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2005

即使到了2020年,大马国会仍未为第1世界国会

在2005年7月7日,议长丹斯里南里驳回我提出的辩论普腾及AP丑闻的紧急动议。议长的理由是它并不紧急。

在2005年10月15日,议长驳回我提出的辩论事关公众利益课题紧急动议,即在〈泰唔士报〉全球200间最佳大学排名榜上,马大跌了80个排名,从89跌至169,而理大则跌了89个以上排名而被挤出榜外,理由同样是不紧急。

今天,议长驳回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提呈的辩论中国女子被迫裸蹲短片丑闻的紧急动议,?管这项丑闻已令人民对警方的专业精神及操守信心尽失。

议长驳回辩论轰动全球的裸蹲丑闻紧急动议,反映出国会仍未摆脱数十年来的屈当政府其中一个部门心态,并显示出大马国会在过去两年来的向第1世界国会迈进雄心,只取得婴步的进度。

凭这种进度,即使到了2020年,大马的国会仍未能崛起为第1世界国会。

议长驳回郭素沁动议的两个理由,都是被误导的,即警方调查仍未完成,以及政府将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

这两个理由皆不能接受与不合理,因为在3权分立原则下,国会的角色及责任是监督行政当局(大马皇家警察或内阁),这些角色及责任不能被错置,或被政府正在进行或建议进行的任何措施所否决。

要成为第1世界国会,大马国会仍有很长远的路要走,国阵凭92%议席垄断国会后,这条道路将会更加的难行。

林吉祥

裸体拉耳蹲上蹲下丑闻--成立两个独立调查委员会

明天的内阁会议召开前,全体部长应重读(或未曾读者需读)警察皇家委员会报告,因为该委员会花了18个月时间拟出及已提呈6个月的报告,显然已浪费公款及时间。

看来警方未从该委员会的报告中获得教训及亳无改变,否则裸体拉耳蹲上蹲下手机短片丑闻不会发生,甚至更严重的,在发生后,警方高层的否定症候群不会病入膏肓,而引起全国公愤的企图掩盖的做法,并公开违抗正、副首相的彻底调查指示。

全国人民,内阁、国会、警方、媒体及公民社会应重读该委员会的报告及其125项建议。

让我们重新了解该委员会的以下调查结果:

“挑战4:遵守即定法律及人权标准。大马的法律大致上符合联邦宪法中铭记的基本自由,而在全国总警长常规中定下的警方程序,也一般上符合人权要求。然而,委员会发觉,警方在落实这些法律及常规时,广泛与持续的侵犯人权。这使警方服务的操守腐蚀,并进一步破坏公众对这个重要机构的信任。(第4页)”

目前的问题是,为何警方没遵守即定法律及人权标准而滥权的事件,不仅仍然广泛,而且也持续获得不只是警方高层,甚至获得国安部副部长拿督诺奥玛的支持。

“不受惩罚的文化:全球日益关注的是警队中的“不受惩罚的文化”,而大马皇家警察也不例外。个人及制度化的贪污行动,结合了缺乏透明度及失察,导致警方不必向内部或外在的检查负责。

不受惩罚的文化自食其果。当官员不怕触犯法纪或不怕调查或警告时,不受惩罚的文化开始滋长。每一起犯错事件不受警方高层调查或被惩罚,或获得上司支持时,导致这种行为不检是受到允许的印象出现。(第122页)”

警方高层对裸体拉耳蹲上蹲下手机短片丑闻的反应,突出了这种不受惩罚文化空前的严重,影响不只口出“射击带讯者”,全是短片背后者的狂言的全国副总警长拿督慕沙哈山,而且也影响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巴克里。

星报今天引述妇女社会部长拿督斯里莎丽扎的话报导说,她已要求全国总警长确保被调查的女性之安全与尊严,以及警方的标准运作程序符合人权基本原则。

全国总警长有甚么回应?

