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7/2005

500万元欢送会冲击-到底谁陷害谁?

新海峡时报掀起一场大风波。它迫使关税区总监丹斯里阿都哈里尔承认,他是新海峡时报在过去两天来独家报导中所提到的在全国各地举办500万元欢送会的总监,但他表示本身是被人所陷害。

有关报导也促使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在纽约宣称:“太过份了。”他说,即使是敦马哈迪在2003年退休时,政府也没有花那么多钱。(我将在国会询问,政府欢送马哈迪时花了多少钱)。

新海峡时报为了支持本身的独家新闻,今天以封面标题“惊人的数据”报导及刊出3份文件。那是下周在芙蓉一间酒店举办的“加强廉政座谈会”之节目及预计开销。活动的开支,包括卡拉OK及抽雪茄项目,花费高达15万2千元!(证明我早已怀疑的,首相推展的国家廉政运动,被用来浪费更多的公款,使国家廉政大蓝图沦为绝对的笑柄,对塑造公共服务的零度容忍贪污文化亳无帮助。)

第3个项目是今天早上7时开始在浮罗交怡大呆湾举行的各州关税局主任第51届会议,尽管有关会议订在周一才正式举行。

该报在9月15日首次独家报导说:

“一个政府部门正为其将退休的总监筹备耗资超过500万元的豪华欢送会。

该部门的消息说,有关项包括巡回欢送会,差不多在每一个州为将在下个月退休的这名高官举行。

据说每一个州的办公室将分担开支,这将给该部门的税收带来一个大破洞。”

星报已经引述哈里尔驳斥新海峡时报报导的谈话,指有关报导“一派胡言”。他列出3种人要污蔑他的声誉:

- 觊觎他的官位者。

- 被他对付的私枭。

- 滥用入口准证的AP持有人。

新海峡时报及哈里尔皆作出非常严重的指责,不能将它们扫入地毯底下,这是反贪污局面对大案件时向来的做法。

如果新海峡时报是对的,那么阿都拉担任首相的首两年算是白费了,他甚至没有在政府中开始真正的有效改革来兑现领导一个亲民、廉洁、诚实、开明、负责任、可信赖及不贪污政府的承诺。如果这种极端明显滥用权力及公款的行为会在阿都拉本身领导的财政部发生,其他部长或部门会怎样?

如果哈里尔是对的,它凸显出另一个严重问题,“嫉妒的关税局官、私枭及AP持有人”对权力的赚营。

到底谁在陷害谁?但最重要的是,国家及人民不应被陷害及被欺诈。

阿都拉或如果没及时从美国回国,其副手纳吉应于周一在国会发表一份部长级声明(财政预算案会议的首天),以交待500万元欢送会的问题,因为反贪污局的调查不能阻止,也不应成为行政当局对严重与涉及紧急公众利益的事务逃避交待的借口。

9/16/2005

纳吉及沙米是火星人

结吉及沙米肯定是来自火星的。从他们金睛火星的反应,大家会以为他们对两天前的“建筑界廉正”讲座上突出的根源,譬如马来承包商公会主席拿督罗斯兰揭露贪污阻碍建筑界,感到震惊。

可幸或不幸的,纳吉及沙米不是火星人。沙米担任工程部长将近20年,其间在1989至1995年是担任能源、电讯及邮政部长。纳吉的31年公职生涯是在1974至1982年当能源、电讯及邮政部副部长开始,担任彭亨州务大臣至1986年,以及文化、青年及体育部长、教育部长及国防部长到今年的副首相。

他们俩对国内建筑界的猖獗贪污行径一无所知?那么他们是假装不知,更糟的是,他们没听首相的演讲。

纳吉要求更多有关贪污情况的内情,他说,政府很难对一般的说法采取行动。

沙米说,那些作出指责的人应将一切写下来及向反贪污局投报。他也作出挑战:先到这一点,然而才讲出来!

