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1/2005

伯拉,我全力支持你!

今天是悲伤与不幸的一天,今早约8时30分,国会秘书长拿督阿都拉华合打电话问我,是否知道首相夫人恩顿在约半小时前,在布城去世。

我不知道。恩顿的去世令举国感到意外,因为大家刚在周二从报章上获悉,她因为病情有转好的迹象,而已经从医院回家。在过去两年来,国人都赞赏恩顿与乳癌对抗的精神,尽管大家都知道,她的抗争不易,大家都希望她能够减轻这种致命病症带来的伤害。

虽然恩顿成为首相夫人仅有短短的两年,由於健康问题而无法在公共场合露面,但她的怜悯、亲切、谦逊与不向癌症低头的勇气,鼓励乳癌患者别放弃,赢取国人的好感,鼓舞了国人。

国会今天复会以完成2006年预算案普通政策辩论,因为在两天的马拉松式会议,即周二在晚上11时结束及昨天只差几分钟就到午夜,只剩下财政部长未总结辩论,过后下议院将进入委员会阶段,个别辩论每一个部门的预算案。

大家对财政部的总结寄於厚望,这是任何预算案的最重要部门,它将由第2财长诺莫哈末总结,尤其是在国家汽车业政策架构刚在昨天宣布。

诺莫哈末的总结将会一名高层政策拟定人在国会内外被质询国家汽车业政策架构,它是未来1至3个月内的国家汽车业政策先驱。

然而,当恩顿突然间去世,优先秩序必须改变。我促阿都拉向议长南里表达,我支持今天的休会,以示尊敬恩顿。我也致电给负责国会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表示我支持今天休会。

我约9时20分抵达国会,纳兹里、诺莫哈末及财政部政务次长希尔米已经在国会议员厅内。较后其他国会议员,包括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拿督沙里尔也陆续到来。纳兹里说,议长将在上午10时开会时宣布休会,以示尊敬恩顿,并让国会议员到首相府致哀。

当国会议员们乘国会巴士抵达首相府时,那里已经充满人潮。我花了约90分钟才能进到首相府去致哀,其他得以入内的行动党国会议员是陈胜尧及郭素沁,无法进人的是章瑛、曹观友、冯宝君及张健仁。

我有机会向首相讲几句话,他由女婿凯里陪伴著,首相还很体贴与亲切的感谢访客。我对恩顿的去世,向他及他的家人表示深切的哀悼。

我告诉伯拉:“要坚强,恩顿要你坚强。我全力支持你。”

在首相府内,很意外的与贸工部长拿督斯里拉菲达碰面。拉菲达向我展示他动手术的伤口,并强调她不是逃避国会。我说,这是我建议她坐轮椅去国会的原因,因为她可以在动手术后,就接见日本的经贸部长。拉菲达回答说,那是该名日本部长要求见她,而且那是在医院。

遇见拉菲达使人想起,尽管问题很多,生活仍旧要过,即使国会在哀悼著恩顿。

10/20/2005

大马日益变得欠缺竞争力

当政府在1996年推出多媒体超级走廊(MSC)时,大马是站全球的最前线,当时的首相马哈迪宣布它是“给全世界的一项礼物”。

将近10年后,MSC不再是国家崛起为资讯工艺改革与成为资讯工艺大国的宏愿标志。目前它差不多沦为一个地产业区。

能讯部长林敬益在总结部门辩论时,我问他,为何大马落在韩国后头,大马在开始推动资讯工艺时,原本领先韩国一些。

韩国是全球第1的宽频国家,采用宽频上网的人口占了75至80%,而大马远远的被?在后,只有可怜的1%。

林敬益无法解释,为何原本领先的大马,目前会输给韩国如此多。另一个差不多同时期跃入资讯时代的国家是爱尔兰,她目前被公认为世上的其中一个资讯工艺佼佼者,而属先驱者之一的大马却如此落后。