莎丽扎说:“全国总警长强调他不会放过任何违法或有损女性,无论是大马人或或外国人尊严的行动。”

这点完全亳无意义及显得空洞,尤其是警方高层坚称,上述短片中的女警下令被扣女子赤裸身子,并拉耳蹲上蹲下10次,并没有错,犯错的是在短片镜头背后的人。

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已经向在被扣留者遭警方虐待的中国人道歉,而全国总警长却不准备对其下属的错误道歉,凸显出警方的不受惩罚文化之力量与冥顽不灵,完全破坏了首相的道歉及要亡羊补牢的努力。

首相决定针对裸体拉耳蹲上蹲下丑闻委任独立调查委员会是应受到欢迎的,但在目前的情况下,政府必须紧急采取严厉行动,尤其是警察皇家调查委员会的报告,对改造大马警队成世界级警队亳无帮助。

我要呼吁首相成立两个独立调查委员会,一个作为独立警方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的先驱,另一个针对移民局滥权问题。

这两个委员会应分别调查不仅中国人,而且也包括其他国家公民及大马公民被虐待的严重指责,因为滥权行为目前也涉及移民局。

如果警察皇家调查委员会的独立警方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建议已获得落实,这个委员会将会是调查裸体拉耳蹲上蹲下丑闻的最佳机构。

有?于这委员会尚未成立,警方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法案也未提呈国会,政府应针对裸体拉耳蹲上蹲下丑闻成立独立的委员会调查警方滥权事件,它应根据以下的参考事项成立:

?一个作为独立警方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先驱的委员会,即其成员将在所需的立法通过后,受委为警方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的委员。

?独立委员会将获得1个月时间,以完成裸体拉耳蹲上蹲下丑闻的调查及在这期限内提呈报告。

?独立委员会将获得3个月时间,以完成更广泛的影响中国公民、其他外国公民及大马公民的警方滥权调查。

这两个委员会的报告都应公布。

林吉祥

谁会退缩,正、副首相或全国副总警长?

全国副总警长拿督斯里慕沙哈山昨天在星报上发表引起举国抗议与愤怒的惊人言论,他袒护涉及八打灵再也警察总部赤裸中国籍女子拉耳蹲上蹲下录影短片的女警而说:“我们要对付的是镜头背后的祸首,不是进行例常检查的该名女警。”

最近连串游客及大马公民被虐待的丑闻,带来的破坏不是不可弥补的,但要政府最高层作出改变,而?除这种滥权行为,正、副首相、部长及国会议员在这课题上,立场都一致。

然而,慕沙的言论显示出,警方高层不给予任何的支持,而倾向于传统的否定症候群,坚持最近曝光的滥权事件,警方并没犯甚么错,而在恶名远播的中国籍女子被迫赤裸拉耳蹲上蹲下的录影短片事件里,唯一的犯错者是“镜头背后的祸首”!

慕沙及警方高层的否定症非常严重。他们不了解,警方的声誉已快要跌至1998年9月的最低境界,即当时前副首相安华在警方拘留所内,被殴打至黑眼圈的时期。

警方高层似乎不了解这个课题带来的巨大反弹力。谁曾想到,彭加兰巴西补选(整个巫统领导层及内阁驻扎在巴西马士),或首相出席的共和联邦政府首长会议,会完全被手机短片丑闻(大马版的阿布再拉监狱丑闻)所掩盖?

其实,慕沙言论,等于在正、副首相脸上刮了一巴掌,将涉及短片丑闻的女警免罪,令首相昨天在马尔他向受到移民厅官员或警方不良对待的中国人作出的道歉,变成亳无意义。

或者慕沙会辩称,阿都拉只对手机短片道歉,并非为强迫该名女子赤裸拉耳蹲上蹲下的做法道歉?

如果错在有人非法摄录该短片,政府为何要派一名部长到中国去向中国政府及人民保?,大马政府没有针对中国人?

