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2005

警告副部长及政务次长别太过份。

警告副部长及政务次长别太过份,不要以为在未受挑衅之下,莫名其妙地攻击行动党国会议员来逃避重要的附加询问,可以相安无事。

这种问题一连两天在昨天及今天的询问时间时发生。

昨天的祸首是首相署副部长拿督卡维斯,有关问题是回答瓜拉吉打国会议员哈欣耶哈也的法官道德准则时引起。

我在附加询问中问卡维斯,为何他回答1994年法官道德准则时,没提到该准则的检讨工作已经进行超过5年时间。

我说,1994年法官道德准则一无是处与无效用,因为其作者,即当时的首席大法官尤索晋也是令司法界陷入一项道德危机的祸首,造成公众对司法界的独立、无私与廉正信心大跌。尤索晋与一名律师同游纽西兰的司法上不当与行为不检做法,引起很大的争议。

卡维斯回答时大肆抨击行动党“无能”与“失败”,结果引起他与行动党国会议员之间的一场口头混战。

为何在完全未经挑衅之下,莫名其妙地攻击行动党,而我的附加询问完全没触及国阵或人民进步党?

在今早的询问时间里,这种未经挑衅之下,莫名其妙地攻击行动党的历史又重演。这次的元凶是外交部政务次长拿督再纳阿比丁。

有关问题是由沙白安南国会议员拿督末耶西询问有关大马下个月举办东协峰会及东亚峰会事务,及使这两项盛会“对国家具有较大意义”。

我在附加询问中,要大家留意本周末在韩国斧山召开的亚太合作经论坛突出的一项身份危机(非政府组织形容它为“亚太邪恶合作”),澳洲有报导说:“亚太经济合作论坛濒临边缘化”。

我问外交部,是否将把长久悬而未解的缅甸问题纳入东协峰会中,以提升其相关性,尤其是最近有报导指前杰克总统兼诺贝尔奖得主瓦拉哈维呼吁联合国安理会立即干预缅甸。

我说,据我所知,在安全会中仍缺少1票来支持一项缅甸议程,因为目前只有7票支持。如果东协峰会能严加考虑有关课题,确保安全会中增加1或2票支持来拥有足够票数,那么东协峰会将会最有意义与相关。

再纳没好好的答覆,而恶言漫骂行动党是代表“缅甸行动党”,我纠正及提醒他,我争取大马、缅甸及全球的民主,称为“全球行动党”较为恰当。

再纳指行动党的火箭标志代表破坏,我再次的纠正他说,这是新时代的科技标志。

随后而来的国会内混乱,完全是莫名其妙地攻击行动党引起的。

这两项可悲的演变都是有迹可寻的,卡维斯及再纳俩都要逃避回答重要的问题。

林吉祥

动议减薪贾马鲁丁10令吉

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应指示正、副部长及政务次长在国会兑现承诺,如在问答时间或辩论时给予书面答覆的承诺。

科技部长拿督贾马鲁丁于2005年10月19日答应我,基于时间因素,将针对我的有公开资源操作系统询问,以书面答覆。

我于今年10月3日在辩论预算案时,询问大马政府是否在“开放来源”课题上向微软公司叩头,我形容搁置体验开放来源操作系统的计划为“在扩大资讯工艺掌握上,政府把公司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

我提到贾马鲁丁于去年4月宣布,Mimos有限公司受托开发一个让电脑在开放来源软件运行的系统,并形容它为“在完成后将使资讯通讯工艺较为廉宜与人人都能接触它的做法。”

微软垄断了个人电脑的操作系统及对使用与提升收取高昂的版税与费用。开放来源是来源密码(软件的指令)供分派与修改的软件。修改者保留其作业的版权,但开放密码则让众人拥有。