令人大为震惊的是,林敬益却不当作一回事,他宣称,虽然大马在资讯工艺上落后给韩国一大截,但大马可以感到骄傲,因为大马领先纳米比亚等国。

这种态度令人深感遗憾,它反映出“大马不能”,而非“大马能”的心态。

大马在竞争力上,输给一个又一个的国家。在为期3天的部长总结辩论的第2天,我举出另两个大马在国际竞争力上落后的例子,要国会及政府关注。

这两个例子在贸工部副部长胡斯尼总结辩论时提出。

我提到的首个例子是普腾国产车及大马的汽车工业。自1983年成立至2004年的21年里,普腾出口了24万5千222辆汽车,数目不到泰国在1年内的汽车出口量。

在大马开始普腾国产车业前,大马的汽车业领先泰国,但在今天,泰国却遥遥领先,而被视为“东方的底特律”,每年的汽车产量达100万辆或约大马的3倍之多。

第2,昨天公?的国际透视机构的2005年贪污印象指数,进一步反映出大马的竞争力不如人之处,在其他亚洲及回教大会组织成员国取得进步之际,大马原地不动的排名39,而且目前还面对落在韩国后头的风险,韩国去年排名47,今年进了7步,排名40。

此外,在瑞士国际管理发展院公布的2005年世界竞争力年鉴中,大马首次输给泰国,并从排名16跌至28,跌了整12个排名。

部长及政府至今的态度是,只欢迎好消息,排斥坏消息。除非这种不健康的心态得以铲除,否则大马在竞争力条件,将不断的失去,而输给一个又一个的国家。

为何部长需要做一家政府相关公司的首席执行员工作?

两项有关政府(包括政府相关公司或GLC)效率课题,在总结预算案辩论第2天被提出。

提到国能上个月在马六甲的电供,包括涉及首席部长及内阁的问题时,我问能讯部长林敬益,连像国能在马六甲电供的小问题,也必须提上内阁讨论及发出指示才能解决,是否是“出了很大的问题”。

林敬期开始时否认内阁必须行使其权威去解决马六甲的国能问题,结果我出示9月15日的新海峡时报的“内阁指示国能采取行动”报导,其内容如下:

“吉隆坡讯-国能受促立即克服马六甲厂商面对的电供问题。

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今天说,能讯部长拿督斯里林敬益受促针对投资者昨天在马六甲南区投资与贸易对话中提出的电供问题,向内阁提呈一份报告。

内阁今天讨论有关课题,并认为新投资者的驳接电流要求,应加速处理,并在接驳后,必须提供稳定的电供。

他在吉隆坡会议中心为全球公共政策大会主持开幕后说,任何的停电事件,等於是使他们蒙受经济或生意损失。”

面对这项证据之后,林敬益提出站不住脚的理由,说该报的报导不确实!

林敬益在较后自投罗网,他在表示完全同意国会议员投诉国能职员的服务、效率与态度后说,他将会在日内与各州的国能经理对话,以向他们灌输提供较佳服务需要的文化,尽管他乃未能捉到国阵弊病的根源,并以右手作出捉的手势。

这再次使我问他,诊断与“捉”国能弊病是否是属於部长的,还是属我国最大GLC的国能首席执行员的工作,国能的首席执行员必须解决问题,否则应被调职或减薪。

我也提供林敬益意见,在他与国能州经理对话时,应向他们灌输在回应用户的需求时,“如何说是,而非说不”的服务文化。

其他的问题是可怜的“维修”水平,或更正确的是,各政府部门在过去数十年来的“维修”文化已经崩溃,不仅是国能而已,连像国会这种崇高的机构也是如此,如令人蒙羞的“厕所”问题,在过去两周来一直纠缠著国会。

国会刚花了9千900万元装修,但不只其屋顶漏水,连厕所也不雅观。三美威鲁宣称,由於缺乏维修,导致它们损坏。

10/19/2005

部长们破天荒的排队答复询问

已经晚上9时了,冗长的国会会议还没结束。在为期3天的部长总结预算案辩论的第2天,会议将在晚上11时才结束。

数十年来的首次,部长们排队等候代表本身部门亲自回答询问。

现在是农业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在昨答。他是28名总结辩论的部长的第9名,之前8名部长已作答(两名部长代表首相者,他们是纳兹里及阿都拉末晋),至今只有两个部门未由部长亲自作答。