在过去20多年来,部长们对大马的贪污情况的态度及答案都是一成不变的,造成贪污问题日益严重,使大马在国际透视机构的贪污印象指数,从1995年的23排名,跌至2004年的39。

是否有政治意愿要铲除贪污?在阿都拉上台两个月后,我们还在拭目以待。

如果有意愿要?除贪污,应是去除类似纳吉及沙米昨天对贪污指责作出的那种一成不变的反应。
阿都拉在纽约说,他对肃贪运动没有泄气。在他真正向贪污宣战的承诺,只停在口头上,而实际行动尚没开始之下,岂能说他有决心肃贪?

教育部挂曾文珩相片,避免悲剧重演

全国都在哀悼因周日在校内误踩白蚁侵蚀楼板而坠楼丧生的亚罗士打吉华K校老师曾文珩(42岁)。

曾老师的相片应在教育部高官,包括教育部长、副部长、政务次长、总监及各州主任的办公室里高挂,以不断的提醒他们在教育上的失策,不仅阻碍国家进步,更夺走人命。

唯一记念曾老师的方式是全国决定及政府承诺,无论是国民学校、华校或淡校因校舍破烂与不安全,造成教师或学生丧命的惨剧,不会重演。

一些报章把有关惨剧形容为“异常意外”(9月16日海峡时报)。曾老师的牺牲,不是“异常意外”所造成,刑事疏忽造成破烂与不公平教育制度才是真凶。其实,它象徵著国家教育制度的楼板,正受到白蚁的侵蚀。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黄家定说,自拿督希山慕丁出任教育部长后,就不断的巡视超过40间学校,包括国民学校在内,以了解有关校舍是否安全。

我对此感到震惊,因为希沙慕丁显然未下足功夫。

希沙慕出掌教育部18个月后,巡视全国中、小学校总数的不到5%。在全国有约10万间学校之下,是否要教育部长抽出时间亲自巡视之后,有关学校的师生才享有安全?

在国家庆祝独立48周年的国庆月里发生曾老师壮烈牺牲事件,不禁使人伤痛的想起,建国将近50年后,国家教育发展的丑陋一面。

行动党副秘书长兼大山脚区国会议员章瑛已经通知国会,要求在周一紧急辩论不必要发生的曾老师牺牲事件,以及国内的破烂与不安全校舍对师生性命与身体构成威胁的问题。

国会议员丹斯里南里应批准章瑛的这项动议,以让在昨天缺席内阁会议的希沙慕丁有机会向国会议员及国人报告,他的部门将?取甚?紧急弥补措施来鉴定及纠正国内的所有破烂与不安全校舍问题。

紧急辩论也能让希沙慕丁有机会支持成立一个有关教育的各党国会遴选委员会,让国会议员直接参与监督国家的教育发展,包括确保曾老师惨剧不会重演。

壮大反对党--开启肃贪新战线

阿都拉应在步伐蹒跚的肃贪运动中,借用反对党的支持力量,而成立一个以反对党为首的国家廉政国会遴选委员会,以开启一条肃贪的新战线。

两家英文主流日报今天以封面报导方式总结出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两年来的肃贪成绩,呈现出一种精神分裂症,新海峡时报的标题是“肃贪有成-首相:我没泄气”,反观星报的标题是“建筑领域-被贪污窒息”。

新海峡时报报导首相在纽约的全球招商巡回第2站保证,他的肃贪运动开始取得成果,它如火如荼的进行。

他告诉较早时疑首相是否对所有他所推行的改革已经泄了气的纽约的资金经理说:“人家以为我已经开始泄气。我要向你们保?,我没泄气。”

星报的报导则对与“如火如荼”的情况刚好相反,而呼吁政府以政治意愿去打击祸根,或如前任反贪污局总监拿督沙菲益所说的:“政府必须迅速行动遏止贪污的恶化!”

该报报导大马廉政院举办的“建筑领域的廉政”讲座会时,指业者说建筑领域拥有“极度”贪污趋势,以及贪污与官僚作风窒息数十亿元的生意。

马来承包商公会主席拿督罗斯兰阿旺在会上说:“大家不约而同的行贿以取得生意,众所周知的事实是,行贿者不敢投报,因为担心被列入黑名单。”

他说,遗憾的是,给小钱行贿慢慢变成给大钱已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他说“这已成为一种习俗,应加以铲除,否则我们的社会将来将会遭殃,尤其是下一代。”

“如果它成为传给下一代的传统,是很可悲的。这不是我们所要的。”

据他说,每次承包商要求协助时,他们都必须贿赂。

“从申请执照及投标到?询及批准工程,或从核准计划的竣工,我们都必须付钱。”

“如果你坚持原则,你做不到生意。”

大马这种贪污现象,不是阿都拉当首相前,而是他出任首相将近两年后存在!