我在辩论时,告诉国会说,巴西、中国、法国、德国、日本、韩国及最新秘密鲁等国,都已经积极的朝采用Linux系统及其他开放来源的替代选择迈进,而可以节省巨额开销。

巴西政府促进数码掌握的机构,即资讯工艺院估计,巴西在2002年花费11亿美元在入口软件的版税与执照上。

根据同一个来源,巴西政府机构已经采纳免费软件,将它们必须付出的版权税减少至只有3%。

贾马鲁丁当时指出,政府要寻找途径提升国人对电脑的掌握,但却不必负担高昂的费用。

大马在2003年约花费78亿6千万元在资讯工艺上,其中的18亿元是花在软件。如果采用只占微软产品费用10%的公开来源软件,其中的16亿元将可以省下来用在拉近“资讯有”与“资讯无”之间的鸿沟。

在贾马鲁丁宣布不到两个月后,我也告诉国会,微软的老板比尔盖茨访问大马,会见了首相及其他部长,并损献了1千万元给一些学校。

我指出,自比尔盖茨访马后,官方就停止谈公开来源系统。我强调说,目前是政府重新检讨公开来源潜能的时候,以停止向微软叩头,因为大马的资讯工艺政策,必须是争取“人人的资讯工艺”而非只偏向一个大集团。

经过约1个月时间后,大家仍在等待贾马鲁丁兑现于10月19日许下的承诺,他别以为可以轻易的避开这项承诺。如果我到了明天还得不到他的答案,我将提出一项修正动议,建议减他的部长薪金10元。

第2项个案是财政部副部长东姑布特拉于10月27日在国会总结辩论时,答应针对以下两项课题给我书面答覆:

?为何中央银行让鲜为人知及过去3年没向大马公司委员会提呈账目报告的H&I Niaga私人有限公司承建3亿2千万元金融服务资源中心(SFRC),及为何央行不选择吉隆坡其他许多较廉宜的空置建筑物充作会议中心兼艺术博物。

?首相在6月指示,给予?券委员会一个月时间调查丰隆银行面对严重指责,即后者拒绝融资给管理良好及现金充裕的公司而从操纵股市,有了甚么结果。尽管在6月时,这是一项大新闻,但目前它突然间消失了,没有人知道有关调查结果。

首相应提醒正、副部长及政务次长,他有义务达成将大马国会转变成一个第1世界国会,如果政府中持续存有第3世界的正、副部长及政务次长,第1世界国会的目标不可能达致。

林吉祥

成立高等教育及资讯工艺国会遴选委员会。

我周二紧急传真一封信给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以寻求内阁在明天答应在本季国会会议,成立高等教育及资讯工艺国会遴选委员会。

我在信中通知首相,我及行动党华都牙也区国会议员冯宝君周一在国会与高教部长拿督沙菲益沙礼举行了一场短暂、紧张与广泛的会议。

在会议中,沙菲益同意成立一个高等教育国会遴选委员会,让国会议员积极参与这个对国家的国际竞争力、经济发展与繁荣起深远影响的关键性领域。他说,他将在内阁提出这项建议。

我在传真给首相的信中,表示希望内阁在明天,将答应成立这个委员会,以示国家及国会致力于拥有世界级的大学。

针对资讯工艺国会遴选委员会的问题,我已在最高元首的开斋节庆典上,与能讯部长拿督斯里林敬益磋商,他表示支持这项建议。

我在信中也简述一些昨天与沙菲益讨论的高教危机课题,即:

1.大马世界级大学皇家委员会

这是我上周一致电邮给全体内阁部长时提出的建议之一,以根据部长集体负责的原则,克服根深蒂固与日益恶化的高教危机。

我强调,皇家委员会必须以卓越的知识份子为首,而非前公务员为首,如查肴教育委员会的报告至今仍未曝光。我特别把马大副校长拿督哈欣耶谷教授排除在“卓越的知识份子”行列外。

2.检讨大专法令

我表示关注已有34年历史的大专法令之政策检讨,沙菲益于10月19日在国会宣布将进行的检讨无法通过公众信心的考验,因为至今没有迹象显示,该法令将由受德高望重人士作出严肃、独立与可信的检讨。