首名是兼任国安部长的首相阿都拉本身。(副部长谢宽泰代他回答问题,朝野国会议员皆不满有关表现)。

另一名缺席的部长就是“国会皇后”拉菲达,她由贸工部副部长胡斯尼代表解答问题。

在贸工部的问题提出时,我起身问,为何贸工部长在12天前,可以在动手术48小时后接受显要的拜访,并接受报章的冗长专访,却不能亲自到国会回答有AP丑闻及国家汽车政策争议的问题。

在过去两天作答的部长是纳吉(副首相兼国防部长)、黄家定(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三美威鲁(工程部长)、林敬益(能讯部长)及赛哈密(外交部长)。

这种新的部长集体尊重国会做法,首相应受赞扬,在过去,总结部门辩论的工作不是交给副部长,就是政务次长去进行,而部长则不到国会履行任务。

我希望这标?著部长负责任及向国会作交待新文化的出现,部长的首要任务是到国会回答国会议员的问题,除非他们有重要事情要办,不得不缺席国会。在过去,一名资深部长曾经有时间为一间咖啡店主持开幕,却没有时间出席国会!

拖延已久的内阁改组将快进行。希望这不是促使部长们反常的排队总结辩论的真正因素。

在此打住,我的办公室在国会大厦的14楼,我必须到议会厅去。

快过部长的消息

当国会下议院在晚上11时结束时,2名部长已经作答,即新闻部长拿督阿都卡迪及人力部长拿督冯镇安。至少有5名其他部长在国会内等候回答,他们是内务部长拿督阿兹米卡立、文化部长拿督斯里莱士耶丁、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兼联邦直辖区代部长莎里萨及科学、工艺与革新部长拿督贾马鲁丁。

今天的马拉松式国会会议中,创新了许多“第1”。第2是由於互联网的运用,资讯以光速流通,使反对党能够迅速的告诉国会,包括部长在内,世界的最新发展。

在贸工部长胡斯尼发言时,我起身告诉国会有关全球性公?的国际透视机构2005年度贪污印象指数,这些消息是国会议员及国会中的部长所不知的。

我指出,AP等丑闻的贪污、滥权、及缺乏透明度与责任感,使大马这些年来在廉政与良好施政方面的排名,逐渐的滑落。

2005年的贪污印象指数,反映出3个结论:

(1)排名在2003年居37的大马,在去年跌至39后,今年的排名不变。

(2)在去年排名比大马佳的亚洲国家,今年的表现持续标青,以下的例子可见一斑:

国际透视机构贪污印象指数

排名2004 2005
香港16 15
日本24 21

(3)原本排在大马后面的亚洲国家都在迎头赶上,尤其是韩国,去年排名47,今年跃上40。

这应使大马敲起警?,因为大马在重要的国际竞争力输给韩国等国家之后,将输去的领域,即:

排名2005 2005
韩国 47 40
泰国 64 59

如果大马不谨慎,贪污印象指数将会是大马输给其他表现较好国家的另一个领域。
因此,我国今年的排名令人遗憾,只能维持第39名,而其他被国际或国人公认为较佳或较差的国家,在今年的排名都有显著的进步。政府应把这点视为一项严重的施政、廉政与竞争力危机。目前的问题是,部长们是否会如过去的不良习惯那般,在他们应扮演领导角色促进廉政与竞争力时,假装这种不好的现象不存在。

马哈迪是叛国贼?

