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7/2005

国会委员会制度终于诞生?

经过长期等等之后,国会委员会制度终于在大马诞生?

首相署部长丹斯里纳兹里在总结首相署2006年预算案辩论时作出平淡但正确的答覆说,目前由国会议员去决定是否要及要何种的国会委员会,常务或遴选,这是他首次提到正确与适当的立场,即行政当局将尊重国会议员的意愿,及行政当局将不会以仕何形式干预或侵犯有关事务。

我们是否不仅看到大马国会46年史上一个国会委员会制度诞生的曙光,而且也看到行政当局首次维护有关国会的3权分立原则,即国会事务由国会议员本身管理的国会独立与自主?

直到今天为止,纳兹里及其前任者都一直在抗拒国会议员应不只对国会行政,同时对国会事务如何管理,包括是否要推介委员会制度及如何推行此制度,有最终的决定权。

在25年前的1980年6月17日,我在提呈一项成立一个国会改革议长会议动议时,我提出的其中一项建议就是推介委员会制度。

我当时说:

“委员会制度对大马而言是新与陌生的,并被一些政府领袖视为一种美国制度。其实,它已经成为大多数共和联邦国家国会的特点。

我不是建议大马应在一夜之间全面实行委员会制度,即一个国会委员会监管一个内阁部门。但是,我们应实验这种制度,作为开始,对选中的一些内阁部门,如农业部、教育部、国防部及交通部,成立国会委员会。

这种委员会制度将使每一名国会议员在国会中的效率会大大的不同,因为他们将对一些课题有实际的了解及在有关领域真正的有效。”

在过去40年来,行动党的国会议员都一致在作出国会改革与推介委员会制度的呼吁。

我在2004年3月大选后的首个国会演词中,就提出国会改革与现代化的重要性,而形容它们为大马是否有政治意愿,以第1世界国会作为开始,要不只在基本设施上,同时也在思维及文化上,成为第1世界国家的首个严峻考验。

我于去年5月20在国会辩论感谢最高元首施政演词时,提出许多改革与现代化国会的建议,包括:

?成立约30个专间部门国会遴选委员会,每一个负责一个内阁部门;

?约10普通国会遴选委员会,以对有关国民团结、资讯工艺、妇女议程、环境、媒体、贪污等国家大事的进展、趋势及建议提出常年报告。

去年尾时,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委任工艺大学的宪法专家锡法鲁基博士为顾问,以提供有关国会改革与授权的意见,他的其中一项建议就是推行国会委员会制度。

今早纳兹里在国会发言后,我与他碰头,令我感到欣喜的是,他这次看来有心要让国会议员们去决定,如何推行国会委员会制度。

我已经致函给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拿督沙里尔,以约见他讨论如何使这种制度得以推行来塑造一个充满活力的第1世界国会。

如果大马国会推行一个具活动与有生产力的国会委员会制度,它将标志着阿都拉当首相的一项大成就。

非法发展指示-促公共投诉局要八打灵再也市议员及官员负责数百万元的赔偿。

我问首相署部长莫斯达,公共投诉局(PCB)是否能代表八打灵再也市议会的纳税人插手,以确保该市议会的市议员及官员因莎亚南高庭判决该市议会的一项发展指示不合法后,必须负责有关的数百万元赔偿金。

这项问题是在10月26日(星期三),当莫斯达化代表首相署总结首相署2006年预算案时提出。幕斯达化是第4名总结辩论的首相署部长,而创下了大马国会史上最多部长代表一个部门发言的记录。

公共投诉局是在莫斯达化辖下。他详述首相最新到访PCB的经过,这是我国史上首相访问该局的第1次,他说,公共投诉局将会立即整顿,以使它较为有效的成为国人解决有关公共领域问题的管道。

我打插提问莫斯达化,到底八打灵再也的纳税人有什么追索权,后者已经在法官阿里查都作出的重大判决中获得“公民胜利”,法官判决该市议会给予Mentari Properties私人有限公司 在保留给国能兴建转驳站及一间母语学校的地段上,兴建两幢廉价组屋及摊位的发展指示不合法。

法官的判决重点是:

八打灵再也市议会(MPPJ)在没有召开反对听证会下给予规划批准是不合法的,过后的听证会并不能使它合法化。
反对听证会虽然不是正式的,但让受影响居民有机会表达心声的真正平台。
雪州经济行动理事会是一个州当局属下的委员会,而非州当局,因此没有权力发出任何豁免城乡策划法令约束的指示。
MPPJ被令作出赔偿,而赔偿金将由属第2答辩人的 Menteri Properties分担。赔偿金额将在较后时估计。

立即闪入我脑际的两项问题是:

第1,MPPJ的纳税人是否将因为MPPJ的市议员/官员之非法与不负责任做法,而最终必须替他们掏腰包,或是犯错者自行负责。
第2,以雪州务大臣基尔为首的雪州经济行动理事会犯下的非法行动之完整清单及结果。

我向莫斯达化提出首个问题,即如何要MPPJ市议员/官员完全负责有关预料将达数百万元的赔偿。莫斯达化建议MPPJ的纳税人向公共投诉局投诉。当我问他,如果公共投诉局被证明无能,他是否将亲自处理这项问题时,他表示同意。

10/26/2005

资讯工艺专才-印度有100万人,多媒体超级走廊只有2万6千434人。

上周三我在国会引述Tien Soon的贴文“大马日益不具竞争力”:“身为一名软件工程师的我,对大马的软件发展业特别的关注。我个人的观察是,许多获得MSC地位的软件公司的表现,在科技应用及品质保证上,比预期中的差。”

科艺部长拿督贾马鲁丁在总结其部门的2006年预算案辩论时,我要求他报告5年前,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于2000年3月8日在吉隆坡召开的第2届全球知识大会上,宣布的通过“每年引进5千名全球的创意、知识、技能及网络工作与其他方面的精英人才,因为人力资本对我们的表现及全球竞争力起关键作用。”来加强大马经济与社会之5年政府计划的成果。

在过去4至5年里,大马在吸引2万至2万5千名世界顶级知识工人到我国工作方面的成功率有多少?

贾马鲁丁报告说,多媒体超级走廊(MSC)取得成功及国内的资讯与通讯工艺成长迅速,共有1千354间公司获得MSC地位,MSC公司?造了2万6千434个知识工人。

该名部长不敢提到自2000年以来,每年吸引5千名世界精英到大马的结果,我因此引述Tian Soon的观察。

我刚看到一篇文章指印度目前拥有约100万名资讯工艺专才,而且数目在迅速上升中。印度有100万名资讯工艺专才,多媒体超级走廊只有2万6千434名,而大马曾经把MSC夸为“给予世界的礼物”,这是一个不仅是决策者,同时也是全体国人应深思的问题。

敦哈聂夫,那是大话,它从未发生。



敦哈聂夫奥玛在其星报专?讲述36年前的1969年的513事件时,有提到我。

以下是这名前全国总警长所写的:

在这当儿,国大党主席兼工程、电讯及邮政部长敦善班淡向敦依斯迈报告说,行动党当天早上在雪州州务大臣会见人民集会上派发政治传单,是在搞政治。

在513事件发生后,政治活动被禁,在场的政治部官员没阻止。是的,敦也要雪州的政治部主任降职。

当内政部秘书长与全国副总警长通电时,敦依斯迈问他,谁是雪州政治主任?

“敦哈聂夫奥玛,敦。”

“甚么?这孩子怎么啦?他向来是没问题的。带他来见我。”

因此,全国副总警长在我左边,代政治部总监在我右边,我步入他的官邸。

“你知道吗,哈聂夫,你离被降职有多近吗?”

“是的,我已被告知。您曾让我升职多次,我要感谢您。如果我做错事,您将我降职吧。我只能怪自己,但我犯了甚么错?”

“为甚么你允许吉祥今早分派传单?这已违反了没有政治活动条例!”

“不,当我的属下拿到有关传单时,他们去见了总检察长,后者以书面裁定,那不是政治活动。他们过后向警方报案,并给了我有关总检察长的裁定。这是他们的报案及总检察长的裁定。”

“你已与卡迪(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卡迪尤索夫)核对是吗?好了,哈聂夫,我高兴的听到这一点。”

他然似笑说,“我曾想将你降职,”我们跟他一起笑。我的笑容是因为放下心头大头而露出!