整个检讨过程不应神神秘秘的,而应以公开、负责与透明化方式进行。除非这些问题获得解决,否则大专法令的检讨不会让人有信心,而只将被视为转移视线的技俩。

沙菲益同意检讨委员会的成员名单将公开。在作出委任之前,他应征询学术界、学生、国会议员及公民社会的意见,并在成立之后联同其参考事项及运作模式一起公布。

我也向沙菲益建议,在即将检讨大专法令之际,所有根据该法令对付学生的纪律行动,包括对付6名抗议最新校园选举的学生之纪律审讯,应加以冻结。沙菲益答应考虑这项建议。

3.委任副校长的物色委员会

上周的内阁会议决定成立一个物色委员会来提呈大学副校长人选建议给国立大学,我们反对该委员会的架构保持神秘,因为这个委员会应在公开、负责任、透明化及国会监视原则下运作。

沙菲益同意将这个委员会成员名单公开。他表示将有另外的委员会负责遴选署理副校长事务。

4.高教“官员”圈子里的否定症候群及对〈泰唔士报〉2005年全球最佳大学排名榜作出负面的回应

我特别提到高教“官员”圈子里的否定症候群及对〈泰唔士报〉2005年全球最佳大学排名榜作出负面的回应,马大的排名从去年的89剧跌至今年的169,而理大则跌了超过89个排名,而在今年榜上无名。

当我提到马大副校长在校园内竖立7幅羞耻的告示板及至少150幅迪尼斯布条时,沙菲益不欲置评,但他问:“告示板还在吗?”

我告诉沙菲益,虽然我不是马大校友,但身为一名大马人,我要以国家的首要大学为荣,因为如果国家的首要大学在学术卓越、品质及水平方面远不如国际上其他大学,我国的高教制度情况将会很糟糕。

我也与沙菲益分享两项问题,即除非采取紧急与激烈的步骤,阻止大学的卓越、品质及水平下滑,否则将会出现两种后果,即:

?马大在明年或不久之后,被挤出全球200间最佳大学排名榜外;及
?马大将被有能力选择较优质大学教育的非马来人及马来人学生所唾弃,即如国民学校目前面对的困境那般。

5.国际回教大学的头巾

冯宝君提出国际回教大学非回教徒学生必须戴头巾的问题,尤其是回大当局逃避内阁在周叁的决定,即不强制非回教徒毕业生戴头巾。

回大宣称,戴头巾出席毕业典礼是强制性的,不受内阁决定的约束,法律系毕业生胡月瑾由于没戴头巾,而被禁出席今年8月举行的毕业典礼接领文凭事件,是无法使人接受的。

首相日前在双佳节献词中,呼吁人民在多元的大马中,尊重与容忍不同的宗教、文化与生活方式,国内大学生应有权自行决定是否戴头巾。

沙菲益说,他将与回大的校长商讨,并在内阁中提出非回教徒学生自行决定是否戴头巾的问题。

林吉祥

马大校长把校园变成迪斯尼乐园!

我欢迎高教部副部长拿督胡亚桥在国会向记者发表的声明,他亭说高教部已促马大取下被我形容为羞耻的7幅告示板,因为马大在〈泰唔士报〉2005年全球200间最佳大学排名榜中剧跌80个排名,从89跌至169,“没有甚么值得庆祝或高兴的”。

无论是教育界或普通人,都会认同的正确态度。不幸的是,高教部似乎无法向马大当局传达这项讯息,其副校长拿督哈欣耶谷教授已经针对上述排名展开第3阶段的自吹自擂运动。

第1阶段是于10月31日在校园内竖立7幅羞耻的告示板,正、副首相及高教部长也被拉下水,给大学讲师、学生及访客一种正、副首相及高教部长对有关排名感到欣慰的印象。

第2阶段是150幅旗帜/布条于周六在校园内的天灯柱上张挂,歌颂马大取得的上述排名,使马大犹如迪尼斯乐园般。

第3阶段是在昨天进行,有数以万计的传单充斥着校园,传单是复印哈欣在本地一家传媒上吹捧马大在〈泰唔士报〉2005年全球200间最佳大学排名榜中“成就”的报章。

内阁明天应阻止这种自吹自擂的闹剧及浪费马大有限资源的做法,而恢?沉着、文化与传统的学术理智,因为极为惊人与不必要的是,我国的首要大学被变成一个迪尼斯乐园或充斥买卖喊叫声的夜市场!

