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5/2005

展延阿兹米到中国的行程

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派内务部长拿督阿兹米卡立于11月30日到中国进行特别访问,以澄清大马当局专门对付来我国的中国公民,尤其是女性的错误看法,此举应受赞扬。

这是正确的反应,它承认最新的连串事件,已经打击大马在国内及国际社会的良好形象,如:

?3名中国女性被警方羞辱,她们公开向警方报案后,竟被进一步骚扰,而在半夜被警方人员“登门造访”;
?中国公民在大马被谋杀,已引起了在大马的人身及财物安全严重问题;
?警方渲染中国女性问题,并推出官方报告说,有5万名中国公民以游客身份进入大马后失纵,当局却没公布,数以百万计其他国家公民合法或非法进入大马后失纵的严重性;
?一名女性被扣者在警方拘留期间被虐待、脱光衣服及被迫作拉耳蹲上蹲下动件,而过程被手机摄录下来,突出了大马版的阿布再拉监狱丑闻。

这是中国来马游客在今年上半年,比去年同时期的55万名下跌了74%的因素之一。

如果这项国内外的信心危机未获得妥当、果断及迅速处理,将会连累到整个旅游业,并影响来自其他国家者及其他领域,如吸引外国学生到大马大学深造的高教国际化、贸易及经济关系,而且这还不包括马中友好关系在内。

最令人感到遗憾的是,首相承认及要解决已经出了问题的国内外信心之紧急感,未获得其他部长及所有政府部门,尤其是警方及移民厅的完全认同。

然而,坐而言,不如起而行,阿兹米应展延中国之行,直到下个月那些涉及滥权的警方及移民厅官员被严厉对付为止,否则阿兹米的行动将沦无无意义的公关做法,中国政府的外交行动也同样变得没有意义。

过去几天的连串事件,已经成为中国的大新闻,使大马的形象大受打击。

其实,自大马与中国在31年前建立外交关系以来,大马从未在中国报章上,像目前那般糟糕过。

阿兹米应严加考虑邀反对当国会议员同行,以向中国政府及人民表达,大马全体国会议员及人民,不分政治背景的谴责最近连串事件突出的滥权警方及移民厅官员。

行动党国会议员将给予充份合作,并支持首相要挽回中国政府及人民对大马是一个进行贸经关系、旅游、教育研究等的安全、可行及值得的国家。

在阿兹米去中国之前,政府必须采取行动解决所有令大马蒙羞的事件。

首相署部长丹斯里纳兹里昨天说,他将在下周叁的内阁会议,向正、副首相及部长们展示大马版的阿布再拉手机录影短片。

这些课题不能再等5天才引起最高层的注意。政府必须迅速与公开的采取行动,任何的不必要拖延,都将扩大国家的信心危机。

警方已经?定出大马版阿布再拉录影短片中的女警身份,她来自八打灵再也警区。当局没有理由不能适当交待他们在24小时的基础上所采取的相关行动。

林吉祥

沙里尔-伤害国会及首相

过去一周及本周,部长们的观念与对国会职责的态度有很大的转变,这要感激,其实不应感激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拿督沙里尔。

数十年来的首次,部长们对缺席国会的恶名与不负责任行为有所顾忌,在朝野国会议员的不断呼吁之下,有了羞耻心。

结果,上个月,在33名部长当中,有25名在个别部门供应法案2读时,代表本身部门发言,而打破了记录。记忆中,从未有部长鱼贯进入国会排队等待总结部门辩论的情景,虽然在第1世界国家的国会里,这是家常便饭。

我想,迈向第1世界国会的新与健全步伐已经开始,因为这恢?部长对国会负责的意识,在政策性辩论结束后,进入各部门辩论时,这种好现象仍获得维持。

在国会暂时休会,以庆祝双佳节前的1周,首相署部长丹斯里纳兹里、慕斯达法、麦西慕及阿都拉辛在辩论首相署部门预算案时,排队回答国会议员的提询。

当国会在上周?会时,这种恰当的部长向国会负责的新气氛仍旧维持着,?管许多部长对此感到气恼而密谋要逃离国会已成为公开的秘密。

在上周,部长们还有所顾忌地到国会答覆提询或提呈他们的部长预算案。因此,乡区部长阿都都兹亲自到国会提呈其部门预算案,工程部长叁美威鲁及交通部长陈广才也出现国会。

然而,在本周,部长们故态?萌,视国会为干扰他们做更重要事情的地方,而将责任交给副部长或政务次长。

部长们对缺席国会的顾忌完全消失,恢?了以往的嚣张及蔑视国会态度,全都因为身为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的沙里尔表明立场说,副部长代部长在国会作答,他感到高兴,只要他们给予“好答案”。他甚至指责我像学生班长那般,记录部长的出席率。