在国际透视机构的2004年贪污印象指数中,大马的排名从前一年的37跌至39,而在1995年时是排名23,这种不利的排名,没有唤起政府及国人了解,若缺乏化制度上的改革及内阁、国会与社会的政治愿,以塑造一个新的零度容忍贪污文化,肃贪不会正面成果。

大马的差劣表现未使当局有丝亳的震惊或不满。首相及政府完全不把上述指数放在眼里,其实它应是举国上下,包括内阁、国会、公民社会及媒体议论纷纷的大事,以了解为何大马在阿都拉掌权1年及宣布肃贪后,贪污情况不进则退,而其他国家如泰国及韩国,都比前一年有所进步。

我不断的在国会警告,草拟与推展国家廉政大蓝图,并未能使一个国家变得清廉或走向廉正。波利维亚是一个极佳的例子,她在推展一项国家廉政大蓝图之后,贪污情况更加狠獗,她在1998年时的排名是69,该项大蓝图落实6年之后,即在2004年的排名是122。

阿都拉应在步伐蹒跚的肃贪运动中,借用反对党的支持力量,而成立一个以反对党为首的国家廉政国会遴选委员会,以开启一条肃贪的新战线。

当国会在9月19日复会时,问答时间的首个问题是我向首相提出的询问,即他是否支持成立(I)国家廉政(ii)高等教育及(iii)国际贸工部国会遴选委员会,以迈向塑造一个第1世界国会。

这是阿都拉在国会宣布新措施来克服肃贪运动步伐蹒跚问题,以开启一个新肃贪战线的机会。

9/14/2005

坐言起行-将庞大的内阁缩小及去除朽木

今天的新海峡时报社论“坐言起行”,提到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在伦敦及纽约全球巡?召商时,承诺的15年至2020年经济好景,它说:

“他在描绘马来西亚亚,他向西方发出一项希望的讯息。他推销维持15年的蓬勃成长、一个有志向及活力社会、一个中庸与容忍的政治。

即将进入首相任期第2年末期,阿都拉已经擦拭、整装及打造其能干及有效国家资?管理品牌,向西方促销大马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及回教国家的杰出感性典范。

他的“巡?召商”之重要性不能被过分强调,目前的时机恶劣。在上任两年内,阿都拉的政府在本周向世界表示坐言起行。”


首相在国际上描绘的大马,是否也如国人在国内所感觉的一样,即阿都拉坐言起行,兑现他要迎进改革及领导一个廉洁、不贪污、开明、公正、容忍、负责任、可信赖及有效率政府的承诺?

如是的话,42岁的吉华K校老师曾文珩将不会因为学校楼板遭白蚁侵蚀而活活跌死,这是政府对国民型小学实行不公平政策的直接后果。

如是的话,要求较为平衡地看待国家?史,而即时澄清没有贬低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或歌颂陈平及马共,会被扭曲而被利用来煽动种族情绪,或以此恶意诽谤反对党领袖们是共?党。

如是的话,阿都拉提到廉政时,在巫统、内阁及政府中就不会显得孤立无援,没有人敢要求实行一种零度容忍贪污的新政治文化。

在5月时,新海峡时报形容阿都拉在哈佛俱乐部演讲时,为其18个月首相任期内表现作出的辩护“也许是他在2003年11月出任首相以来的最重要演词。”

然而,他在哈佛俱乐部的演词,无法令人民感到振奋,不像他较早发表的演词,尤其是他於2003年3月当代首相时在牛津剑桥协会所发表的“大马人痛病”那般令人信服,他当时指责大马人拥有“第1世界建设、第3世界思维”,并谴责丑陋的大马人,并呼吁大马人向贪污及滥权宣战,以及他出任首相初期的呼吁,包括“与我一起工作,不是为我工作”,并要政府领申听取民意等。