哈欣这项3管齐下的自吹自擂运动已经花了不少钱。如果他把同样的精神与干劲用在提升马大的学术卓越、品质及水平上,马大也许会?入全球最佳50间大学行列中,这个理想不应被视为不可能,因为新加坡可以拥有两间全球50间最佳的大学。

在5个类项中,马大在其中3个的排名100之内,即人文45、生物医药82、社会科学83。这些不值得高兴,因为:

?马大忽略了科技类项,如果大马认真的要在科技时代里具有国际竞争力,它们是最重要的科系。
?在生物医药上排名82是值得赞扬,但哈欣或马大人有任何人问,为何马大被新大远远?在后头,即输了67个排名,后者排15,而两间大学在半个世纪前是同源的?
?同样的问题是针对马大在社会科学中排名83。为何马大输给新大,后者排13,甚至泰国的朱拉隆功大学也在这类项中排名46。

马大在人文系中排名45,则比新加坡的新大(56)及南大(89)佳。

林吉祥

11/13/2005

2M恋旅-其实是一场精明伙伴的关系。


这是一个发生在哈拉雷,为期“三天”恋旅。马哈迪正在访问津巴布韦。在访问期间,他赞扬姆加比是“一名杰出的非洲领袖”,并形容津巴布韦为“一个极有经济发展潜能的富裕国家”。

姆加比礼尚往来的赞扬马哈迪是“现代化大马之父与设计师”,他“对你的国家、你的区域及以下地区历史,留下不能拭除的记录。”

马哈迪周三对津巴布韦进行为期3天的访问时,在姆加比陪同下,参观了这座宫殿似的豪宅。

然而,国会或国人至今都未曾被告知,马哈迪在内阁不知悉、国会未批准下送出的这份大礼,共花了国人多少纳税钱。

我将会在国会下周辩论外交部的预算时,要求赛哈密向国会报告有关数目。

也许在马哈迪回国时,可以向国会议员?报他参观该座豪宅后的感想,建在保安区内的豪宅拥有25间房,并具有温泉设备,比位于哈拉里的总统官邸面积大3倍,同时建有2座相当大的水坝及广阔的园林。

在一个像津巴布韦般的将近半数人口依赖国际粮食援助国家,兴建一座3千400万元豪宅,是一种可憎行为与犯了浪费公款罪行,而大马支持该国总统这种行为,同样的可憎与犯下同样罪行。

更令人震惊的是,马哈迪竟对姆加比统治下的津巴布韦民不聊生问题视若无睹,该国曾经是一个繁荣的非洲国家,后来在姆加比的独裁政权下,沦为大量人民?荒与经济衰败的国家。

姆加比令原本是南非洲?包篮子的津巴布韦,变成非洲最糟糕的其中一个国家,其通膨率介于400至600%之间,80%人口失业,他在25年前上台后,人均入息跌了一半,每年有数以万计的人被杀害或被虐待,同时是患爱滋病率最高的国家之一,经过1/4世纪后,该国有1千270万人被这种致命病毒感染。

马哈迪目前访问的津巴布韦正陷入人道危机中,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刚警告其最新的危机,即在姆加比的“清除垃圾行动”下,城市贫民区有13万3千300间房屋被摧毁,造成有70万人口变得无家可归,城市贫民全被归纳为“垃圾”!

马哈迪在津巴布韦期间,是否有向姆加比提起这些这名独裁者造成的人道危机?