有了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的这种谅解,部长又成了难于在国会见到的人物,而重获逃避国会的自由。国会国会议员再也没有出声要求部长在国会作答。

沙里尔的一句宽宏大量的话,告诉部长们,控制92%议席的国阵国会议员不会在意部长缺席国会及逃避国会责任,使朝野国会要部长履行国会责任及出席国会的难得成果,如?花一现般毁于一旦。

沙里尔伤害了国会及要使大马国会崛起为第1世界国会的首相。

11/20/2005

许子根-别让凯里及马哈迪欺侮你及要你闭嘴。

11月18日的马来西亚前峰报的阿旺石拉末专栏“悄悄话”中的内容包括:

“民政党认为如果以母语教导,学生将更能掌握数理。

因此,该党署理主席许子根不断的要求检讨以英语教数理的政策,他重新挑起了一项已经解决的敏感问题。

昨天,许子根的理论站不住脚了。在吉打日特拉中华小学就读的马来学生诺再妮在小学检定考试中考获7科A。

华语不是她的母语,但她的考绩辉煌。因此,说学生以母语学习较好的理论,完全不能成立。

华裔子弟早已在国小修读马来文等科目,他们成绩优良。而且,单在马来文科,许多的成绩比马来学生佳。

总结:许子根的理论充满民政党的政治议程。

阿旺-一笼的鱼在水中。

隔天(11月19日),其标题是“子根对母语理论闲口不言,优秀生”:

?城18日讯-“不欲置评”,就是民政党署理主席丹斯里许子根博士被询及有关以母语教数理,学生成绩较佳理论显然站不住脚的问题发表评论时的简单答覆。

也是首席部长的他被媒体询及吉打日特拉中华小学学生诺再妮在昨天公布的小学检定考试中考获7科A的看法时,也是如此。

许子根是带领投资代表团到德国进行为期6天访问,以探讨在资讯及通讯工艺及生物科技领域投资机会后,在昨天回到?六拜国际机场时,受到媒体的上述询问。

我翻开今天的马来西亚前峰报,要找许子根的澄清新闻,但翻遍都找不到。许子根是否静悄悄的认错,而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说得没错,他曾质问许子根,到底是基于教育利益或“出自于沙文主义因素”而要求检讨英语教数理政策。

身为民政党署理主席兼?州首席部长的许子根不应向压力低头,让前首相或巫青团署理团长凯里欺侮,使他闭嘴不谈他的原则。(凯里警告民政党别再挑战政府政策,包括以英语教数理,以免令人民感到混淆。)

许子根应解释,他的立场纯粹出自教育观点,并非甚么沙文主义考量。

如果许子根默不作声,被视为确认要求检讨上述政策是沙文主义做法,而与教育完全无关的话,对教育及国家建设非常不利。

我准备给予许子根所有专家研究、教育理论及研究?据的协助,以?明从小1起以英语教数理在教育上行不通的理由。

诺再妮考获7科A,包括以华语教导的数理在内,可喜可贺,但这不能驳倒在小学初年最好以母语教数理的理论,除非教学媒介语也跟着改变。以诺再妮为例,她在华小求学,其6年小学教育的媒介语是华语。

在1970年代之前,大马各族人民的数理成绩优秀,?管这两科是以英语教导,主要原因是当时的教学媒介语是英语。因此,有人呼吁,如果政府不准备检讨以英语教数理的政策,就应恢?英语源流学校。

林吉祥

没内阁会议提出高教国会遴选委员会事项-沙菲益食言!

国会事务遴选委员会在11月18日在国会召开会议,以正式化国家廉政国会遴选委员会的成员,它将由首相署部长丹斯里柏纳东波为首。会议由议长丹斯里南里主持。

它是拿督斯里阿都拉出任首相后成立的第3个国会遴选委员会。我被告知,当局已经同意成立外交事务国会遴选委员会。

然而,感到失望的是,高教部长拿督沙菲益沙礼食言,没在周叁内阁会议中提出高等教育国会遴选委员会课题。我及行动党华都牙也区国会议员冯宝君在国会与他短暂会面,以讨论国立大学日益恶化的高教危机时,他答应如此做。