如果我们当时较为负责任,这是一个主要的原因:老板没不负责任;他们不会接受平庸之才。当我们必须遵守一定的水平时,贪污就变得困难。光线总照在我们的身上。

坦白说,我要承认哈聂夫的故事非常之吸引人,对我而言,它也具有内情。我首次读到它,不是他的陈述,而是有关的故事。这是大话,哈聂夫,因为它不曾发生过。

有一天,我将写出在1969年的那段决定性的日子,从1969年5月10日大选投票日,当时我在马六甲,到513事件在吉隆坡爆发,我当时在亚庇到5月18日,我当天从新加坡飞到梳邦机场,我在机上就预测到会被逮捕,而实际上我在机场就被等候着的警察逮捕。

我要在这网志上表明,在5月13日过后的17个月内,我不曾在吉隆坡或雪州自由的出入,因为我当时是政府的“贵宾”,直到1970年10月1日从麻坡扣留营步出为止。

我不知道为何这名前全国总警长的记忆中,会出这种凭空捏造出来的故事,但它可以作为良好的研究对象,以了解谜团如何的形成。

然而,我要赞扬哈聂夫在专?中突出的要点,即无论部长内发生甚么事,部门首长必须负起全责。

哈聂夫陈述有关1969年的回忆,我希望不会像他陈述有关我那般,是凭空捏造的:

“不久之后,一名电单车骑士因为撞入一个公共工程局在蕉赖路中央挖掘的洞而毙命。敦依斯迈(当时的内政部长)归咎于吉隆坡警方,严斥他们没阻止意外的发生。

警方的解释是,是公共工程局挖掘那个洞,同时没有放置亮灯的警示牌。他认为警方有责任保护生命与财产,他们的巡逻车有经过那个地区及肯定看到有关危险,他们没要求公共工程局竖立警示牌是疏于职守。他在警方身上广泛的采用民事法上的照顾责任原则。

如果哈聂夫所指的敦拉萨及敦依斯迈在1969年灌输的负责任原则得以延续(其实应不断的加强),那么不会有那么多国人,在过去数十年来因不负责任的部门或部门首长之疏忽而丧命,包括最近一名小贩骑士撞入许久没填补的亚罗士打主要道路洞中而不幸去世。

现任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巴克里是否有阅读及遵照这名前全国总警长所写的东西?

但是,哈聂夫应进一步的采用零度容忍不负责任、昏庸及贪污原则,而也要部长看齐,对本身部门首长的疏于职守负起责任。只有这样,才能完整的表现出负责任、透明化与良好施政原则。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说,“第1世界建设、第1世界思维”已经来到大马。

10/25/2005

31亿元巴生港务局土地风波

我在上周三总结2006年预算案辩论时提到的一项课题是涉及巴生浮罗英达(Pulau Indah)1千依格土地兴建一座区域配给中枢的31亿令吉巴生港务局(KPA)土地风波,它包括在2002年11月“以每平方尺25令吉的特别价格估计”的18亿1千万令吉(总稽查司针对2003年巴生港务局的报告),接着是在2004年的另外13亿令吉发展(两者皆包括7.5%的利率)。

我较早时提出KPA角色在大多数运作已经私营化之后,已被贬为一个发出执照部门,它是否应涉及这项交易的课题。

此外,KPA岂能付出相等于1亿零885万元的10%地价,而剩下的17亿令吉将从2007至2017年分10年付给,每年付1亿3千万元及1亿7千900万令吉,而KPA若没有政府的支持,根本就没有这笔钱去完成交易。

两项有关KPA18亿1千万令吉购地交易之负责任、适当性与廉正受到置疑的原因是:

*售卖土地给KPA的同一间公司,较后以比售给KPA的1/3价格(向第3者)购买与有关计划毗邻的土地。

*如2003年总稽查司所报告的:“在2003年,该局已经与同一间公司签署合约,以进行5亿1千900万令吉(包括7%利息)的工程。在2004年初,该局再次与该公司签署一份附加合约。通过这项合约,有关工程发展成本上升至13亿令吉(包括7.5%利息)。这项发展计划的成本费用,将先由该公司支出,该局将在2004年付出1亿令吉,其余的在2007至2012年支付,每年付出5千389万令吉至2亿3千万令吉之间。”

总稽查司发觉,在原本的18亿1千万令吉交易下,“该公司必须提供基本设施,如沟渠、主要通道、桥梁、填海及水供”,包括付款给水供局。

KPA是否付给该公司双倍的价钱来完成所有的基本设施工程,包括通道及1千依格地段的其他基本设施?这将使整个巴雅英达的1千依格计划成本高达31亿1千万令吉。

交通部副部长东姑阿兹兰的回答令人感到不满。他所回答的只是,在1998年,交通部对该土地的估价是每平方尺13.50令吉,加上与填海、通道、沟渠及水供等相关基本设施与15年付款条件,有关土地应值得每平方尺25令吉。

他说,巴雅英达的土地交易是在“买者愿付,卖者愿售”的基础下进行,并且估价获得财政部估值与产业服务局的批准。

由于上周三晚上每名部长的总结只有15分钟的限制,我无法要东姑阿兹兰对上述涉及纳税人31亿元土地交易作出较深入的交待。

克服马航土气低迷的“最佳人选”

亚娄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赛拉兹兰针对马航委任一名加拿大女子芭芭拉(驻多伦多营业经理)为马航的泰国区经理向交通部副部长东姑阿兹兰开炮。

这是周叁晚上阿兹兰代表交通部总结2006年预算案辩论时发生的事。

赛拉兹兰要了解,为何经过33年后,马航找不到同等或更有资格者担任上述职位。他说,在1980年代,马航委任一名荷兰人为比利时、荷兰及卢森堡区经理是可以理解的,因为那是基于地方因素的考量。

但是,当马航委任一名加拿大人在曼谷任职时,她成为一名外国职员,要马航支付国外津贴、加拿大薪金制、在65岁退休、遵守加拿大劳工法律、提供住宿、提供其子女教育费、公司汽车等等。加拿大与泰国之间的所得税差额,将由马航支付。如果是由大马人出任该职,大马与泰国之间的所得税差额将不会大。

驳斥阿兹兰指芭芭拉的受委是基于她在马航服务超过10年的记录时,赛拉兹兰置疑她受委为曼谷区经理的资格,理由是在曼谷的升降与公私界访客的数目,而她在大马没降陆权的多伦多只是1间3人办事处的营业经理。

赛拉兹兰说,基于芭芭拉的经验,她应当在曼谷的第2或第3号人物,因为区经理应由任何种族的大马人担任。

当东姑阿兹兰说他将把赛拉兹兰的意见转达给马航时,我插口问该名副交通部长,他是否同意,无论在任何情况之下,都应由一名大马人领导泰国的马航办事处。

我指出,这与我国要加强国际竞争力的目标背道而驰。我提到日本汽车公司日产拥有一名非常成功的在巴西出生、在法国受教育的黎巴嫩人后裔首席执行员卡洛斯古斯,我促当局要拥有“全球化思维”,而不受制过过度的“民族主义思维”,以迎接“最佳人选出任”的概念来面对全球化的挑战。

我问这名副部长,他是否同意,如果有合资格的大马人,他应获得优先权,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应基于国家利益,准备委任“世上最佳人选”出任有关职位。

他的答覆是“在他同意之前,他必须先向马航请示有关问题”!

较早时,我问东姑阿兹兰(I)他是否了解,在拥有及管理权出现可悲的经历,如私营化来令个人而这家国家航空公司受惠,而以天价买回股权将马航的天文数字亏损国有化后,马航职员的土气低迷(大批机师职识即可见一斑);及(ii)在职员委任与擢升方面,是否将采取绩效制,以提升马航职位的士气来恢?与加强他们的投入与专业精神。

东姑阿兹兰没给予使人满意的答覆,他只能要求大家忍耐,直到马航管理层重组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