当第13届不结盟大会组织于2003年2月在吉隆坡召开时,我曾致公开信给参与国家的领袖,向这个规模仅次于联合国的国际组织提出5点建议,以使它在世界舞台上,行使其影响力,以恢?过去的权威、公信力及合法性。

我曾建议不结盟大会组织颁布一项民主、人权、法治及良好施政10年宣言,我列出在姆加比领导下的津巴布韦是令这个组织蒙上污名的流氓国家之一。

由于大马担任这组织的3年任期将届满,赛哈密应在下周向国会报告,在这期间在重振该组织,尤其是在116成员国当中的肃贪、维护人权及法治,及扩展良好施政方面,已经取得甚成进展。

巫统攻击许子根-为何林敬益一言不发?

民政党主席兼资深内阁部长拿督斯里林敬益-为何在民政党署理主席丹斯里许子根博士呼吁政府以母语教小1至小3数理,而被巫统攻击为不负责任、不实际、立场不一致与犯下“种族争辩”罪行后,不出一声?

民政党主席及其他民政党领袖已经使许子根受屈辱,因为整个民政党中,只有中委拿督杜干焕博士公开支持许子根要求检讨在教育上行不通的243方案。

如果巫统领袖攻击许子根是正确与有理的话,那么林敬益及其他民政党领袖就应承认许子根犯错。但是,如果许子根是对的,同时反映民政党的立场的话,那么林敬益及其他民政党领袖就应有勇气不理会巫统的压力,而坚持本身的信念。

许子根指责媒体错误报导,令人感到混淆,而使人置疑,他是否已经因为民政党内没有人支援他,而完全退缩及在找一个光荣的下台阶。

243方案-不充足的公众辩论。

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在南非的莱索托呼吁各造停止辩论以英语在小学教数理的课题,以免陷入更大的混乱。

基于下一代及国家国际竞争力的前途,我要呼吁首相重新考虑其停止公开辩论有关课题的呼吁。我们的问题是,这个课题不是辩论过多,而是在落实之前及期间,缺少辩论。

我们必须清楚意识到,像243方案这种行不通的教育政策所将带来的所有负面效应,将在15至20年后才会真正体会到,即如目前政府及人民才了解到,关闭英文源流学校,打击新一代国人对这种国际语文的掌握能力,并给商业、工业、教育、资讯工艺及国家发展、进步与繁荣带来负面效应政策的愚蠢。

国人一般上都认同,新一代应良好掌握英文及数理,但243方案及从小1起以英语教数理可以达到这个目标吗?

如果我们对这项重大的课题,不能进行全面,但理性与文明的辩论与讨论,那么建国48年来的过程、国阵及其前身联盟政府的制度显然出了根本上的问题。

新海峡时报今天报导首相来自莱索托的呼吁时,引述一名巫统领袖为有关政策辩护,而以新加坡作为例子的谈话,他说“华裔占人口大多数的新加坡,英文也是所有科目的教育语文,它并未阻止学生在数理科取得良好成就”。

这名巫统领袖说得没错,只是所引述的例子,无法支持他的论点。

如果我们要跟随新加坡,那么大马应看该岛国看齐,使英文成为人口中高巴仙率的家庭语文,或者我们应从小1开始,重开英文源流学校。

无论如何,首相应欢迎全面公开辩论这项重大教育课题,而非停止之,以便在行不通的教育措施出现的任何缺陷,在给国家经济繁荣带来大破坏之前,加以以纠正。

7个不光彩广告板。

我已经通知国会议长丹斯里南里,我在星期一的问答时段过后将会要求紧急辩论一项关系大众利益的课题,也就是2005年泰吾时报世界大学排名马大从去年的89名跌至169名、以及理大从去年的111名跌出首200间最佳大学榜外。

我在给予议长的通知中说明:

“马大超过80个名次、理大超过89个名次的下跌,以及其他15间大学不能挤入200名最佳大学的榜中,已经反映了令人严重以及继续恶化的高高等教育危机,也使到一个在60年代拥有世界级大学的国家在40年后的高等教育上变得平庸无奇,虽然它的国立大学的数量从当年的1间增加至今天的17间。”