慕沙将有关女警免罪的言论,已经给警方带来很大的麻烦,他完全漠视了人们的猜疑,即在警员涉及的罪案中,是否可以信赖警方查案的专业精神,以及该短片不是单一的个案,而仅是冰山的一角。

目前的问题是:谁会退缩,是正、副首相,或是明显获得警方高层作后盾的全国副总警长?

民政党主席拿督斯里林敬益上周末呼吁成立一个警方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来遏止警方害群之马滥权,这项呼吁虽然迟了一些,但值得欢迎。

身为其中一名资深部长的林敬益不应只在外面讲而已,他应在周叁的内阁会议中要内阁批准成立独立警方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即警察皇家委员会125项建议中最重要的一项,并付托它接手所有上述手机短片丑闻的调查及所有游客及大马公民被虐待的事件。

在过去,林敬益曾在内阁外面讲一套,在内阁里面又讲相反的另外一套,或论是以英语教数理的243方案,或是大马是回教国的929宣布皆如此。他不应故态?萌。

内阁在周叁必须采取大胆与果断的行动,以遏阻慕沙公开违抗正、副首相后,日益滑落的国民及国际信心,并彻底?调查警方阿布再拉短片丑闻。

譬如,林敬益是否准备建议中止在这课题上公开违抗正、副首相而犯上的慕沙的全国副总警长职位?

问题显得很迫切,因为越来越多中国的媒体报导中国人在大马遭虐待的事件,如今天的
www.sina.com.cn封面报导有32名中国人被?州移民局虐待长达14天的事件。

林吉祥

11/27/2005

呼吁副总警长慕沙哈山引咎辞职。

全国副总警长拿督斯里慕沙哈山发表了惊人的言论,他?明涉及八打灵再也警察总部赤裸中国籍女子拉耳蹲上蹲下录影短片的女警无罪而说:“我们要对付的是镜头背后的祸首,不是进行例常检查的该名女警。”

慕沙一口气?实了大多数国人所怀疑与担心的问题,即第1,在调查警方本身涉及的犯罪行为上,警方不可信赖;及第2,警方将把焦点从该名女警移向摄录有关短片者身上!

是谁展开调查,又是谁?明该名女警没犯错?在是否有无犯错方面,为何警方篡夺总检察长的权力?

慕沙的言论,形同投下一颗炸弹,因为它公开违抗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及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不到24小时前许下的不掩盖承诺。

阿都拉说:“绝对不应掩盖。我不要任何隐瞒从调查中获得的真相。”

纳吉则说:“我们不会如此沉沦,没有理由在这问题上羞辱人。”

即如昨天新海峡时报封面版所刊登的“对拘留所滥权表达无保留愤怒-正副首相誓言不会掩盖”那般,“中国籍女子被迫裸身作拉耳蹲上蹲下动作”报导引起全国公愤,要当局采取相关行动。

虽然摄录有关短片者同样应受谴责,但这是次要问题。目前警方已经?实该名女警完全没犯错,并把焦点转向摄录者。

如果这不是警方在掩盖,没有人了解甚么叫“掩盖”!

慕沙的言论,基于3个因素,引起人民海啸式的不满、厌恶与谴责:

?上述短片突出了它不是独立的个案,而仅是曝露警方滥权的冰山一角而已。

?被警方滥权虐待的,不仅是中国人而已,也包括其他外国人及大马国民。

?国人的敏感性及举国的共识是,警方在履行任务时,必须尊重人权、尊严及操守,这是警察皇家委员会建议的3项原则。

发表惊人言论与公开犯上,而违抗正、副首相不掩盖警方阿布再拉短片丑闻承诺,并挑战正、副首相权威与公信力的慕沙哈山必须引咎辞职。

最新的演变,使明天国会应辩论大马版阿布再拉狱监短片丑闻,变得更加迫切。

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已在周五通知议长目斯里南里要提紧急动议,但在现有议会常规下,郭素沁的要求只能在周二获得议长的考虑。