昨天星报报导说,马大及理大不应在去年的〈泰唔士报〉全球200间最佳大学排名榜上分列排名89及111。

该报引述编撰上述排名的QS Quaquarelli Symonds董事经理Naunzio Quaquarelli的谈话说,去年的排名出错,因为华、印裔国立大学生的身份被错置,他们全被归纳为外国学生,造成这两间大学在外国学生类项上取得高分。

其实,这并不新鲜,因为一名大马的教育网志主持人在两个多月前已经指出这一点,我也曾在本月初对此发表声明。

马大副校长拿督哈欣耶谷教授是否对此感到羞耻与尴尬,因为他对不应获得的去年排名,大事展开自我恭贺宣传运动。

更加羞耻与尴尬的是,哈欣领导下的马大当局明显缺乏勇气或操守而将错就错,因为他们早应知道去年排名的错误。

沙菲益应告诉国会,马大副校长花了多少公款在不必要的庆祝上,更重要的是,为何沙菲益让这种奢侈做法持续下去,他应知道马大去年因为学生身份出错而获得不应有的排名。

哈欣必须向马大、国会及国人对此公开道歉。

林吉祥

缅甸新都-东盟严重的羞耻。

外交部长拿督斯理赛哈密?阿巴因为表示缅甸从仰光的迁都到Pyinmana一事应知会东盟成员国而得到赞扬。

正如哈密在斧山出席亚太经合论坛高峰会议中透露:“当一个东盟成员国把该国的行政中心迁移,而其他成员国却一无所知,那可以是相当令人蒙羞的。”

东盟国家应该毫不犹豫地告知缅甸军人政府,即其以隐秘的方式迁都所带来的后果对东盟来说是一项严重的耻辱,并会让人质疑其是否适合成为东盟成员国。

虽然迁都是每一个国家的主权和内部事务,而且无需咨询其他国家,就好比当初大马把行政中心从吉隆坡迁往布城一样,但是东盟国家的政府必须认知缅甸从仰光迁都至Pyinmana一事(甚至公务员在知道迁都事件后也大吃一惊,因为他们对这个耗时两年以建筑一个更稳固和崭新政府行政中心的工程完全不知情)的严重性。

政府官员曾向外国通讯社透露他们没有其他选择,而必须搬离仰光,一名要求匿名的官员表示:“我们对这个地方完全不知情-哪里有得住、有得吃等等。”

缅甸军人政权迁都是否因为害怕会被美国侵略,就好象伊拉克一样,还是它会制造更多贪污的机会,尤其是当缅甸军人政权是世界上最贪污的政权之一。

林吉祥

傅子君案件-阿都拉向警队肃贪的大挫折。


11月5日的国家廉政日推展静悄悄的过去了,对大马人民或肃贪运动亳无影响或作为。

接着下来是警员配戴具字眼的“我反贪污”徽章,如果没有政治意愿及高层支持?除警队中的贪污,它将面对被贬为没有意义游戏,甚至成为公众开玩笑对象的风险。

其实,许多人在问,配戴上述徽章,是否就是建议警队“零度容忍贪污”的警察皇家委员会的调查研究出炉6个月后的唯一成果!

如该委员会所指出的,针对政府部门贪污,而向反贪污局作出的投报显示,大马皇家警察是最贪污的部门。它的贪污程度,是另一个最贪污的部门,即市政局的3倍。(117页)

比个人贪污案件更重要的是警队中系统化贪污问题。该委员会提出的125项建议中,其中10项是有关?除贪污,如:

??除贪污是改革警队的3项当务之急之一
?采纳一项主动的反贪污策略
?实行经常调职及限制任期。

令人震惊与愤怒的是,上述报告出炉后,当局唯一采取的措施是配戴徽章,这是一项亳无意义的做法,除非它是更大及更全面的警队肃贪策略之一小步。

目前,配戴徽章只是一种单独的做法,既然如此,它肯定会失败。警方能否在本月尾之前,向国会提呈一项肃贪计划报告,以作为该委员会所取得的成果之一?

遗憾的是,在警队采取任何具体措施激起人民对其肃贪之严肃性有信心前,人民对肃贪的支持与信心受到沉重打击。

去年6月,17岁的女孩傅子君指她在路障检查时,被一名警员扰骚后,被迫付300元贿赂警员,后来她向反贪污局报案,目前这名警员反而要起诉她。

反贪污局在今年3月提控这名警员,但被告在今年10月11日,由于技术上的问题而被判无罪。

傅子君目前成为被进一步扰骚与迫害的目标,因为被判无罪的警员竟要起诉她,要她作出赔偿。

如果报案者将被起诉上法庭面对冗长的审讯,以及必须付出高额赔偿,还有谁敢向反贪污局报案指控任何警员或政府官员?