阿都拉在哈佛俱乐部上宣?:“我不仅是一个有企图心的人,我也是一个守诺的人。”国人亳不保留地接纳他的前半段宣?,但对他能实现后半段宣?的能力,日益感到失望


令国阵在2004年3月大选中空前地大胜之全国性的“好感”已经蒸发。

阿都拉能否在现有的政治制度下,作出个人表现与承诺,或者他将沦为这个制度下的俘虏。

如果阿都拉真的坐言起行,他应开始振顿与缩小其庞大的内阁,将一些朽木部长革职,以作为清除公共服务、大学、政府相关公司等中的?木,他们是国家卓越与弱化国际竞争力的绊脚石。

滑落12个排位的竞争力危机-整4个月的缄默与否定症候群

当大马的世界竞争力在国际管理发展院(IMD)的2004年世界竞争力年?中,从2003年的排名21进步至16时,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立即引述它,在去年5月28日在北京召开的马中商业对话会中,视它为大马是个良好从商地点的权威。

然而,当大马的竞争力,在该院的2005年年?中,从排名16跌至28时,政府完全?默,并患上否定症候群,直到4个月后,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才打破沉默。

他昨天在吉隆坡出席主题为“人性发展:充份发挥人力资本”的第10届民事服务大会时说,上述滑落12个排位的事件“令政府担忧”。

纳吉说:“更加糟糕的是,在政府效率方面,我们从排名16下滑玉令人失望的26。这种现像对我们过去过几年的成就不是好现象。”(9月13日星报)

人民应非常担心的是,政府经过4个月时间才打破沉默。这不会使人对首相昨天在伦敦召商时,向当地资金经理承诺的至2020年15年经济好景,存有信心。

IMD於今年5月公?其世界竞争力年?时,马新社不仅没有突出大马倒退12排位的问题,反而“报喜”的说,大马的“国内经济表现”已从前一年的16名进步至8名,其新闻也受到主流传媒的广泛报导。

马新社完全不理会跌了12个排名的问题,甚至也忽略了泰国首次在国际竞争力方面超越我国,而排名第27。

以下是泰国及其他东协经济体在过去3年内的表现,它应使正、副首相在今年5月时,而非迟至4个月后才表示担担心:

国际管理发展研究院的全球竞争力排名

_____大马 泰国 新加坡 香港 台湾 日本
2003 __21 __30__ 4 ___10 __17 ___25
2004__ 16 __29 __2 ___6 ___12 ___23
2005 __28 __27 __3 ___2 ___11 ___21

在今年5月,我提出两项问题:

在首相不断强调,他的当务之急是卓越及加强国家竞争力,以在全球市场中,改造大马的品牌之下,为何大马的国际竞争力会骤跌了12个排名?

为何身为国家新闻社的马新社,会如此的不诚实及不负责任,而供应专注在国家经济表现上从排名16进步第8的“假消息”,而实际上它只是国际竞争力的312项评估?则中的一项而已,而在整体表现上,大马已跌了12个排名?

主流媒体及政府敲起大马竞争力恶化的警?,如排名跌了12位或首次落在泰国后头,这应是一项急需内阁紧急处理的国家危机,但主流媒体却将坏消息扫入地毯底下,只突出少数几项有所改善的?则。

在6月国会会议上,我提呈一项有关上述排名及政府如何应对的询问。

9/12/2005

闪电校园选举?

今年国立大学校园选举会是闪电选举?提名日在9月19日,投票日在几天后?这是根据Wong在其“自由、公平与乾净校园选举(2)贴文中所指出的。

这是否属实?如是,为何校园选举像全国大选那般仓促,不给予候选人充足时间?备及进行有意义的竞选运动?

大马的校园选举的主要目的是要教导大学生各种控制、不公平与?脏手段?