这是因为议会常规第18(2)条款阐明,紧急动议必须在开会的至少24小时前,包括公假在内提呈,周末及公假不计算在内。

这是懒人国会的议会常规,即议长、部长、国会议员及政府官员在周末及公假期间,不可被干扰,?管有影响深远的重大事件发生。

我昨天在议长的开斋节招待会上,向议长表示,我将申请冻结议会常规,以让郭素沁的动议在明天获得考虏及辩论。

林吉祥

优先成立警察皇家委员会

报章报导,全国副总警长拿督斯里慕沙哈山正式确认,手机录像短片中下令一名赤裸中国籍女子拉耳蹲上蹲下的穿制服女警,是八打灵再也区警察总局的警员,有关事件发生在该警局内。

国人最关心的是,为何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在国会播映大马版阿布再拉监狱手机录像短片,而轰动整个国会36小时后,警方仍没有作出任何肯定行动的宣布,以处理最新的警方丑闻,如立即中止该名女警的职位。

为何警方花了那么长时间去行动。为何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巴克里完全不出一声,他的警察生涯是否会像前任全国总警长丹斯里拉欣诺那般,以丑闻结束?或者另一项掩盖行动在酝酿中?

增强这些疑虑的是,警方早已掌握有关大马版阿布再拉录像短片,至少在上周六,这意味着警方有超过一周时间行动,但至今没有任何行动。

星报报导说,马华的公共投诉局主任张天赐在上周六,通过多媒体短讯服务(MMS)接到这个大马版的阿布再拉短片后,向雪州总警长拿督耶哈也乌丁展示,并“讨论应如何行动”。

如果张天赐所讲的是对的,那么雪州总警长犯下了严重的疏于职守的罪行。他是否要掩护警方的阿布再拉丑闻?但让我们给耶哈也乌丁一个为本身辩护的机会。

新海峡时报今日报导说,警方已经开始调查阿布再拉短片的源头,包括在昨天调查23岁的中国报记者Goh Hwee Liang约1小时。其他预料将被警方麻烦的新闻从业员,是中国报 的新闻编辑及芙蓉分社的通讯员,以找出线索。

我要强调的一点是,呼吁报案及警方调查,不应演变成警方的骚扰。为何警方花那么多时间在调查报章如何取得有关短片,而非警方的阿布再拉丑闻事实?

无论如何,警方无需浪费那么多时间在这方面,他们只需盘问比中国报更早获得该短片的张天赐及雪州总警长。

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在马尔他指责警方阿布再拉丑闻是国耻,打击了国家形象,并誓言进行绝无掩盖的彻底调查。

他说,他已经致电全国副总警长慕沙,并指示后者彻底调查,而非致电给全国总警长。

全国总警长应解释,为何他在警方阿布再拉丑闻中不出面,似乎完全在袖手旁观。

同时值得关注的是,没有任何高层警官,无论是全国总警长、全国副总警长或雪州总警长,对阿布再拉短片的警方严重滥权行为出声,而不像正、副首相、部长及国会议员那般明确的谴责有关行为。

国人也有权知道,为何警方整体上看来,对举国轰动及对国家旅游业、贸易、经济及国际地位,尤其是马中友好关系影响深远的这起警方丑闻,如此的漠不关心及置身度外。

警方阿布再拉丑闻使警察皇家委员会的建议,尤其独立警方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方式“成立独立监督机制”,变成其125项建议当中最重要的一项。

随着近日的连串警方滥权丑闻发生后,内阁在周叁应优先成立警察皇家委员会在6个月前建议的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

如果该委员会已经成立,它将会是调查警方阿布再拉丑闻的最适当组织。

很少人对警方会以独立、专业及廉正原则,调查警员涉及的犯罪活动,如警方阿布再拉丑闻具有信心,是无可否定的事实。

基于迫切需要,警察皇家委员会强烈建议一个外在监督组织是对的,因为单靠警方的内部机制是不足够,不可靠及时常无效的。

林吉祥