第2语文学习,学生的思考能力将降低及处于不利局面。

这些研究显示,如果一名学生使用及发展本身的第1语文数年,然后再转向第2语文教育制度,该名学生的表现无疑比一开始即进入第2语文教育制度的学生佳。

在一项有关在瑞典的芬兰移民儿童的“典型研究”是,儿童越早在学校学习外语,越能掌握第2语文及有利整体学术成就的一般看法,?明是错误的。有关研究发觉,在10至12岁期间学习第2语文的儿童,适应能力及表现最佳。

另一项研究比较了美国学校中两组6年级的墨西哥裔学生的英文阅读理解能力。一组在墨西哥接受两年西班牙语教育,接着在美国接受4年的英语教育。另一组则完全没在墨西哥接受西班牙语教育,而在美国读6年的英语教育。与一般人的看法背道而驰的是,首两年接受第1语文教育者的英语表现,比其他的佳,?管他们接受英语教育的年数比其他的少。

Cummins及Swain(1986)在过去数十年来在这个领域作出深入研究后,达致的结论是,在初期阶段接受第1语文教育是有必要的,以能达致较高水平的心智成熟,过后才转向第2语文教育。

这些研究结果吻合了众多世上着名亚洲籍科学家中,将近每一名在科学领域获得诺贝尔奖的亚洲人,无论是贞德拉石卡拉(193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印度)、阿都卡兰(英度导弹工艺之父)、杨振宁及李振道(1957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中国)、Loo-Keng Hua(中国现代数学之父)、爱因斯坦(1921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德国)或居礼夫人(1903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法国)都以母语接受,而非英语接受初期教育的事实。


这也是为何大多数非英语系国家,如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及德国,在小学教育阶段,是以本身的国语教数理。

3年前,有一名部长警告说,从小一开始以英语教数理,将带来以下的严重问题:

?大多数学生(除少数优秀生及来自城市中上阶级的)将不能有效学习数理,因为英语没在他们家庭环境中,提供延续来自母语的学习。受影响的将来自乡区、新村、园?及城市贫民的各族低下层学生。

?大多数下一代国民,将不会以本身母语演算数学、逻辑性推论或了解或讲述本身的居住环境(自然及人造),包括共同的应用及物体。换言之,他们将不能有效地以本身母语沟通,同样的也不能有效的学习英语。

这些问题未因PMR成绩而解决,PMR成绩与从小一开始以英语教数理及年轻一代国人学会“思考能力”亳不相干。

希山应准备与所有有关政党、教育组织及公民社会重新对话,以重新考虑持续从小一开始以英语教数理的政策,以真正了解它到底对下一代的教育前途是否有利,而勿为了政治利益,而典当掉国家的教育利益。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