较早时有贴文指出:

“在7月27日,所有国立大学的学生事务局负责人在太子世贸中心召开会议。出席者有莫斯达化莫哈末及阿当??,主要议程是讨论将在9月举行的校园选举策略。

会上议决的事务包括巫统通过女青年团在8月5至7日训练亲巫统及国阵的大学生,它原本订在马六甲的A Famosa Resort举行,但后来改到安邦的De Palma酒店举行。

与此同时,至於亲巫统及国阵的候选人,训练他们的任务交给雪州巫青团,订在8月19至21日在雪州的IBBN举行。

会议也决定使亲巫统及国阵候选人在今年校园选举中获胜的经费是36万元。巫统也静悄悄的在国立大学成立巫统俱乐部,这些大学包括回大、工大、国大及马大。巫统蒲种区部负责“照顾”博大,而沙登区部则“照顾”国大。

会议也议决,国立大学宿舍内的奖学金持有人也将被警告,确保亲巫统及国阵的候选人获胜,否则他们将会失去奖学金。第1年的学生被威胁把票投给亲巫统及国阵的候选人,否则住在宿舍的特权将不会获得廷长,他们在2年级时必须自行租房。

会议也再警告TNC HEP(尤其是回大的TNC),各宿舍主任及官员,确保在即将举行的校 园选举全力协助亲巫统及国阵的候选人,否则他们将被开除。这个概念由高教部的莫哈末胡先博士本身提出。

回大主席丹斯里拿督斯里沙努西朱聂已经知悉高教部的这种?脏手段。他本身并不要校园选举出现欺骗行为。他完全反对高教部要亲巫统候选人在校园选举中轻易获胜的做法。他要回大学生中立,别倾向任何政党,以培养开明思想的能力。让校园选举在不受高教部,特别是巫统的干预下顺利举行。”


有人有上述或国立大学校园选举的消息吗?有的话,请帮忙确保今年选举比去年的更加自由、公正与乾净。

大马人权委员会应公开调查马哈迪在位22年期间的人权状况

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大马人权委员会常年人权大会上的致词令人大失所望,?管它是一项国内外的大新闻,因为他抨击以美国为首的攻占伊拉克行动,而促使美国、英国及其他国家的外交官离席抗议。

但是,在担任我国史上最久首相期间,民主及人权处在黑暗期,他没有甚么光荣而言。

马哈迪所做所为比首3任首相,即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及敦胡先翁来得厉害,他颠覆了民主、破坏法治、侵犯人权及阉割政府机构的自主与公信力。

他在位22年3个月,与首3任首相的总任期24年,差不多相等。

马哈迪完全破坏了3权分立的原则,在他下台时,国会已经从未如此的像橡皮章,而司法从未如此的懦弱及臣服。

在2000年1月,我曾征询两名前最高法院院长,即已故敦苏菲安及敦沙列的意见,即挑战第10届国会首次会议的合法性及其立法与决定的有效性。

他们异口同声同意,第10届国会的首次会议违宪,而将使其所有较后通过的东西不合法,但他们皆劝我别上法庭挑战,因为将会以失败告终,这是对马哈迪领导下,大马司法制度之可悲情况之评语。

与其邀请马哈迪到常年人权大会发表重要演词,而导致非政府组织杯葛有关大会,大马人权委员不如多注重其法定特色,以促进与捍卫人权,而公开调查马哈迪在位期间的大马人权状况。

大马人权委员会应邀请马哈迪在这项公开调查中当主要?人,有关参考事项应涵盖所有人权层面,尤其是有关带来许多打压大马人权的苛严法令,包括内安法令、官方机秘法令、印刷及出版法令、大学大专法令、警察法令等,以及马哈迪时代的黑暗时期,即司法危机、茅草行动大逮捕、迫害安华、打压新闻自由造成猖獗贪污与贪婪、高等教育危机、选举滥权及发展勒索而不拨款给反对党选区等。

人权委员会应严加看待这项建议,以作为拟定行动计划来恢?、促进与捍卫大马人权的行动计划参考。

茅草行动-纵火者消遥法外,救火者成代罪羔羊

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昨天具争议性的出席大马人权委员会年度人权大会时,为他当政22年期间,人权陷入最黑暗时期的一幕辩护,他说:“茅草行动不是因为人家抨击我,而是因为他们挑起华文教育等课题。因此,华人与马来人之间的情绪高涨。因此必须动用内安法令来使局势降温。”(新海峡时报)