如果被告要起诉,它应针对反贪污局,因为是该局调查及带来提控,或者针对其部门决定提控的总检察长。

当局应有一项明确的条例,即任何诚实地指控官员贪污者,不应被反起诉,否则人民给予肃贪运动的支持与合作,将会在担心遭秋后算账下消失。

傅子君案件,是阿都拉向警队肃贪的一大挫拆,并考验首相是否准备要在整个肃贪运动宣告失败前带回正轨。

政府谈及通过一项保护吹笛者法令,以保护提供官员贪污情报者,如傅子君那般,已有多年,但这项建议没有下文,而使人置疑政府是否认真的要?除贪污。

所有认真关心警界或其他公职肃贪运动或动力的非政府组织、团体及个人,包括大马廉政学院,应支持傅子君,以使她的被迫害,不会吓跑其他将来的情报提供人,而破坏与否定将来的所有肃贪运动。

国会人权党团认真看待傅子君人权被侵犯的事件,并准备针对此事召开特别会议。

林吉祥

马大及其他国立大学是否已变成知识荒地?

令人丧沮的是,自从突出我国高等教育危机日益恶化与深化的2005年〈泰唔士报〉全球200间最佳大学排名榜于10月28日出炉而引起喧嚣之后,除了一小撮阿?的人外,国立大学的学术人员及学生,完全不出声,其实他们是应站在前线大事抗议的人。

马大在1960年代的辉煌时期,这种现象是难于置信的,此课题不仅将成为演讲者角落的每日课题,也会使具理想主义思想与热血的学术人员及学生携手要求有关方面作出交待,并进行深远的大学改革。

许多人必定会问,马大及其他国立大学是否已变成知识荒地,在上述排名榜出炉3周之后,各校园里仍出奇的静默。

我原本感到失望,可是当马大法律系副主任阿兹米沙伦昨天在星报的文章“如何判断一间好大学”刊出之后,我的信心又恢?过来,即我国的国立大学内仍存有强健与有素质的知识份子,他们正等着挺身而出来提供学术领导,只要大专法令及Aku Janji被废除。

阿兹米正确的解剖出马大面对的困境,他写道:

“换言之,夸言在〈泰唔士报〉中的“高”排名,就像为“低”排名大惊小怪那般没有意思及让人讨厌。一个人如果认为改善将给有关机构带来好处,就应静悄悄地研究弱点在哪里及设法改善。当马大在所谓的全球第89间最佳大学时,就应采取这种步骤。与其像孔雀般趾高气扬地,不如虚心检讨排名制度,以及如何作出改善。目前马大排名169,同样的步骤应被采取,而非无助地进行公关工作,像孔雀在绝望中挥动已脱毛的羽翼。”

阿兹米提出了不少建设性建议,以使我国大学迈向世界级地位的道路,包括:

?确保好的学术人员加入及留下服务,并在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中作研究,表现好者获得擢升。“这里的表现好意思是由受敬重的出版社及期刊(非生活方式杂志)刊出研究成果及健全的教学,而非行政上的任务及拍马屁有成就。

?公开与透明的擢升过程,譬如公布所有成功人选的资历。那么全世界都能看到新委的教授是真材实料的或只虚有其表。

?增加国际学生数目及拥有良好、高学术水平,具有突破与先进研究的学士文凭课程的国际学系会员。

?大学生的素质-解除大学里过于苛严及抑制的桎梏,以通过言论、集会及投票自来来鼓励学生的心智及个人发展。

?一间大学的理想-知识与诚实至上的场所。知识性演讲剔除谎言,揭露出苦硬的真相的场所。政府公正的场所。人权在宪法中是被视为神圣不可侵犯的。”

我要吁请马大、理大及其他15间国立大学的学术人士及学生挺身而出,仗义执言,并?明他们不要国立大学继续成为知识荒地。

林吉祥

委任国会行政总管的事实-上下议员应召开联席会议。

上下议院的国会议员应针对国会行政总管的委任成了既成事实,而完全漠视上下议院议员的意愿及3权分立的基本原则,而召开一项联席会议。

在今年10月13日,下议院创下历史记录,全体朝野国会议员(包括数名副部长及政务次长)一致支持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拿督沙里尔要求恢?国会服务法令。