这是我今早在国会与首相署部长丹斯里纳兹里及巫统四加亭区国会议员莫哈阿兹进行3角交锋时提出的问题,纳里兹当时在总结其部门的预算案辩论。

阿兹当时向纳兹里施出援手,暗示我是叛国贼,指我谈贪污已成为一种文化与生活方式,是破坏国家的形象及吓跑投资者的叛国行为。

纳兹里以不负责任的论调支持阿兹的说法,?管我不断的挑战他们指名道姓的说出,但他们俩皆不敢说明我是“叛国贼”。

我然后提醒喧闹的国会说,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最近说贪污已成为大马的一种文化,阿兹是否敢称马哈迪是叛国贼。

当然,整200名国阵国会议员一声都不敢出。

马哈迪的言论於今年5月26日在新海峡时报上刊出,其标题是“马哈迪:贪污已成文化”,报导如下:

“布城讯-敦马哈迪今天警告说,贪污差不多已到了“台面”程度,涉及者与日俱增。
他说:“我们现在在哪??我们慢慢的打破顶限。我们慢慢的浮上台面,到了这种地步,我希望我已经不在了。”

他指出,如果贪污变得猖獗,将不会有回头路,从下到上都将贪污。

他今天在布城发表“社会改造工程”演讲后说:“如果我们拥有较好的价值观,这问题不会发生。”

他是回应一名巫青团成员询问他有关大马贪污程度的意见如此表示。”

较早时,我曾询问纳兹里有关首相的肃贪运动成绩乏善可陈的问题。

我指出,大马在国际透视机构贪污印象的排名,从第2003年的37跌至去年的39时,政府不感愤怒、震惊,甚至没有反应,而使人疑政府对肃贪的认真性。

我问,为何在肃贪运动中,阿都拉未获部长们的支持,因为在过去两年来只有首相单独在谈肃贪。大马的贪污排名在去年下跌时,政府就应醒觉而坐言起行,要全体部长在各自的部门领导肃贪,以?除贪污。但部长们亳无行动。

这引起纳兹里以荒唐的理由替大马的39排名辩护,我因此问他,如果大马在今年的排名又下跌的话,他是否仍会同样的振振有词。

纳兹里说,大马的排名39是因为受调查的国家增多,及我国是一个扩展中的经济。
我列出2004年指数中10个最廉洁国家,即芬兰、纽西兰、丹麦、冰岛、新加坡、瑞典、瑞士、挪威、澳洲及荷兰,以显示她们比大马更加的先进。

当纳兹里反驳说,他不是指先进国家,而是发展中国家。我立即上网及从我的笔记型电脑中,读出排名11至38的国家,以?明有发展中国家的情况比大马来得佳。纳兹里的反应是,那些发展中国家不是比大马小,就是比大马穷。

较早时,我在纳兹里总结辩论时指出,很多人认为目前的贪污情况,比两年前阿都拉接任首相时来得严重,以下4人最近发表的言论即可见一斑:

#前全国总警长哈聂夫奥玛在其星报专?上写到贪污猖獗的问题。

#马来承包商公会主席罗斯兰阿旺说,建筑业中充塞著贪污行径。

#首相署副部长卡维斯说,建筑业的贪污只是小问题,贪污情况最严重的是地方政府。

#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最近警告说贪污已成为大马的一种文化。

纳兹里宣称,反贪污局在前几天逮捕全国总警长的儿子,是前所未有的,?明政府认真的肃贪,以及反贪污局是独立与有权力的。

我赞扬反贪污局逮捕全国总警长的儿子,但警告说,该局从这次逮捕中赢得的任何好评,将因为该局在过去4个月来没有调查最近辞去联邦直辖区部长职的依沙,而化为乌有。

我向纳兹里及国会提出一个问题:-如果依沙被视为过於贪污,而无资格继续成为巫统党员及内阁部长,他是否足以廉洁至保留国会议员职,以及在他被巫统纪律局判决涉及贪污与金钱政治罪名成立后,为何反贪污局在过去4个月来没向他展开调查行动?