马哈迪在扭曲?史。

我於1989年10月27日(我从第2次内安法令扣留获释的6个月后)在茅草行动2?年纪念仪式上说:

“我们(茅草行动下被扣者)被扣留,因为我们被视为对国家安全,及马哈迪领导下的民选政府构成严重威胁。但是,全世界都知道,我们对国家安全亳无威胁,因此我们之中,没有任何一人在扣留令下被扣留足两年,而首批获释者是在被扣留6个月后重获自由。

真正在1987年10月导致国家安全局势恶化的罪魁,获得消遥法外,当我在获释后问马哈迪,为何这些人没被扣留时,他说,不能怪罪他们,因为他们被挑衅后,才?取有关行动!

东姑阿都拉曼说得没错,他说马哈迪通过茅草行动大逮捕将大马变成一个警察国。政府越诉诸内安法令扣留,政府高官及治安当局越具警察国心态。

虽然我在被扣留期间,在生理上没受到虐待,但在我被扣留初期几天,一名治安单位高官的言行,似乎在显示出他掌握著我的生死权力。我很害怕,如果完全成了一个警察国,政府及治安当局的权力不受有意义的约束之下,大马会变成怎样。

有句西谚说,忘记过去者,当受重?之。国人不会享有人权及人性尊严,除大家有强烈感觉在它们被侵犯时,要挺身捍卫它们,并?取行动阻止侵犯行动重演。”



为避免茅草行动的?史被扭曲,我在1990年出版了“茅草行动前奏”一书,内容包含我从1986年10月至1987年10月的12个月内,在国会发表的演词,我2度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时,无法在国会发言整18个月。

在1987年10月26日,在茅草行动展开及我被扣留的前一天,我在国会辩论1988年财政预算案,我当时呼政府实施为期1年的暂时禁止所有政党?造或挑起种族、语文、文化或宗教课题的禁令,以让全体国人将精神集中在经济??及成长上。

这本书中的演词包含成为迫害反对党领袖、异议人士、社会工作者、华教人士、职工会领袖及宗教工作者前奏的课题。

我在书中的序言中写道:

“在茅草行动下被扣留的行动党领袖及我,是被国阵政府诬指在那12个月期间,?造出许多课题,而实际上,我们是在设法解决这些由传统上控制国会2/3多数席位的不敏感及嚣张政府所?造的课题。

由於国阵政府在国会中拥有无法挑战的2/3多数席位,大马迈向一个国会专制主义的制度,国会被利用来合理化马哈迪的专制政府,而非是让民主理念全面与自由发挥的机构。

由於我们走向一个国会专制主义的制度,设法救火者被扣留,而真正的纵火者,即炒热这些课题的人,却能消遥法外。”

9/11/2005

巫青团的网上卡通非常过份、卑鄙下流、完全是诽谤之举


巫青团的网上漫画描述我及其他反对党领袖,如卡巴星、安华、哈迪阿旺及聂阿兹是陈平的捍卫者,不仅在大马这个多社会中是极之不敏感、卑鄙下流、过份,而且也是诽谤之举。

在前天上网的巫青团的卡通,将刘天球、卡巴星、安华、聂阿兹及我的照片加印在陈平于2003年出版的回忆录,即“我方的历史”上,是对政治卡通专业的一种污辱。

大马青年俱乐部协会在前天通过其联邦直辖区署理主席拿督马哈达苏哥针对刘天球在9月2日的声明向警方报案,?管刘天球已经在9月5日澄清,他一直以来都视东姑阿都拉曼为国父,他完全不曾说,也不曾把陈平视为“真正的独立斗士”。

该协会及马哈达目前是否将因为巫青团诽谤刘天球、卡巴星、哈迪阿旺、聂阿兹及我,而向警方报案,或者该协会只是一些当权者的政治奴才与附庸。

我同意首相署部长丹斯里纳兹里在两天前所讲的话,即辩论到底东姑还是陈平是独立之父,是“没有脑的人”。没有人会置疑东姑是独立之父,其实不曾有人说陈平是独立之父。我要感谢纳兹里突出一些巫统及巫青团领袖没完没了的企图从刘天球的声明中捞取政治资本,而完全不理会刘天球在较后澄清的不良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