新海峡时报形容它为“一项重大事件”、国会议员们“难得意见一致”及“少有的团结”要维护国会与行政当局之间的权力分立,即行政当局不干预及掌管国会,如任命国会行政总管的职位。

这项任命已成既成事实,他的等级、薪金及功能比国会秘书长(过去46年来的国会行政主管)高,这意味着国会议员于10月13日的一致支持是一项“历史性失败”!它代表着行政当局以高压手段驳回国会不只针对国会服务法令,也包括新国会行政总管任命的一致意愿,而且也驳回国会议员独立与有权管理国会事务的原则。

如果国会议员们不能独立自主及无权管理本身的国会事务,那么他们如何能有效地监督行政当局,确保正、副部长、政务次长及政府官员的廉洁、不贪污、能干、有效率、公开及负责任。

这也意味着上议院国会事务委员会于10月14日会议中呼吁政府恢?国会服务法令及停止所有修改国会架构,包括任命新的国会行政总管的行动,已经在未获得行政当局严加考虑之下丢入垃圾桶内。

遗憾的是,在努力将大马国会锐变成第1世界国会之际,3权分立及国会议员在没有行政当局干预下自行管理国会事务的原则,竟如此公然的被蹂?。

下议院议长丹斯里南里及上议院主席丹斯里阿都哈密应会面讨论,以召开一项上、下议院国会议员的联席会议,以考虑维护国会独立与尊严及3权分立原则,尤其是有关任命国会行政总管及恢?国会服务法令的途径与方法。

林吉祥

给予副外交部长48小时最后通牒。

给予副外交部长拿督佐瑟沙郎48小时最后通牒,以解释为何误导国会及国人,而在马哈迪曾公开在国际上承认他担任大马首相时曾赠送礼物给津巴布韦姆加比之下,否认大马政府曾秘密赞助姆加比在哈拉里市郊兴建3千400万元豪宅。

我在上周一辩论外交部的预算案时,问政府有关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任时,赠送给津巴布韦总统姆加比的稀有木材,以让姆加比在哈拉里市郊兴建3千400万元豪宅,共花大马纳税人多少钱。

我也问,津巴布韦实行专制暴政而被共和联邦组织中止会籍后,大马公开支持姆加比是否违抗与挑战共和联邦组织、违反共和联邦国家成员及全球实行的良好施政与负责任国际惯例?

佐瑟回答时说,他手头中没有马哈迪代表大马赠送给姆加比的礼物之价值,他将会给我书面答覆。

在周三早上,佐瑟交给我的“书面答覆”令我震惊不已。它是只有一段的答覆:

“赠送木材给姆加比总统兴建住宅的礼物课题之前已提出。在这方面,要澄清的是,有关木材礼物不是由大马政府或马哈迪送出。它实际上是由一家大马私人公司送出。因此,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提到的内阁批准问题不存在。”

在去年6月,马哈迪秘密赞助姆加比兴建25间房豪宅的事件曝光及成为国际新闻,津巴布韦在姆加比的贪污与独裁统治25年后,令原本是南非洲?包篮子的津巴布韦,变成非洲最糟糕的其中一个国家,其通膨率介于400至600%之间,80%人口失业,他在25年前上台后,人均入息跌了一半,每年有数以万计的人被杀害或被虐待,同时是患爱滋病率最高的国家之一,经过1/4世纪后,该国有1千270万人被这种致命病毒感染。

平心而论,马哈迪的立场一致,他在去年6月立即承诺有赠送木材给津巴布韦总统,但不认为此举有甚么错。

他也说,如果赞助姆加比的这项做法有错,政府可以提控他。

马哈迪上周对该国进行为期3天的访问时,重申他的立场,而为本身的送礼行动辩护。他上周三在哈拉里的一项记者会上说,世界领袖互相交换礼物是一种惯例,而送给津巴布韦的名贵木材,旨在促销大马的森林业。

他补充说:“但是有人对此感到迷惑,而视它为一种罪行。我准备被提控滥用权力。我不认为我获得我的国家的法律所豁免。姆加比总统是我们一直以来支持的老朋友。”

目前的问题是,为何佐瑟目前要捏造木材不是马哈迪或大马政府,而是由一家私人公司送出的荒唐藉口,否认马哈迪不仅没否认,而且在国际上公开承认的事实。

如果佐瑟在48小时内没答覆或给予满意的答案,我将考虑一些行动,包括正式向首相投诉或提呈一项将触犯国会特权的佐瑟提交提特权委员会的动议。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