对不起,我错了,黑暗尽头没曙光。

上周贴上“照亮了国会过去两周来黑暗的天空”。对不起,我错了,黑暗没有尽头,也没曙光。有关国会的3权分立及国会独立与自主的原则正面对大灾难。

我犯下了过度乐观的错误。这不只是因为上议院的国会事务委员会议决呼吁恢?1963年国会服务法令,以确保国会的独立,并停止所有改变国会行政结构的行动-无论是任命一个新的职立或成立一个新局,并因为“有实无名”的法律部长拿督斯里拉兹在加央宣?,政府同意重新通过1963年国会服务法令,以确保国会的独立与自主。

我以为拉兹是在表达首相的意思,我曾期望较稳重的首相署部长丹斯里纳兹里会以好看的包装政府对10天来的大小号J争议的立场,而不被视为退缩。

然而,纳兹里加以否认及喧嚣。他亳没放弃,但针对我提出为何有关国会3权分立原则受到攻击的问题时,他没提供使人信服的答案。

我提出的问题包括:

#为何国会的厕所会有问题,因为国会刚耗资9千900万元装修,而每个厕所花费2万5千元(以及在5月间的国会下议院屋顶漏水事件发生之后)。
#如果国会厕所真的有问题(国会议员没发觉到),难道现有的机制,如上、下议院个别的事务委员会、国会秘书长(他是国会局的总管)及国会建筑委员会不能处理,他们的工作包括:

?管理建筑物内部的清洁。

?管理局内的??及设备之适用性。

?检查及确保整座建筑物之完美无损。

?确保所有建筑物内的机器配备及水供系统根据程序管理,以使所有系统良好的运作。

(我要感谢不屈不挠的互联网调查员Carboncopy提醒我)

#为甚?要任命一个“国会行政总管”的特级B职位来接管国会秘书长(特级C)的部份行政工作,只留下所谓的“管家工作”给国会秘书长,即拿较高薪做较少工作!
纳兹里重申,行政当局任命“国会行政总管”接管国会秘书长行政角色、功能与权力,不会冲击3权分立原则,因为只有国会议员,而非国会行政职位享有国会的权益与特权之谬论。

纳兹里可就大错特错了。当然,国会职员无权享有国会特权。在3权分立原则下,国会议员的权利、权力与特权,不仅限於他们在国会中发表的言论,而是涵盖更广泛的范围,包括通过国会秘书长,在不受行政当局的干扰下,对管理国会的不受约束权力。后者的原则正受到大小号J争议的威胁。

我不知纳兹里是否了解3权分立的这个层面,或者他只是假装不知。无论如何,纳兹里把国会行政总管引起的“国会局”及总监、办公室及后来的“职位”混淆,归咎於媒体的错误报导。我让各报的国会记者去捍卫他们的道德、专业与尊严。

在恢?国会服务法令方面,纳兹里坚持,它必须通过适当的程序,即在国会下议院国会事务委员会建议,接著由下议院接纳,再提呈给内阁,理由是朝野国会议员,甚至包括副部长及政务次长上周四在问答时间时,一致表示支持恢?该法令仍不足够。

纳兹里忽略了国会服务法令在1992年废除时,不是国会下议院国会事务委员会所建议,而只是当时的议长敦查希尔单方面的要求而已。

虽然恢?国会服务法令需涉及一项宪法修正案,但纳兹里不应坚持形式或官僚主义作风,因为上、下议院的国会议员们的“感受”非常一致,他们皆要恢?国会服务法令,及立即冻结“国会行政总管”这项新任命。

为何要行政当局敏感与明智地对这项影响3权分立原则的重大课题,及避免国家史上最大官僚主义笑话,即任命一个较高薪但工作较少的职位,作出回应如此困难?其导因必定是他们?了国会的92%席位,及霸权思想在一些部长脑中作祟,使他们如此嚣张至为所欲为,而不管合不合理,也不把人民及国家利益放在眼?。

这点令人感到沮丧。希望刚出现即幻灭。这再次的提醒大家,无论是国会或国家要走的改革之路,仍旧是遥远与险峻的。重要的是,要看到人民享有较佳生活品质及施政者,必须坚持到底与投入,别放弃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