“马来西亚最好的大学也首次落在泰国的朱拉隆功大学之后,而一共有17间的澳州大学也获得国际认同比起马来西亚最好大学来得佳。”

“在马来西亚的人力资源与才能都不再澳州之下的时候,澳州任何一间大学却都比马来西亚最好大学来得佳,这是一项国家的耻辱。这个情况的问题出自于我们的行政与教育机构。”

“泰吾时报的排名严重地反映出马来西亚在全世界国际竞争力上处于劣势的事实,这将会对国家未来的前进以及达至2020宏愿先进国的目标带来极深的影响。”

“在上海交通大学年度学术世界500间最好大学排行榜中,已经连续3年马来西亚没有任何一间大学可以挤入榜中。”

“国会的职务就是在这个事件上进行紧急的辩论。”

我在上个星期二电邮所有内阁部长,提醒他们有关部长必须在重大政策失败以及丑闻上的集体负责原则(电邮并没有成功传达所有的内阁部长,因为部长当中还有一些没有将邮址放在部门网页上)。我当时期望着在星期三的内阁会议后可以得到一些有力并有远见的方案,解决严重以及继续恶化的国家高等教育危机。

内阁会议的失败是令人失望的,因为内阁并没有采取任何积极与鼓励性的措施停止高等教育继续的腐败、大学卓越性、水平以及素质的下滑,将大学重新扶上世界级水平的卓越轨道上。

全部的希望都在于一个人的身上,让他就现在国家乱七八糟的国立大学制度给予一个新的指示与目标。他就是由于身在非洲出席南非国际对话而不能主持星期三内阁会议的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巴达威。阿都拉是否可以接受这个挑战?

内阁不能在星期三的会议中提出解决高等教育危机的方案,也是另外一个为何越来越多马来西亚人民认为现今的政府虽然提出许多动听的口号、但已经失去方向感的实例。

国家的内阁部长不但没有新意见与新动力,他们也不会承认国家面对的巨大危机,无论是在教育、国际竞争力、建国、良好施政或国家廉政的领域中。这是令人悲哀的。

举例道,内阁如何可以继续允许马大副校长拿督哈欣耶谷教授滥用首相、副首相以及高等教育部长的名义炫耀自己,将他们的照片放在校园巨大广告板上,有如他们都首肯马大在2005年全世界200名大学极坏的排名?

我在昨天特定进入马大校园视察在10月31日、也就是泰吾时报排行榜公布的两天后,所竖立的7个巨大广告板,包括3个使用首相、副首相以及高教部长照片的广告板,是否已经被拆除。

我对于7个广告板仍然竖立在校园内表示震惊,也使到我怀疑内阁星期三在会议中讨论2005年泰吾时报大学排名究竟有什么目的。

如果7个广告板没有被拆除,它们将继续代表着首相、副首相、高教部长对于马大在卓越性、水平与素质上继续滑落的首肯,而引起了人民对他们的裁决、理智与领导层的疑问。

马来西亚应该是世界上唯一一个首相、副首相以及高教部长同时对国立大学在国际上受到的耻辱表示赞许的国家。政府领袖都竞相给予失败、而不是成就赞许的时候,他们是否要再制造一个“马来西亚,能!”的世界记录?

马大校园内的7个广告板是对于马大副校长、马大、3名照片出现在广告板的领袖以及国家的羞耻与不光彩广告板。

该些羞耻与不光彩广告板继续或允许在马大竖立的每一天,将代表着马大以及政府无力将马大重新打造成世界级大学的一天。这同时也是使到政府高级领袖要提高国际竞争力,面对全球化挑战的认真性与决心受到质疑。

我会继续观察马大7个羞耻与不光彩广告板,如果它们继续在马大校园内竖立,我将会在国会中特别地提出,因为它们已经带来一个必须立刻撤换马大副校长以及重组马大行政领导层的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